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皇后如此多娇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林宴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卖冰糖葫芦的打量着他们两,特别是这小孩,穿得十分华贵,想来是大户人家的小少爷,出门不带铜板也情有可原,他笑了笑,“嘿嘿,没有铜板,给银子也是可以的。”

祁言歪着头问:“银子又是何物?”

“银子就是……”卖冰糖葫芦的刚要解释,忽然又觉得不对劲,这小包子不懂,这牵着他的大人还不懂么?

“你,你们竟敢糊弄我,岂有此理!一共是四文钱,若是不给可别想走。”说罢,他扯住了影的手臂,还没等他抓稳,影随意一推,便将那卖冰糖葫芦的推了出去。

卖冰糖葫芦的往后踉跄了几步,站稳了脚步便对着街上的人喊:“这人还有没有王法,拿了我的冰糖葫芦不给钱,还动起手来了!”

不一会儿,便不少人围了过来,祁言一边舔着冰糖葫芦,一边问影,“他们都看着我们做什么?”

影道:“不知。”

卖冰糖葫芦的还在喊:“大伙都要认一认,这两人衣着光鲜,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霸王,大伙都要认清楚了!”

容回找到客栈落脚之后,想趁着天没黑,出来置办一点干粮,用作未来几日赶路的粮食。刚从糕点铺子出来,便看到了街上有人在闹,一个卖冰糖葫芦的正嚷嚷着伸冤。

容回的视线穿过人群,落在了那一名穿着蓝衣的高挑男子身上,他离开羽灵溪那日,一直跟在这个背影身后出的山,所以十分熟悉。

只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上前凑近了看,发现那名男子身边还有个小包子,“言儿?”

祁言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他转过身,眼睛亮了起来,“爹爹!”

祁言朝着容回扑过来,旁边的百姓都让了道,容回弯腰抱起他,“你怎会在这?”

“父上说带我出来玩。”

容回往四周看了看,并没有看到遇辰,“你父上在何处?”

“父上在马车上呢。”

卖冰糖葫芦的听这小包子喊容回爹爹,便道:“你儿子在我这买了冰糖葫芦,还没给钱呢!”

容回一边赔礼道歉一边放下祁言掏钱袋,“实在对不住,孩子尚年幼,不懂事。”

卖冰糖葫芦地看了一眼宛如一座冰山的影,也不想惹什么是非,“一共四文钱,若是现在给,我就不计较了。”

容回摸出了十个铜板,交给了卖冰糖葫芦的,“剩下的便当做赔礼了。”

“那还差不多。”卖冰糖葫芦的收了钱,一溜烟走了。

祁言吃得嘴边一圈红色的糖,他问:“爹爹,方才那人为何缠着我们?”

容回重新抱起他,“在外面不比羽灵溪,你若是想要什么,就要拿银子换。”

祁言道:“可是我们没有银子。”

容回有些无奈,在羽灵溪确实用不上银子,他们一直住在与世隔绝的羽灵溪,贸然出来也不知道有没有银钱。

“发生了何事?”

听到这个声音,容回的心漏跳一拍,他回头,见遇辰就在三步之遥的地方,他一身紫衣华贵,头上戴着金冠,看着像是名门望族的贵公子。

周围不少人都看了过来,小声议论着,“你看你看,那位紫衣公子长得可真俊。”

“是长得好看,怕是西施都要比他逊色三分。”

“也不知哪家的公子。”

……

容回抱着祁言不好作揖,只好点头问礼,“遇辰公子。”

遇辰上前了两步,“原来是你,还真巧。”

容回也觉得太巧了,他细想了想,他比他们还早离开羽灵溪,一路上快马加鞭,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他们?

祁言立马把刚刚的事告诉了遇辰,“父上,影给我拿了这个串串糖,那个人缠着我们,一定要我们给银子。”

遇辰听了,“哦?那还真是不知好歹。”

容回听了他们对话,颇为头疼,买东西给银子这天经地义。不过羽灵溪不用银子却也是千真万确,他们还不习惯罢了。

容回解释,“这外头与羽灵溪不同,若是要问人要东西,需得付银子。”

遇辰道:“可我没银子。”

“那你们出来这两日,是如何吃住的?”

“鸿雁备了些吃的,住的话,则有马车。”

容回叹了叹气,他们身无分文地跑出来,怕是很难活下去,“我在附近一家客栈落脚,公子若不介意,不如今日也在客栈歇着。”

遇辰合起扇子抵着下颌,“住客栈要银子么?”

“自然要的。”容回轻咳一声,“我身上还有些银两,前些日你收容我几日,今日我便由我做东。”

遇辰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容回抱着祁言,领着他们回客栈。

祁言把另外一串冰糖葫芦给容回,“爹爹,这个给你。”

“你吃,我不吃。”

“可我吃一串就够了。”

“那留着晚些再吃。”

祁言舔了舔唇上的糖,“我这几天可想爹爹了。”

容回笑了笑,单手抱着他,从怀里取出了一张帕子,给他擦了擦嘴,“现在不是见着了么?”

进了客栈,容回再要了两间房,把他们安置好又叫了一桌子菜,送到了他房里。

他们四人,刚好凑够一张桌子。

祁言怕是跟着遇辰饿坏了,见了好吃的便狼吞虎咽地,容回给祁言的碗里夹了一些肉,“慢慢吃,注意要吐骨头。”

祁言嘴里塞了满嘴的肉,唇角还有油水,“爹爹也吃。”

“好。”容回端起饭碗,发现遇辰喝了几杯酒,那些菜还没怎么去筷子,“是这些菜不合胃口么?”

遇辰端着酒杯看着他,“菜倒是合胃口,只是秀色可餐,忽然就不怎么饿了。”

容回脸上一红,再看看旁边脸上毫无波澜的影和埋头啃鸡腿的祁言,这两人似乎不懂他的意思,所以都没有反应。他也当做不懂他的意思,道:“不饿也要吃一些。”

遇辰放下了酒杯,持起桌上的竹筷子,夹了一块笋片。

容回问:“公子打算去何处?”

遇辰道:“不过是出来游山玩水的,并未想好去处。”

“那打算何时回去?”

“想回去的时候便回去。”

容回听了后,总算明白,他们此次出行完全没有目的地,甚至连个归期也没有。

他们三人一直生活在羽灵溪,那个地方是个世外桃源,人人安居乐业,即便是家财万贯在那里也派不上用处。

而这外面的世界可比羽灵溪险恶得多,加上他们也没有银钱,去到何处都不方便。

对于这般处境,遇辰泰然自若,容回倒是担心起来了,担心他们没吃没住的,也担心遇上图谋不轨的人。

至于为何担心有人图谋不轨,大抵是这人生的太好看。

容回很快从脑海里剔除了这个念头,遇辰是男子,又不是弱女子,他担心这个做什么。

“爹爹,你要同我们一起么?”

容回顿了顿,“我有事要办,要去禅州与同门师兄弟汇合,不能与你们一起。”

祁言道:“那我们也可以去禅州。”

他这一次与同门师兄弟去参加江月楼的论剑大会,这三年一度的论剑大会只有受邀的修仙门派才能去,他若是带着遇辰一行人,必定不方便。况且,他们是要游山玩水的,而他这一路上则要奔波,更不合适同行。

容回抬眼,看了一眼对面淡然饮酒的遇辰,对祁言说:“我是去办事的,不便于你们同行。”

祁言忽然觉得手上的鸡腿不香了,“可我不想与爹爹分开。”

容回摸了摸祁言的脑袋,“言儿乖。”

用了膳,容回打了一盆热水,给祁言擦脸擦身子,哄着他先睡了。而后,他开了门,敲了隔壁遇辰的房门。

房门开了,遇辰的长发搭在肩上,只穿着中单,领口隐约可见和田玉一般的锁骨,“找我?”

容回道:“是。”

“进来。”

容回进了房,顺便关上了门,他问:“住在这可还习惯?”

“习惯不习惯,比那脚不能伸的马车总要好些。”

他在遇辰的灵溪宫住过几日,这客栈与雕廊画栋的灵溪宫是无法比拟的,倒也不奢求他能习惯。

容回兀自道:“我明日一早便走。”

“又是专门来辞行的?”

“还有另外一件事。”他从怀里摸出一个钱袋,伸了出去,“我这里有些银两,不多,你且先拿着用,走到哪也方便些。”

遇辰应了一声,“多谢。”

但并没有要接的意思,容回只好走到桌旁,放在了桌上,随后又叮嘱了几句,“这外面的世道不比羽灵溪太平,遇辰公子在外万事多加小心。”

遇辰上前两步,脚尖几乎要贴上他的,他那一双丹凤眼微微眯起,“你这是在担心我?”

容回红着耳朵往后退了一小步,“只是提醒公子罢了。”

“回儿。”

容回愣了好半响才确认这一声‘回儿’是在叫他,刚想说什么,遇辰又接着道:“你整日公子公子地唤我,不生疏么?”

容回微微低头,“我与公子相识不过数日,唤一声公子,应当的。”

“那你为何要给我银两?言儿唤你爹爹,你为何又应了?”

“我……”容回红着耳根解释,“公子曾救我性命,给公子这点银两,实在不算什么。至于言儿,他年级尚幼,不懂事认错人罢了。”

真真是块木头。

遇辰不与木头一般见识,他道:“明日你可别同我辞行了,我要多睡会儿。”

“好。”

遇辰道:“还有,记得这住客栈的银钱也付了。”

“放心,已经给了。”

“那无事了,你回去罢。”

“你早些歇息。”

延伸阅读

深圳亚瑞展览加盟  http://www.altrexcorp.com/g2w9.shtml
暂无

信衡电子秤加盟  http://www.altrexcorp.com/a8y2.shtml
公司提供的电子衡器销售、维修与服务.根据您的不同称量范围,推荐适合您的称重产品,为您

迈欧表加盟  http://www.altrexcorp.com/yca7.shtml
迈欧表是在功能、造型上都臻出色的产品,已热炒欧美、日本、韩国及东南亚等地,并连续数年

灯玛特灯饰加盟  http://www.altrexcorp.com/7f8.shtml
灯玛特灯饰隶属于重庆灯玛特灯饰有限公司,目前已覆盖重庆、四川、上海、南京、南昌、沈阳

日本油泵株式会社加盟  http://www.altrexcorp.com/difb.shtml
日本油泵株式会社NipponOilPumpCoLtdNOP是日本三大制泵企业之一,具

momyhome睦米早教托育加盟  http://www.altrexcorp.com/6tzx.shtml
momyhome早教托育隶属于北京云风智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为全球0-4岁婴幼

丹乐加盟  http://www.altrexcorp.com/gtu7.shtml
昆明丹乐游泳池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从事婴儿游泳馆设计,婴儿游泳池设备销售、设备安装

鸿运加盟  http://www.altrexcorp.com/dfbc.shtml
鸿运渔具是手杆。机杆。海杆、打窝杆。鸿运渔具拥有出众的生产设备,创新的生产团队,完整

红颜魅影加盟  http://www.altrexcorp.com/a45f.shtml
红颜魅影连衣裙集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品牌服饰企业;公司拥有的管理团队、研发团队和

佳特皮革护理连锁店加盟  http://www.altrexcorp.com/sgnt.shtml
佳特皮革护理连锁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沈阳市佳特皮革护理有限公司,是一家纯正意大利专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韩宋在线阅读第7节

    而第二就是玄甲虎卫了,统率是有限的,所以精兵策略几乎是所有人努力贯彻的目标了,而一般特殊兵种的战力和执行效率都是在普通兵种的两至三倍而已,像青州兵、南蛮兵,藤甲兵、虎豹骑、近卫兵、蛮族兵、突骑兵、元戎弩兵、山越兵、陷阵营、飞骑营等等,官方论坛所知道的最高的陷阵营和虎豹骑也就四倍而已,陷阵营就不必说了

  • 今天也在努力求生[西幻]在线阅读第10章

    段正经很正经的摇了摇头:“不行。”段重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他是我兄弟,你能教我就不能教他?”“他不是段家的子孙。”“他是我兄弟。”“那也不行。”“那我再给你讲独孤求败传人的故事?”“......”“再给你讲碧血剑的故事......”“这......好吧。不过这小子得保证不得再将剑法传与外人。”粽子

  • 小天地奇遇记第二章在线阅读

    刘意渐渐长大,帅气的面孔渐渐展现,武道意志强横,练功进步神速,是整个绿映城的四大天才之一。刘意走在绿映城大街之上,无数少女为他暗送秋波。“刘意哥哥,来这边”,颖儿少女向刘意说道。李晨颖,绿映城两大美女之一,不仅需要美貌,更需要才华和武道天赋,如今已是“随意”高手。随意:心随意动,功法运行一周天,就可

  • 我想离开这儿在线阅读一叶繁花

    离开的叶晨,和小丫头与姑姑吃完晚饭后,没有休息,而是悄悄的来到山洞修炼武技。他先是用石钟乳泡了一个热水澡,因为晚上水太凉了,热水期间已经把几部武技看完一便遍,觉得应该先修炼《清风剑》和《一叶飘零》,因为剑技能攻能守,可近攻亦能远击。清风剑,清风徐徐,无所不在,剑如风,风中画剑,剑随风而去,亦随风而逝

  • 金牌牧羊人第二章

    婚礼繁琐漫长,陆佳欣不让陆昭昭玩手机,陆昭昭坐在椅子上都差点睡着了。终于到吃饭的环节了,林家人在安排座位,陆佳欣也被拉到了认识的一家太太席上,陆昭昭看着林思洲的狐朋狗友那一桌,不想去。路娅和林思洲公布结婚的时候,这群朋友还看热闹不嫌事大问林思洲怎么不娶陆昭昭,还真把陆昭昭当成林思洲的所有物了。陆昭昭

  • 伏徒在线阅读第9节

    看着眼前的一切,麦哲伦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辰一的实力,已经连战国都无法奈何了么?而就在麦哲伦怀疑人生的时候,大海中传来了他无比熟悉的声音。“呵,海军元帅,不过如此……”这声音听起来距离这里十分的遥远,但却又真真切切的传到了他们的耳朵中。那轻蔑的语气,让麦哲伦心中的信仰差点崩塌。至于战国,脸上虽然

  • 肥女安康(重生)第一章在线阅读

    二十世纪末,我尚年幼,每天最大的愿望就是盼望周末快点到来,然后带着弟弟跟着发小一起去林间捕蝉,河中抓鱼。每个周末都是那么的有趣,充满缤纷的色彩,我们总是重复着相同的事情,但乐此不疲。转眼间二十年已经过去了,无忧童年已经成为了尘封往事,那些快乐嬉戏玩闹也早已成为了历史。但是我每个星期还是有不同的乐子,

  • 纵横行经在线阅读第8章

    苍穹沉沉地坠了下来,掩去了荒原里的凌乱,地平线那边漂浮着一抹瑰丽的夕阳,就好像燃烧着的残血。伊莉雅痴痴地看着天边,恨不能自己就是天边的那抹斜阳,燃烧殆尽,彻底别了这人间!“伊莉雅!”护士长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你在发什么呆呢?!伤员都在等着你呢!”伊莉雅迟钝地眨了眨眼睛,意识终于回落了人间。于是视觉

  • 夫郎病娇腹黑又美貌奖励发放(3更)

    “什么?犯人跑了!手枪被抢了,物证丢了,连车子也没了?”目暮十三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他怀疑自己是在做梦。接着,他有些恼怒地说道:“高木警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连一个疑犯都看不住?”高木涉满脸苦涩地说道:“目暮警官,他装病骗我过去,然后给了我下巴一拳,我就晕过去了………目暮警官,现

  • 破碎童话堡春梦了无痕

    如果有人问墨非,现在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墨非会毫不犹豫的告诉对方,他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好好睡一觉,然后做个好梦。墨非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这么迫切的想要做一场好梦,这不是因为墨非累了,而是因为墨非等着进入梦那一边的世界。“唉,怎么还不做梦啊,我这几天的睡眠质量也太好了,一觉到大天亮,难道是因为练了武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