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漂洋过海遇见你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语过添情y 来源:纵横中文网

直到暑假结束,繁男叔叔也依旧没有停止对我的训练,而且大约在八月中旬的时候,他就基本上是在一种完全退休的状态了,除非警视厅找他,否则他就基本都在家里,这给了他更多的时间训练我。

在发现小三的课程对我来说也毫无压力之后,繁男叔叔直接要求我在学校完成作业,将放学后的所有时间都用于练习。也许是因为第一天的时候我扯了一个“看录像带”的借口,所以繁男叔叔收集了一大堆战斗的录像带给我,于是我过上了“体能训练→休息看录像带→指定要求对练→休息看录像带→任意对练”的日子。

大概是为了训练我的控制力,繁男叔叔提出了“指定要求对练”的训练方法,模拟各种情景,要求我按他的要求对他进行攻击,比如说“击晕”、“打掉武器”、“让对方失去行动力但保持清醒”之类的,因为只是训练,所以我的每一次攻击都要在即将造成伤害的时候停下。

虽然我自认为我对自己的行动有着绝对的控制力,但繁男叔叔有时也会突然反击,考验我的反应力。第一次他这么做的时候,我差点一哆嗦就把他的手腕卸了,虽然立刻收了动作,但还是让他的手腕青了一圈。

而与“指定要求对练”相对应的,就是“任意对应”,在这项训练里,繁男叔叔会对我进行真实的攻击,我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应对。虽然依旧是点到即止,但是这项训练对我来说还是会简单得多。

刚开始训练的那段时期,大约是因为我要训练没空陪他玩,乱步每天都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尤其是在开学之后,我在江户川宅呆着的时间一下子短了许多,在学校里也因为不在一栋教学楼而基本碰不上,每次放学和乱步在校门口碰头,他都是咬着美味棒不说话。

为了安抚乱步,同时保住我的训练,我连着哄了他一个星期,又是拿作业和同学换了限定卡牌送给他,又是在放学路上引了狗狗和他玩,训练的间隙还要抽空去厨房给他做他喜欢的菜,最后可算是和他达成了和平共处五项……呸呸呸,错了,是兼顾训练和玩耍的约定。

——那就是在训练的时候他在一边旁观,他指哪我打哪……

我真的很怀疑繁男叔叔之前老是出差,所以被乱步暗戳戳地记了账,不然为什么每次训练乱步给我的指令都损的要命。

“绊倒!”

“是是是。”

被我强行绊倒的繁男叔叔跌进了泥水坑。

“肘推!”

“好好好。

繁男叔叔后退一步,被树根绊倒。

“树干!”

“行行行。”

我猛踢了一下树干,一只毛毛虫掉在了繁男叔叔头上。

头……

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毛毛虫——!!!!!!!!!!!!!”

这天的训练,以我惨烈的尖叫结束了。

“毛毛虫有什么好怕的。”乱步喝着牛奶,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一旁的我。

“超、超恶心的好吗!!“我抱着抱枕缩在沙发上,“你干嘛让我去踢树啊!”

“我怎么知道你怕毛毛虫。”

“我连蝴蝶都是绕着走的你没注意过吗!”

“没有。”

“啊啊啊江户川乱步你这白痴!!”

我作势要去掐他,他捧着牛奶躲到了泪香阿姨的身后,还朝我做了个鬼脸。

“好了好了,乱步你快和小凛道歉。”泪香阿姨一手端着枫叶馒头,一手把乱步从他身后拎了出来,“女孩子会怕毛毛虫什么的是很正常的,乱步不能用这个欺负小凛哦。”

“我又不知道……”乱步小声地嘟囔着,最后还是在泪香阿姨可怕的目光下老老实实朝我道了谦,“对不起啦!”

“要看着小凛道歉才行!”泪香阿姨放下枫叶馒头,双手掰过乱步的脑袋,让他与我对视,“真心实意地好好道歉!”

“知道了……”

乱步盯着我半天,才慢吞吞地开口到,“我现在知道你怕毛毛虫了,以后不会吓你的。你别生气了。”

“……”我沉默片刻,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敲他的脑袋,“不是怕,只是讨厌!讨厌!听清楚了吗!”

“哇啊好痛!”乱步捂住了头,“妈妈你看月见山她根本就是装的嘛!”

“好啦你们俩别闹了,爸爸应该要洗完澡了,再不吃的话,等会儿爸爸出来了可就要多一个人抢了哦。”泪香阿姨按住了我和乱步,让我们乖乖坐在了沙发上。

“是——”不甘心地互瞪了一眼,我和乱步各自拿了一个枫叶馒头啃了起来。

打打闹闹的训练一直持续到了年底,快要过年的时候,繁男叔叔接到了什么任务,又去了东京,连着半个月都没有回来,这让我有些意外,毕竟他已经算是一个“退休人士”了,去了这么长时间,看起来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但不管东京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小镇也依旧安宁,大家都在为即将到来的新年做准备。院长给孤儿院的每个孩子都准备了新衣服,虽然不是和服,但也是面料不错的便衣了。每个孩子都小心翼翼地把新衣服收好,等着过年的时候穿。

泪香阿姨本来打算给乱步准备一套和服,但是乱步嫌麻烦坚决不穿,于是泪香阿姨把主意打到了我身上,吓得我三天没敢进江户川宅,生怕泪香阿姨抓着我去试和服。

12月28日,雪。

我带着一身的雪花冲进了乱步的房间,把还在赖床的他摇醒。

“乱步乱步乱步!别睡了!下雪了!”

“月见山你的手好凉别往我脸上凑啊啊啊啊啊啊——!”

我坏心眼地把冰凉的手放到了乱步的脖子上,立刻就听见了他的惨叫。

“你快看啦!下雪了!”我爬上床,拖着他到了窗边。

窗户上结了一层薄薄的霜,白茫茫的,我拉过乱步的手,用他的袖子把玻璃擦干。

乱步揉了揉眼睛,看起来很困,大约昨晚又熬夜看漫画了,他不耐烦地也凑到了窗户前,跟着我一起看外头纷纷扬扬的雪花。

“又不是第一次见到下雪,你这么激动干嘛。”乱步说着又把被子拉了过来,把自己裹成了球,“好冷好冷,你别凑这么近。”

“下雪很好玩嘛……诶你看,繁男叔叔!”

繁男叔叔像往常一样提着个小行李箱回来了,他走进院子,抬头朝二楼瞧了瞧,一眼就看见了凑在窗户旁边的我和乱步,朝我们做了个“早上好”的口型,我拉着乱步对他挥了挥手,他笑了笑,加快步子进了屋。

“乱步你快换衣服吧,咱们出去玩!”我爬下床,打开了乱步的衣柜,挑了几件衣服扔到了他身边。

“为什么要出去玩啊,呆在被炉里不好吗,外面好冷。”乱步把脑袋也埋进了被子里。

“那是你不知道玩什么啦!你赶紧换衣服,我带你去找好玩的!”我哼着歌走出房间,下楼去客厅等他。

冬天对我来说一直是个特殊的季节,因为只有在下雪的日子里,有些妖怪才会出现,比如说师父的式神之一雪女,因为自己会不自觉地带来降雪,所以只有在冬天这种不会给人类带来麻烦的时候,她才会从遥远的雪山来到我和师父身边。

不过雪天我最高兴见到的,还是我的妖怪朋友雪森——来自信之森的、诞生于初雪、消亡于春分的妖怪。没有谁会比雪本身更了解雪天该玩些什么有意思的了,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从有记忆起的每一个冬天,我都是围着围巾、带着手套,跟在雪森的身后上窜下跳,浪遍信之森的每一个角落。

——也不知道今年的初雪降临,雪森睁开眼没有看到我的时候,会不会想念我这个只陪伴了他短短二十多年的玩伴。

一下楼,我就看见繁男叔叔正在和泪香阿姨站在玄关聊着些什么,见到我,他们停止了对话,繁男叔叔问了我几句这半个对月的训练状况,我简单地回答了几句,收到了一个摸头杀表扬,然后泪香阿姨从厨房端了一碗热汤给我,让我暖暖身子。

我坐在沙发上,都快要把汤喝完了,乱步终于换好了衣服磨磨蹭蹭地到了客厅。泪香阿姨给他也盛了一碗汤,顺便做了个三明治给他当早饭。

乱步盖着毯子窝在沙发上,花了十五分钟才把这些东西吃完。等着他吃早饭的时候,泪香阿姨让我去卫生间洗了把脸,顺便拿了条毛巾帮我擦了擦头发。我趁机向泪香阿姨表达了一下我想拖乱步出去玩的意愿,她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只是叮嘱我们雪天路滑要小心些,早点回来吃饭。

我拉着不情不愿的乱步先是按照下雪天的标准套路,在院子里做了个蠢兮兮的雪人,然后就飞奔去了不远处的森林里,开始向乱步安利雪天的正确玩耍方式。一开始我带着他滑雪坡的时候,他还一脸“这么蠢的事情我才不玩”的表情,然而在试了一次之后,这丫浪的拉都拉不住,差点就在森林里滑丢了。

之后我又教了他怎么用面包引松鼠出来,结果一见到松鼠他就死活赖着不走了,两只胖乎乎的松鼠也一副和他相见恨晚的样子,一人两鼠在雪地里你追我赶好不热闹,独留我一人在旁冷漠脸。

想到还有今天的终极目标没有完成,我残忍地打破了这三个蠢货的和谐氛围,强行拎着乱步走了,两个小家伙拉着我的裤腿不放,我扔了块大面包,乱步立刻就被它们抛在了脑后。

等我好不容易带着乱步到了已经结冰的河边时,乱步终于安分下来了。

“我们要溜冰吗?”乱步茫然地看着我。

“不。”我从背包里拿出了出门前从繁男叔叔那要来的工具,“咱们捉鱼。”

“……啊?”

说实话,我眼馋这条河里的鱼很久了,按照《小○潭记》的说法,这些“俶尔远逝,往来翕乎”的鱼一看就鲜嫩肥美(?),然而平时在河边钓鱼的人太多了,以至于这些鱼个个都和成了精似的,对于普通的垂钓压根不上钩,所以我就打算来个出其不意,今天凿冰捉鱼。

虽然昨晚的雪下得很大,我挑的也是看起来结冰最厚的一段河流,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让乱步只要站在岸边乖乖看着就行。

即使已经很久没试过凿冰捉鱼了,不过在我的一番努力下,我最后还是搞到了两条活蹦乱跳、看起来就很好吃的鱼。我指挥着乱步把鱼装进了我提前藏在河边的水桶里,乱步看起来有点怕这两个即将成为我们盘中餐的家伙,鱼每甩一下尾巴,乱步就紧张地看一眼水桶,顺便拿的更远了些。

我肆无忌惮地嘲笑了他两句,但还是接过了他手里的水桶,带着他慢慢地往回走。

晚饭的时候,泪香阿姨清蒸了其中一条鱼,把另一条鱼扔进了冰箱,留着明天再吃。繁男叔叔向我虚心请教了一下捉鱼的技巧,表示这鱼味道不错,他回头也想试试抓两条,我大方地向他传授了雪森当初交给我的技巧,繁男叔叔听的很认真。

因为天气不太好,晚上繁男叔叔和乱步一起送了我回孤儿院,出门的时候我看见中午我和乱步堆的雪人依旧带着傻傻的笑站在院子里,我和乱步一起帮他扶正了帽子。

“新年也一起过吧。”乱步这样对我说。

“好啊!那我要超大份的压岁钱!”

“我也要!”

“行行行。”繁男叔叔无奈地笑了,“你们两个小鬼啊……”

延伸阅读

赛福金珠宝加盟  http://www.lulucards.com/6kzi.shtml
赛福金珠宝加盟详情:河南赛福金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黄金回收、原料黄金交易、金条定制及

东利直饮机加盟  http://www.lulucards.com/pjpq.shtml
东利直饮机产品走系列化、多样化的道路,力求满足各级消费层次,解决各种使用场合的需求。

海尔加盟  http://www.lulucards.com/gs4r.shtml

网易云课堂学习平台加盟  http://www.lulucards.com/bj6k.shtml
云课堂,是网易公司倾力打造的在线实用技能学习平台,该平台于2012年12月底正式上线

囧艺少儿美术培训加盟  http://www.lulucards.com/ui54.shtml
囧艺国际少儿艺术教育,南通启睿绘画艺术培训有限公司。囧艺国际少儿艺术教育的微博主页、

亚歌台湾饮品加盟  http://www.lulucards.com/be42.shtml
亚歌台湾饮品加盟_公司简介重庆亚歌创业技术咨询中心是中国专业的饮食文化传播机构,以倡

嘉联加盟  http://www.lulucards.com/dh0y.shtml
嘉联女装总部是针织女装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上海嘉联针织制衣

华兴毛绒玩具加盟  http://www.lulucards.com/yewn.shtml
孩子是家庭的希望,是祖国的未来,因此对孩子们的教育相关重要,然而这种教育并不仅仅只局

Siiite云建站加盟  http://www.lulucards.com/gz5n.shtml

贝之惠加盟  http://www.lulucards.com/dnha.shtml
根据中国婴幼儿的营养需求和生理特点设计,以好大米为主要原料,特别添加益生元组合、DH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他比月色温柔[快穿]在线阅读尸王

    这里也没有别人,想来应该是叫自己,至于对方是怎么发现自己在门口的,他已经不想追究了,这个地方有太多的事情根本无法用科学来解释了。小院儿中的槐树下一个青年正惬意的躺在摇椅上玩着iPad,他的余光瞟到师羿安进来,摇了摇椅子坐了起来,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旁边的矮桌上。顺手从桌子上拎起茶壶将两个杯子斟满说:“喝

  • 穿越者互助公会留言区在线阅读第六章

    一号地穴是十三个地穴中最大的一个,深度有接近四米,平面面积也有差不多十平米,所以共计九桶的神秘液体分为两层,也能勉强全堆在这里。长耳把所有的盖子拧开后,抬手敲了敲旁边的土壁,这样的声响平常听起来不大,现在这种敏感的时刻突然响起,着实恐怖。距离不远不近的二号地穴中,战战兢兢躲藏着的、一名名叫穆尔的佣兵

  • 报告王爷祸妃来袭第二章

    或许对某些人来说,江黎应该是个不错的男朋友。他虽然是个富二代,但却不是不学无术,相反他很有能力,有自己的事业。无论家世、长相、学历和能力,江黎都可以称得上优秀。或许是因为优秀,他的缺点也显而易见——自大。刚开始交往的时候,江黎得知朱筱桐是个写小说的,他是很高兴的。高兴的理由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女朋友有文

  • 我的落月威望值(求收藏!求鲜花!)

    就在赵元专注于眼前这四样珍贵宝物的时候,神雕却是突然‘咕咕’‘咕咕’的叫个不停,顿时就是让赵元警醒过来。而一回头,赵元瞬间就是一身冷汗顺着背沟就往下流。只见一条浑身闪着金光的大蛇蜿蜒爬行,正在距离这深谷的中央缓缓向赵元的方向游来。菩斯曲蛇!赵元脑子一懵,瞬间跳出了这巨蛇的名字。对于这蛇,他记得在神雕

  • 富豪:我,引领了整个世界!在线阅读番外之欢迎来到绵羊村(3)

    眨眼之间被困在这个**里已经有二十多天,期间老K发现其实如果只是他一个人的话是可以出去的,但是没办法带人。就好比廿二可以在家那个切换点那里进行场景转换,但却没办法把其他人带过去一样。他不可能把大家都丢在这里不管,于是也只能陪着蹲在这个破**里。说来那个切换点似乎也有访问权限,除了廿二本人,老K他们一

  • 洪荒之人族天帝在线阅读第七章

    连城发现,白天的时候基本联系不到明玥,每次好不容易电话通了,不是刚睡下就是在睡觉或者是还没睡醒。于是在一天下午,连城冲到了明玥家,差点按坏了明玥家门铃,“谁啊?”听声音是还没睡醒。“连城。”“咔哒”门开了,明玥就穿着睡衣,披头散发,揉着眼睛站在门口,连城赶紧推着明玥进去把门关严实,“你就这样开门?”

  • 我在水浒做大王在线阅读第3节

    “叮铃叮铃~”又是熟悉的闹铃声,做起来,把身上的希望直接扔到了床上,希望喵喵的叫着对我的态度示意者不满,我无视了猫,关掉了闹钟,刷牙洗脸换衣服,然后就开始了我的工作,照顾千叶,这是一个让人很无奈的一个工作,要照顾那种麻烦的家伙,同时还不能拿薪水,不过一想到能看见千叶的睡脸,我又不觉得这是一个麻烦的工

  • 晏少的第25根肋骨在线阅读第3节

    3切断了与罗德岛的神经连接,我回到了现实世界。为了踏出所在研究设施,阿米娅很快为我找来了一套合身的防护服,我坐在目前还算隐蔽的安全出口,双手颤抖的接过阿米娅的衣服。我的身体依旧不太听我的使唤,在我刚刚苏醒的时候,我的全身都是霜冻的痕迹,长久没用的肌肉也没能保持应有的活性,这感觉简直就像是身体和精神分

  • [综]穿越也要讲究基本法之修炼(7)

    第二日,也是陈启来到瓦罗兰大陆的第十二天,悠悠转醒的奈微在家里怎么都找不到陈启,她不知陈启早在天亮之前就已赶往石山。此刻,陈启正浑身湿透的扶在石山岩壁上,昨日博里伊在陈启走前,给了他一盒墨绿色的伤药,让陈启睡前涂抹在伤口上,而仅一夜,他后腰上的枪伤就已开始结疤,这让今天的陈启至少不会因为腰伤而滚落下

  • 一叶终知秋[网翻]在线阅读第2章

    “那你可以帮我写一张请假条吗?”一个意外的要求,从裘生那张烈焰红唇中就蹦了出来。“你…说的…是什么?”美女简直不敢相信好伐,老娘都那样了,你竟然这样,实在是气死我了。“写…一张…请假条,这个不可以吗?”裘生弱弱的问道。“不可以!”美女冲裘生大喊了一声,转头就回自己的值班室了。这是怎么了,我哪里得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