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52赫兹与48分钟金银二仙

作者:连城雪 来源:晋江文学城

江歌离被捏开了嘴,眼看就要被喂进那一瓢“洗脚水”,这时听得一个声音,心里大喜,“是三师兄。”

那高的放开江歌离,朝那边看去,说道:“你怎么在这里?这里不是青云剑宗吗?”

风羡云一愣,说道:“什么青云剑宗,这里是凌云剑宗,你们怎么打听的消息,问个路都不会?”

高的知道又是这小子诓了自己,一手按在他的肩头上,怒道:“臭小子,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骗你高芦苇大爷,你想找死不是?”

江歌离被他按住肩头,觉得一股极大的力量传来,身子一下燥热起来,就像是待在六月里的厨房一样,热汗直流。

“住手,他是我小师弟,不准伤他。”风羡云喊了一声,身子已落到江歌离身旁,轻轻抬起一手便将那个叫高芦苇汉子的手拍掉,另一手则扶住江歌离道:“小师弟,你没事吧。”

江歌离答道:“没事,多谢三师兄相救。”他看风羡云一表人才,武艺又高,待人温和,现在又帮了自己,心想小师姐跟他真的很好,小师姐肯定会幸福的。

风羡云说道:“你先回去,他们是我以前的老乡,交给我吧。”

江歌离点点头,挑起水赶紧离开。

高芦苇见他走后,问道:“那到底是不是洗脚水?”

“哈?”风羡云一愣,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也不再多管,说道:“你们来的有点早了,我的婚礼是在三天之后。”

那矮的也走来,说道:“这有什么关系,就当我们是你叔叔伯伯,提前来见见亲家怎么了?”

高芦苇笑道:“那你是要当他叔叔,还是要当他伯伯?”

矮的说道:“自然是伯伯,这样你就是他叔叔,我就是你哥哥,快喊一声大哥。”又对风羡云说道:“快喊一声伯伯。”

“金团子!”风羡云怒道,“别乱开玩笑。”

“哟,还生气了。”叫金团子的矮子笑了笑道,“风羡云,你不是一向养气功夫极好么,这会儿怎么会憋不住?还是因为想着立即要控制整个凌云剑……”

“闭嘴!”高芦苇喝了一声,又四顾一圈,低声道:“你找死啊,不怕隔墙有耳?”

金团子笑道:“这里没有墙,何来隔墙有耳一说,你就是胆子太小了,活该你娶不到媳妇。”

高芦苇道:“我胆子小,和我娶不到媳妇有什么关系?”

金团子说道:“那我问你,上次我们见着那个小娘子,叫你去讨口水喝,你干嘛不敢过去,那么标致的一个美人儿,你竟然放过了。”

高芦苇说道:“你在说什么屁话,你没看见她手上的那把剑,一看就不是什么凡品,想必她武功也是卓绝,我要是去了,她认为我是歹人,一剑把我劈了,你岂不是少了个兄弟。”

金团子说道:“谁能一剑劈得了你?何况还有我在,只要她敢动手,我就敢点她穴道,当时候我们兄弟两人,嘿嘿嘿……”

高芦苇也笑了笑,随后又问道:“谁先谁后?”

金团子说道:“我先啊,我是他伯伯,是你大哥。”

高芦苇摇头道:“那既然这样,应该我先,我是他叔叔,你弟弟,你做大哥的要让着弟弟。”

“谁说的,我就不让。”金团子道。

“那我也不让。”高芦苇说道。

“那我就不点她穴。”金团子道。

“那我也就不被她一剑劈了。”高芦苇道。

“那我就不让你去讨水喝。”金团子瞪眼道。

“那我也就不看见她啦。”高芦苇道。

“那那那……”金团子仔细回忆更前面的事,一时竟接不上话了。

高芦苇笑道:“我赢了,你输了。”

金团子说道:“是我让你的,不信我们重来。”

高芦苇说道:“重来就重来,怕你不成,我先来,那我就不让你点穴……”

眼看他们二人又要玩这无聊的**,风羡云立即说道:“二位,现在可不是玩闹的时候,我们还有大事要做。”

“对哦,我们还有大事。”高芦苇说道,“那我们去办大事吧,这个我们下次再玩。”

金团子说道:“好,但下次我先。”

高芦苇瞪眼道:“为什么你先?”

金团子道:“因为我是他伯伯,是你大哥,所以……”

风羡云黑着脸,这他妈饶了一圈不是又回来了?连忙说道:“二位,不要再讨论这个了,现在你们随我上山,到了山上之后,一切听我的安排,知道了吗?”

高芦苇问道:“凭什么听你的?”

风羡云眼神冰冷,“不想要凌云剑法秘籍了?”

高芦苇一愣,随后说道:“当然要,那我们就听你的。”

风羡云这才点头,转身走在前面,“跟上来。”

一高一矮立即跟上,并排而行。

风羡云将二人安排客房住下,又嘱咐二人道:“事情之后如何做我会来与你们商议,你们切不可莽撞行事,要是惹了我师父,我们三人都走不了的。”

高芦苇瞪眼道:“我这么大身躯,会怕他?你只管叫他来,我要是皱一下眉头,就算是我输。”

金团子也道:“小子,你莫不是看不起我们二人,认为我们不是你师父的对手?”

风羡云说道:“凌云剑宗成立几百年,岂非没有一点真才实学,虽然我师父不如先辈剑术超群,但好歹也将凌云剑法练到第七剑,现估计已经第八剑,真动起身来,二位未必能讨得了好处。”

高芦苇说道:“你不是也练到四剑来了嘛,我看你剑术就平平,难道他只比你多三四剑,就能打赢我们?”

风羡云冷哼道:“凌云剑法一共九剑九式,一式之内却多达上百种变化,越是往上,变化就越多,所以多一剑便是多了上百种变化,他比我多三四剑,又是多的后面几剑,只怕变化就多了上千种。这我们如何是对手。”

高芦苇一想也是,他曾见过风羡云使剑,四剑四式两百多变化,当真让人眼花缭乱,难以招架。

金团子说道:“那行,你走吧,我们不会乱来,不过你要按时送饭来,我们兄弟俩饿了。”

“一定。”风羡云快步离开。

到了晚间,高芦苇与金团子二人正在房内练功,金团子盘坐在桌子上,一掌竖在自己身前,另一手平举出去,上面托着倒吊的高芦苇,他亦是一掌竖于身前,另一手伸出两指点在金团子平举的手掌心上。二人一上一下,姿势甚为奇特。

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江歌离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二位……”他话还未说完,见两人姿势怪异,且两人身侧都伴有金银两光若隐若现,极为异常。

高芦苇猛然睁开眼,翻身而下,跳到江歌离身前,一把掐住他的喉咙,问道:“小子,你要作甚?”

江歌离被掐住脖子,哪里说得出话,只得一手拍打他手臂,一手扔掉食盒想将他推开,无奈二人力气相差甚大,推了几次半点效果也没。

金团子也站起身来,问道:“小子,还不招认,难道你想被他掐死?”

高芦苇道:“快说,来做什么?是不是你师父派你来打探消息的?啊。”

江歌离脸越来越红,很明显快要被掐死了。金团子忽然看他难受,忽然问道:“人被掐住脖子还能不能说话?”

高芦苇没好气道:“人被掐住脖子肯定不能说话啊,就像鸭子你把它脑袋拧了,它能不能嘎嘎叫?”

金团子说道:“那你掐住他脖子,他怎么回答你问题。”

高芦苇想通过来,连忙松开手,笑道:“是哦,我掐住他脖子,他怎么说话,就像我拧断鸭子脑袋,它怎么嘎嘎叫。”说到这里,二人哈哈大笑起来。

江歌离揉着自己的脖子,心想这两人怕不是个傻子哦,说话古怪,行事古怪,就连练功也甚为古怪,怕真不是什么好人。

金团子这时问道:“小子,现在我们没有掐住你脖子,也没有拧断你脑袋,你快说你来做甚?“

江歌离指了身旁的食盒,说道:“三师兄叫我给二位送饭菜来。”

金团子一愣,又看他脚边的食盒,打开一看,里面的确是饭菜,看起来还很不错。高芦苇闻了闻说道:“真香,这饭菜是你做的?”

江歌离说道:“不是,是我四师兄做的,他厨艺精湛,我们山上师父师娘还有尊贵的贵人来了都是他做吃的,二位前辈高人初来我们凌云剑宗,自然也是他做吃的。”

高芦苇一听自己是尊贵的客人,顿时乐开了花,问道:“好小子,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前辈高人?”

江歌离说道:“我刚才进来时见二位练功姿势奇异,想必是什么高深的功法,能练这种功法的人自然就是前辈高人了,而且我见二位长相不俗,说不定就是那传说中的仙人唉。”

金团子一愣,问道:“你怎知我们二人是仙人?”

“啊?”江歌离一阵恍惚,他不过随口瞎掰胡扯,难道真给自己说着了。见他又问,便说道:“哦,我曾听我师父说过,天上往来八千人,不是神来就是仙。二位一看就是那种天上人,不是仙人是什么?”

高芦苇乐呵呵一笑,却说道:“小兄弟,你搞错了,我们不是天上的仙人,我们是人间的仙人,世人皆叫我们为金银二仙。我是银仙芦苇,他是金仙团子。”

“呀呀呀。”江歌离故作惊讶,“想不到二位便是金银二仙,我真是有眼无珠啊,之前在山下给二位胡乱指路,那真是我的罪过啊。早知道二位是金银二仙,我抬也要将二位抬上来了。”

高芦苇听他这般说,心里更得意了,问道:“你听过我们的大名?”

江歌离说道:“听过,但是不多。”

金团子催促道:“说来听听。”

江歌离眼珠一转,随后说道:“我自己没有下过山,那都是听我师父说的,他老人家说啊,山下有高手百万,其中厉害的就有金银二仙。他还说他以前下山一直想要去拜会二仙,只是无路可寻,最后只能作罢,这便是他一生的遗憾。”说到这里,江歌离故作伤心,“想我师父也是个性情之人,一生之中最爱结交广大武林高手,可偏偏漏了你们二仙,真是可惜啊,唉,太伤心了,唉……”

高芦苇见他说的有情,便说道:“那也是没办法啊,我们二人居住在龙蛇岛,外人又岂知,他自然就找不到了。”

金团子也道:“是啊,他师父这般崇拜我们,我们要是不去见他一面,岂不是我们的不是。”

高芦苇道:“好,那我们现在就去找他。”

二人刚走两步,金团子忽然停了下来说道:“不行,风羡云不准我们外出,他还要来找我们商量,我们要是走了,他找不到怎么办?”

高芦苇道:“可他师父也想见我们啊,我们要是不去,岂不是伤了他的心?”

金团子说道:“不能伤他的心,可又不能出去,这可怎么办?”

江歌离听二人说,心想:三师兄要找他们商量什么呢?我见这二人头脑简单,功法却怪异,看着不像是好人,那三师兄和他们……

想到这里,江歌离连忙问道:“唉,两位前辈不知你们来凌云山有什么事?要是我可以帮到忙的话,你们尽管说。”

高芦苇喜道:“真的?”

江歌离拍胸脯道:“肯定,只要能帮的,一定竭力而为。”

高芦苇一拍掌说道:“要是有你帮忙,我们做事就简单了,那也就有时间去看你师父了,也省的他伤心。”

江歌离急忙问道:“那我做什么?或者你们要做什么,看看我能不能出出主意。”

高芦苇说道:“简单,我们要……”他话还未说完,突然风羡云夺门而入,冷声道:“你个蠢货,找死不是?”

高芦苇一看是风羡云,连道:“还好你来了,我们要去见你师父,你快把你要我们做的事说来。”

“我师父?”风羡云知应该是江歌离诓了他们,便立即转身,点了江歌离的穴道,又气又怒道:“你们两个被人骗了还不知道,真……”他那个蠢字终究没有说出,想着这二人喜怒无常,若是惹毛了他们,自己的事也难以做到。

高芦苇道:“你点他穴干嘛,他还要帮我们呢。”

风羡云冷哼道:“他骗了你们,你认为他会帮我们?”

金团子一听,气炸了,怒道:“他敢骗我们?那我杀了他,把他扯成四截。”

高芦苇问道:“哪四截?”

“四肢就是四截啊。”金团子道。

高芦苇摇头道:“你不对啦,四肢扯掉后,那就是五截。”

金团子又道:“所以呢?”

高芦苇说道:“所以你错了,你说的话有毛病,你不能说扯成四截,应该说扯成五截。”

金团子道:“你也不对啦,我一个人扯,只能把他扯成三截或者两截,绝不能五截,所以你也错啦。”

高芦苇想了想,好似想通了,说道:“你真聪明。”

风羡云翻了一个白眼,随后说道:“你们不准杀他,他还有用,先把他捆起来,之后的事我再给你们说。”

两人点点头,一起动手,将江歌离捆在椅子上。风羡云看了看天色,说道:“我先出去一会儿,你们记住,千万不能想着出去了。”

两人点点头。

风羡云刚走出几步,又觉不妥,回来把江歌离嘴堵住之后,这才迈出去。

延伸阅读

碧维视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gdav.shtml
现在很多行业都在寻求创新,寻求更好的发展。私人影吧一出现,立刻受到人们的追捧,因为私

远汇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apfl.shtml
远汇汽车用品是汽车用品、布艺竹碳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朱大金珠宝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skwb.shtml
朱大金珠宝是一家以研发、生产、销售、促销礼品钻饰的个性化设计定制公司。凭借其在业内的

广西银河大宗商品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gzd1.shtml
广西银河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有现货白银,铜,原油,现诚招各省市代理商,公司。个人代理均可

奥创熊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uax0.shtml
奥创熊在线少儿编程的建立源于一帮本在天南海北自己的舒适圈里活的好好的学院派团队:一群

江苏舜杰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sz5o.shtml
塑胶篮球场承建舜杰体育设施工程有限公司联系手机:18752282388www.shu

翠福名玉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sy4g.shtml
翠福名玉(北京)珠宝有限公司位于北京万特珠宝城,翠福名玉为您展现的是首都翡翠市场精品

妙思乐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662g.shtml
在1950年之前的法国,新生儿和婴幼儿的脆弱皮肤经常会因为使用刺激性的护肤产品而受到

英语小神童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6h3c.shtml
英语小神童解决了无数用心宝妈“启蒙什么、怎么启蒙”两大难题,并提出“选对资源用对法,

诺美亚美容美发用品加盟  http://www.datnuoctoi.com/p844.shtml
诺美亚美容美发用品前身为锦丰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上世纪末始建于香港,主要设计、生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女帝家的小白脸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的神无大大,你昨晚明明答应我早睡的,结果你现在告诉我昨天晚上画画又画到凌晨?校庆你不来了啊!”室友郭笑笑的声音从手机中响起,在只有零星几个人的便利店里格外清晰。时一赶紧捂住扬声器,对周围的人歉意的笑笑,然后迅速将微信调成听筒模式。“我那不是昨晚突然来灵感了嘛,你知道的呀,灵感这个东西,你不抓住它

  • 辞职后写西南夷在线阅读第五章

    等容墨回到家,已经瞌睡的眼皮打架,毕竟,他今天一天的工作强度很大。可他又不敢睡。不仅仅是之前濒死的感觉让他心有余悸,怕做噩梦。更怕他睡过去后,又梦穿到哪个大佬的世界里,将人带了过来——特别是当他发现,言凤起看似虚弱,能吃程度却绝不止只高过冼辰宣“一公分”的高度之后。回家之后的容墨双眼已经半睁半闭,根

  • 霸总非要捧红我[穿书]在线阅读第五节

    这里,是一个无边无际的世界,沙漠、雪山、森林、海洋、火山等等等等填充着这个世界。偌大的荒野,孤零零地躺着一具‘尸体’,那是个年纪在十八岁左右的少年。他白皙的面上没有一点血色,但上面充满了笑意,睡得很安详,可以看出他死前很是心满意足。尸体冰凉,心脏已停止跳动,血液凝固成黑色的血痂,生生把血管堵死。照这

  • 驸马不举在线阅读第2节

    她瑟瑟发抖的模样,像一块甜软可口的蛋糕,微微发颤的红唇,还有刚才那该死的声音……叫周封晋忍不住闭了闭眼,手指寸寸收紧。“虫!”惜字如金!沈晚舟也明白自己刚才误会了,微微松了口气,“原来不是让我死啊,那就好那就好,不对,小冠军!?不行的,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找到了宝贝,为我……”她申辩的话说不下去了,因

  • 斗龙战士之月影在线阅读第七章

    “那个,贾君,刚刚你是怎么做到的?那个贾君,没想到你这么厉害,那你在副本里时这么不早用这招?那个贾君你……”优子草莓一下子跑到我旁边眼睛放光的看着我,嘴里的问题让我一下子一些愣神。我:“我说,你们不是一伙的吗?我刚刚可是把你朋友打吐血了。”优子草莓:“朋友?哈哈,贾君,你可真爱开玩笑,我们不认识,而

  • 美人犹记在线阅读第4章

    —看黎飘飘脸色煞白,杨逍以为雁儿的事吓坏了她,清咳一声,出生宽慰:“你不必害怕,照顾雁儿的这一个月,我都在你身边,自然会护你和雁儿周全。”黎飘飘没听进去杨逍说话,她满脑子都是雁儿身上的伤痕,突然干巴巴地问一句:“你说,人受伤的时候疼吗?”想到自己以后也可能面对这些,黎飘飘忍不住提出了这个问题。杨逍一

  • 重生后我渣了万人迷男主在线阅读第六章

    “穆千青”过了两个时辰左右,绿衫少女化成的莲花就说话了。“嗯?”穆千青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托着那只鱼缸,气定神闲的御剑飞行。“你能用另外一只手给我挡挡太阳吗?你飞得太高了,我感觉有点晒。”绿衫少女很无奈,水清清凉凉的,她很想睡觉,可太阳直直地照着她,实在是太亮了,还有点晒,让她有点不舒服,虽然她可以用

  • 星际大佬的古代日常第七章在线阅读

    周围除了小商小贩还有一些看热闹的玄修者,这些玄修者似乎认识马上的男子。“这不是二殿下吗?这厮又出来祸祸人了,有很多姑娘都糟蹋在他手里了。”“二殿下虽然**,但人家实力不赖啊,我听说他十五岁的时候就结丹,现在至少是元婴期。这个人要倒霉了,惹谁不好偏要惹二殿下,有他苦头吃了。”郁思敏听到周围的讨论声,看

  • 穿成大帝白月光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三章:上传《神魔混沌体》询问完问题后。秦洛立马就开始查看自己的身体状况。先前他可是记得,自己的本体已经被神雷折断了。虽然现在没有感觉到什么疼痛,但这绝对会影响修行速度。所以,他才会如此重视。“叮咚,正在打开属性面板。”也在他的心念升起后,系统的声音则响起来了。宿主:秦洛。元神修为:玄仙后期(本体严

  • 世子妃她以崽服人第10章在线阅读

    张露可真被气死了,她这个千金大小姐,从小到大都没有人敢对她大声说过一句话,今天竟然被打了,还是被她自己喜欢的男人,她觉得很可笑,这也令她心底燃起了熊熊烈火。张露跑到他哥的夜总会,门口站岗的看见是张露,都毕恭毕敬的向她问好。张露根本不理会这些,冲进去直接找他哥张辉。前台小姐告诉张露她哥出门了,还没有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