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自言本是自梳女第三章

作者:张秉旭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三、

解宏远发觉自己是低估了希泉,这孩子别看一副腰瘦不胜衣状,但居然还是有那么点小力气,肩头挎着一个小箩筐,装了三坛酒来,还取来了一套酒具,就是到了屋中气喘吁吁。

大喜过望的解宏远拍开其中一坛酒的泥封,倒了一小碗,递给希泉:“喝。”

希泉恭恭敬敬地两手接过,一饮而尽,喝完之后涨红了小脸,咳嗽连连,解宏远不再为难他,笑道:“剩下的钱你自个藏好了,多存点,熬个些年,说不定能有办法离开。”

他想了想,又从钱囊中取出一粒金珠子,塞给希泉:“只能这么多了,再挥霍下去我怕不得被长辈骂死了。”

希泉诚惶诚恐地开口谢绝,一直在解宏远身后的洛哥上了前来,拍拍希泉的肩膀,伸手把希泉摊开的掌心包成了拳头,又轻轻一个点头。

“多、多谢这位爷!”希泉“扑通”向解宏远跪下,“小奴还不曾请教爷的尊姓大名。”

“免尊啦,解,解宏远,日后若有机会在江湖相见,莫要装作不识就好。”解宏远向希泉一挥手,自个提了酒坛,对上了嘴就往里灌。

洛哥见状,轻轻推着希泉,把他送出了门去,转身回头,只见解宏远依然抱着酒坛不放,他微一皱眉,快步到床边,从枕下取出那支竹笛,略一沉吟,吹将起来。

笛声不比箫声凄婉,然而解宏远今夜本就满腹心事,听这一曲空灵,竟与大师兄当日所吹的调儿有那么点相似,往事栩栩如生,不思量,自难忘,他不觉放下酒坛,痴痴地听着乐声,热泪盈眶。

一曲终了,解宏远狠狠地擦掉眼中的泪,斜乜着洛哥,笑骂:“好你个丑鬼,千金买笑的风月地,你倒是专害小爷哭!那‘红绿楼’要是为了你的乐技养你,可真亏了血本。得得,别吹了,过来陪我喝酒!”

洛哥收起笛子,坐到解宏远身边,解宏远一挽袖口,提起酒坛把排好的两只酒碗倒了个满,然后一手端一个,递给洛哥,自己一昂头,又入喉了一半。

“那小馆做事还挺实在,这可是你们楼里最好的‘倒八仙’,你怕也没多少机会喝吧?”解宏远见洛哥对面前的酒似乎了无兴趣,笑着怂恿道,“你喝,喝了小爷继续给你讲事儿。”

洛哥深深地看了解宏远一眼,捧起酒碗,也是一口见底。

解宏远大乐,笑了几声,再给两人斟满,他脸上笑容不减,两眼却微眯了起来:“我真的很喜欢大师兄,我以为他也喜欢我,他总是对我笑,永远那么温和,永远那么……平静,不管我再怎么心浮气躁,只消见了他的微笑,听他跟我说上两句,我就能安下心来。”

他长叹了口气,把酒喝干,“哈”了一声继续,“所以我什么都跟他说,什么事都找他,练武遇上阻滞了,突破了进步了,被师长责骂了称赞了,谷里差不多与世隔绝,其实哪有那么多屁事,全都是些鸡毛蒜皮,我现在都奇怪了,我怎么有那么多话跟他讲?”

洛哥向解宏远略略举了举酒碗,也仰头干空碗中烈酒。

解宏远再给倒满,他用手掌遮挡住双眼,声音已有些微微的发颤:“丑鬼,你知道,我真以为他喜欢我。我遇到的每个人……至少都不讨厌我,可是大师兄他,他恨我。”

屋内静寂了一阵,解宏远猛一转身,把酒碗推开,俯身拎起另一坛尚未开封的酒,打开封口,又一次抱着酒坛猛灌了几大口。

他还待再喝,却觉得手臂被牢牢地抓住,解宏远侧头一看,是洛哥,触目惊心的脸上,唯一能辨清情绪的眼中,似乎交织出千言万语,他凝视着解宏远,缓缓地摇了摇头。

解宏远鼻子一酸,把酒坛放下,转而端起了空酒碗,再放下,笑道:“你知道我是怎么晓得的吗?丑鬼,你没练过武,我们这些练武的啊,有时候练到了一定程度,怎么也到不了更上面的一个境界,不管怎么努力,怎么拼命都不行。师傅说,这需要契机——说那么玄,讲白了就是运气!”

他目光黯淡下来,又深吸了口气,嘿嘿一笑,“小爷我,从小到大运气就好得像撞了鬼,我学武比大师兄晚了好些年,他又比我勤快数倍,循序渐进,按道理,他该较我更快登堂入室,领悟本门最高深的武道,然而……”

解宏远没说下去,洛哥看了他一眼,手指沾上碗里的酒,在桌上写道:“你?”

“咦?”解宏远讶然而笑,“丑鬼,你居然识字?”

洛哥皱了皱眉,很快又写下一字:“识。”

“失敬失敬,你又识字,又能吹笛子,都是雅士了!”解宏远含笑向洛哥道,“你既识字,就把你的名字写给我吧。你别赖皮,你都知道小爷我的大名了不是?”

“洛尘。”

解宏远读了出来,手指弯勾着摸了摸上唇,“什么怪名字?洛尘,落尘,落入风尘?你爹娘对你就这点儿期望?”

洛尘略一迟滞,指行如风:“孤儿。”

他不等解宏远的道歉出口,马上又写道:“你继续说。”

解宏远微微一哂:“没什么好说的。你都猜到了,我先行学会了师傅的看家本事,可笑我蠢得像头驴子,第一个念头就去跟大师兄报喜。丑鬼,不,洛——哎,烦,还是叫丑鬼好,你想啊,师兄他能喜得起来吗?在我到来之前,他是师傅最得意的弟子,最有人缘的师兄,也是下届掌门最合适的人选,可我来了,嘿嘿——”

他乍然笑了出来,前俯后仰,仿佛那真是天地间最好笑的事一般,笑声荡在这简陋的小屋中,突兀而刺耳。

洛尘看着失态忘形的解宏远,两手在膝头上紧握成拳,他安份地等待,直到解宏远自行停了笑,气息不稳地拭去眼角的泪珠,继续跟他追忆起往事:

自打他兴高采烈地向大师兄告知武学精进之后,他并不是没有察觉到大师兄的冷淡与刻意疏远,解宏远天资极高,寻常剑式,他只消看上一遍便能学到手,他专注武学,少有留意人情世故,且他无论师门家族,同辈之中,年龄又是最小,人人宠爱,故而有些天真烂漫,而非真愚钝到不通人事。

只是解宏远仍然单纯,他自己既探入玄妙之门,便一心琢磨着如何能帮上大师兄,奈何大师兄却并不大领情,热脸贴了一段时间冷屁股后,大师兄突然在中秋过后那日,邀他一同出谷,为众多兄弟姐妹添置冬衣,他当然是乐不可支地跟着去了。

那夜师兄弟在醉月居畅饮痛快,月上中天时,大师兄又提议泛舟鉴湖,他酒兴之上,豪气干云,莫说陪师兄划船,就算师兄当时跟他说,从此两人浪迹江湖,天涯海角,他也要欣然应允。

解宏远讲起那时的月光,清晖迷离,湖上薄舞轻纱,湖面微波粼粼,他们在租来的篷船中继续喝酒,不知从何时起,大师兄那一贯温和亲切的笑容消失无踪,他看自己的眼神是那般冷,冷得解宏远明明内功不弱,依然生生打了个寒战。

“大师兄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他恨我,恨得要命。”解宏远面无表情地向洛尘道,他再也笑不出来了,“打从我一入师门,他就不喜欢我,认为我是靠着家祖庇荫方得拜名师。后来,我在武学上几乎处处抢了他的风头,他又引我为劲敌——而最让他恨得咬牙切齿的,是他明明这么恨我,我却什么都不知道,稀里糊涂,老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害他想要解脱而不能。”

话到末处,解宏远将微微颤抖的手攥成拳头,重重地砸到桌上,他并没有用上内力,然那木桌仍即刻发出痛苦的哀嚎,解宏远一愣,幸得尽管顺势摇了几摇,那桌子居然并未坍塌,这倒让他清醒了过来,咧嘴一笑:“还好还好,不然坏了你这桌子,咱们只好席地喝酒了。”

洛尘瞥了解宏远一眼,在桌上写道:“你无错。他错。”

解宏远摇头苦笑:“我有错,一定是我哪里错了,大师兄那么好的人,他……来,先喝酒。”

趁解宏远给自己满酒的当儿,洛尘又写道:“然后呢?”

“大师兄给我酒里下了‘软骨酥,”解宏远抿了抿嘴,“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淫d魔不?他要把我交给那淫d魔。”

洛尘霍然起身,瞪着解宏远,肩头微颤,嘴唇抖动不已。

解宏远颇感意外,放下酒碗笑道:“哎,你干嘛那么激动?是了,你是想到自己的事了吧?我给你赔不是了好不好,小爷……小爷不就是吓吓你么,唉,对不住了洛兄,坐下吧,坐下……”

他看着洛尘缓缓地回到位置上,神色依然不对,讪讪而笑:“你看,我时不时地癫狂胡闹,常常伤了人也不自知,你还有把握说我没错么?”

洛尘深深地吸了口气,摇摇头,沉吟须臾,又在桌上写下:“他卑鄙。”

解宏远沉默了许久,酒又喝干了两碗,他抬头看向洛尘,轻声道:“我拼命跳入湖中,接着便人事不知。醒来时,我已回到了谷中,身边是师傅和爹娘。我问他们大师兄哪去了,师傅告诉我,大师兄做出这般令人发指的事,师门容不得他,已经废了他的武功,逐出师门。

“师傅还担心我不解恨,恳求我同意留大师兄一命,我问他们,是谁救了我,却没人肯答,也都不愿告诉我,我昏迷之后又发生了什么。”解宏远木然,后续之事,他尽管已听闻模糊轮廓,却始终难解其人心意,容不得他不耿耿于怀。

“你恨吗?”洛尘的手指写到那“恨”字时,既重且缓,仿佛生怕解宏远看不清一般。

“恨?”解宏远嗤笑一声,“当然恨啊。但我更想知道当时的事,为什么师傅和爹娘都守口如瓶。也想知道师兄离开之后,去了哪里。在江湖行走,难免树敌,他武功被废,又再无师门依傍,我……”

他长出口气,不再言语。

洛尘写道:“他那般对你,你还担心他?”

“是,”解宏远扬眉,笑道,“我担心他。纵然他恨我,我也恨他,我还是不想他在什么地方伤了,死了。但我不能对任何人,包括师傅,说这些纠结,谁都觉得我该憎恨师兄,大伙儿也都不爱提到他,勾搭魔头,出卖同门,师门之耻。每年的这一晚,我都憋得要疯,没想到今年误打误撞,竟能来和你说个痛快,反正你也没地方传,是不是?”

他又笑了起来。

延伸阅读

SalvatoreFerragamo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atwu.shtml
萨尔瓦多·菲拉格慕(SalvatoreFerragamo)自1927年成立同名品牌开

爱美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s3d9.shtml
img爱美肌爱美肌招商代理第一品牌微信号:mengzhiyi999(15237173

丽华快餐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s3qo.shtml
常州丽华快餐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以中式快餐外送而闻名全国的快餐公司,是中外合资企业。

颜缘堂美容院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g82s.shtml
颜缘堂作为传统中医药传承品牌,是集产品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美容服务机构,品

崇古斋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b76j.shtml
翡翠投资翡翠收藏翡翠投资价值

情定法拉家纺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6p56.shtml
情定法拉在家纺行业率先导入特许连锁加盟经营模式,在全国各大中城市拥有专卖店(柜)30

丰源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de0d.shtml
丰源帽子总部主营成人帽;旅行包等。丰源帽子总部秉承顾客,勇攀高峰的经营理念,坚持诚实

力信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nzip.shtml
力信玉镯是玉石床垫、玉石坐垫、玉石枕头、玉石腰带、玉石沙发垫、玉石手镯、玉石挂件、玉

坤尚新型建材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do6b.shtml
坤尚新型建材主营灌浆料、地面增强剂、地面修补料、瓷砖粘结砂浆等。在建筑建材-其他建筑

巴斯力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bitbucketheaven.com/dw3p.shtml
汽车后市场的商机骤起,再次引发了睿智投资者的聚焦,何时介入?投入什么样的服务产品及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皮卡丘不放电怒火中烧

    厨房里,安染和李思琪还在忙活着,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在门外偷听的温美兰。“思琪真的谢谢你照顾安安了,我现在工作忙,安安的很多的事情还需要你费心。”安染将切好的青椒放在一个盘子里,说道。“这有什么!”李思琪尝了一口玉米排骨汤,笑笑说,“你安心的工作就行,我会照顾好安安的。”“嗯。谢谢你了。”安染停下手中的

  • 青衣几何获得宠物

    “妈的,兄弟们,我们走下次看见再杀,今天有人要保这小子,我们不至于为了这么一个人,惹得一身骚,撤。”霸王天下对身后的人喊道。……随后,霸王天下领着他的一群人离开了这里,去寻找其他的练级地。我扭头对着清水折痕说道:“今天谢谢你了,没有你的话我今天差不多就栽这了。这一群孙子,打不过就来群的,妈的。”“这

  • 我,两津勘吉在线阅读第7章

    007:界王出现【求收藏,求鲜花】不得不说,这个阵容还是很强大的,起码是个B级才能打败它们四个,不过,黎子阳开局就是A级,打败它们,易如反掌。“给..给我干掉他..!”角落里,影霸的半边脸已经肿了,地面上还有一摊血液,黎子阳这随手一巴掌,却要了影霸大半条命。不用影霸说,四只异能兽已经和黎子阳打了起来

  • 西游记之茉莉花香在线阅读第七章

    七中每个月都要进行学生出勤率的评比,班主任为了那几十块的奖金,每天早上都要站在教室门口数人数。西暖在班主任来查人前,一路狂奔冲进了教室。刚一坐下李念晴就转过身对她说道:“你和慕蓉昨天走掉真是太可惜了!”星期三没有老师带读,教室里乱成一团。李念晴说了两遍西暖才听清她的话,往门外看了一眼,赶紧凑过去问她

  • 泅渡第五章在线阅读

    时间回到不久前。“鸣人,刚才施展多重影分身之术,把玖辛奈抬走的,是你吗?”带着妻儿回到安全的房间后,四代看着儿子,试探问道。刚才那婴儿满地跑的诡异场景,到底是幻觉,还是真的?鸣人也意识到刚才从两大高手眼皮下抢走老妈的画面,实在太崩三观了。因此这时他故意吸着自己的手指,眨着萌萌哒的大眼睛,一副懵懂的样

  • 万能红包系统在线阅读第6章

    “你笑什么?”寇凌问道。‘‘我笑我们都太天真了。’’年轻人叹道,‘‘普通人想出去简直痴人说梦。’’‘‘或许不用这么悲观啊。’’寇凌道。‘‘我生下来就是一个乞丐,好几次都认为我活不下去了,不过后来都活下来了。’’‘‘你小小年纪真不容易,谢谢你。’’年轻人看着寇凌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寇凌,

  • 奇玄世界在线阅读升级与总攻【求收藏、求鲜花!】

    一道银光落下,只见一颗圆滚滚的头颅顿时飞起,随后顺势被方俊提在了手中。“咄摩支已死,大唐必胜!”方俊在皎洁的月光下高高举起手中的头颅,在场的一众薛延陀骑兵看到这一幕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真,真的是咄摩支将军。”“将军死了,快逃啊。”“救命啊,别被白衣杀神盯上。”在场的幽州唐军见此一幕更是气势

  • 东荒纪元在线阅读第2章

    叶二壮读书比较多,虽然参加高考没考上,但是现在在徐水镇当临时教师,准备明年夏天再次参加高考。叶二壮摸了摸胡子,一副老书生模样道:“好办法没想到,笨主意倒是想到一个。”叶大壮照着他的后脑勺拍了一巴掌,不耐烦道:“二壮别卖关子,快说说!”叶二壮看向叶八妹,食指顺着八字胡的一撇:“娘,你说咱们往棺材里面放

  • 绝强杀手在线阅读第十章

    比武是唐家宗祭的重头戏,虽然仅限于年轻一代,但大家都明白唐家刀客吃的都是青春饭,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基本就代表门系的实力,无论是从争夺门系话语权,还是培养优秀家族子弟等角度来看,比武的实际价值甚至超过了宗祭活动的本身意义。豹门虽然羸弱,但还是有几个敢于参加比武的年轻人。和其他各门不同的是,他们虽然以豹

  • 永恒之心—奈欧奥特曼在线阅读第四章

    汤原和汤松还有徐威,与汤震的小伙伴们,一起跑到了家族禁地,老祖闭关修行之处。在家族的后山,有一处秘林,秘林中坐落着一个小院,是历代前族长闭关修行之地。密林幽深,曲径交错,来到这里不熟悉的人,很容易迷路。小院就建造在后山山顶,密林深处。汤震的祖父汤贤,以及曾祖父汤华都在这里闭关,还有汤家三位长老。汤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