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寡人有疾之青光

作者:芝盐抹茶 来源:晋江文学城

姜辛生气了,很可怕。邝小宝有一种错觉,像是姜辛凭空就手握弯刀,能刮的人五脏六腑都疼。

否则他为什么发抖?又为什么哭呢?

“啊呜,啊呜……”狗头金奇特的叫声响起,接着是挠门的声音。

姜辛回房间后一直没有出来,规规矩矩打扫地上残渣的邝小宝,换上了一副嬉皮笑脸又无所谓的表情开了门。

“去,边儿去!”邝小宝用脚扫了几下要扑过来的狗头金。

那狗却是个没脸没皮的,直接站起来腾空扑向邝小宝,把人按在地上好一顿“一表相思情”。

邝小宝一把揪住狗耳朵,晃着它脑袋推搡着:“起来,脏死了!谁知道你今天吃屎了没有!”

“它没吃。”孟天和笑着走进门,“狗头金今天可是高级了一把,吃了牛排!”孟天和说话尾音都甩上了天,一副“一荣俱荣”的模样。

“嘁,它吃牛排?哪儿捡的?”邝小宝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

“高级餐厅里吃……唉,小宝你的手怎么了?”孟天和一把抓住邝小宝的手,看着他手指上的伤口,语气好不担心:“你处理了没有啊?刚还摸狗,也不怕感染了!”

接着,便不由分说地拉着邝小宝走到浇花的水管下,打开水龙头提着管子,捏着邝小宝的手指就去冲那些干涸在他手指上的泥土和血污。

水已经被晒得很暖了,冲在邝小宝的心里他却觉得分外让人清醒。

邝小宝一直在愣神,看着孟天和忙进忙出地拿来酒精棉签,看着孟天和给他处理伤口,看着孟天和给他手指……吹气!

“你干什么呢!”邝小宝猝然收回自己手指,表情有些不自在。

姜辛说的对,孟天和同他,同他们都不一样……可就在刚刚他还“恨”过这个人!

“你还小,要懂得保护自己呀。”孟天和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忧心地看着邝小宝。

“我?保护自己?那……那你呢?”邝小宝收回眼睛,他安慰自己说,幸好他长得黑,脸上的表情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那孟天和看仔细了去。

“我呀,时来运转呗,遇到的都是好人呢!姜哥带我来了这儿,我先是有吃有住还有工资拿,然后有你这么个朋友,对了,今天我还新交了个朋友呢!”

孟天和笑的闪闪发光,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应了那四个字——时来运转。

“新交了朋友?那是别人主动和你交朋友的吧?”邝小宝怎么也不信,孟天和这种又软又怯的性子会去主动交朋友,而主动和他结识的人……图他什么呢?

他心想,孟天和全身上下就那张脸和那身子了。

“你别什么人都信啊。”邝小宝这句话说得十分心虚。

“算是他主动的吧,不过我也很主动啊,我回芭东海滩找姜哥,结果看到了那个人跪在沙滩上,好像生病了不舒服,哦,他是个混血儿,叫Terence,中文说的很好的,然后我就帮了他一把,Terence很好的,他请我喝水,还带我去高级餐厅吃了牛排,连狗头金都有份!”

孟天和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的奇遇,心说:“要不是自己做不到时上时下,这都能算艳遇了!”

“请一土狗吃牛排?!老子他妈都没吃过!”姜辛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孟天和身后。

他本是看到孟天和回来便想着下楼看看,没成想听到了这么一段“人不如狗”的对话!心说:“林子大了,什么傻逼都有。”

“姜哥!”孟天和跟屁股着火似的,登时站直了身子,低着头,声音先大后小地叫了一句。

“你说的那个人叫什么来着?太什么玩意儿?太能死?”姜辛拍了拍孟天和的肩膀示意他坐下,自己绕过木桌坐在了邝小宝旁边。

“叫Terence,是个混血,是个脾气特别好的人。”孟天和抬头看了一眼姜辛,咬着唇,嘀咕了一句只有自己听得见的话——“姜哥是最好的。”

“Terence?混血?我看他是缺心眼儿!”姜辛嗤笑,邝小宝连连附和。

“哦,对了!”孟天和想起什么似的,低头在裤兜里翻了翻,然后将几张让在场所有人都惊到下巴错位的东西放在了木桌中间。

“1、2、3……5!五张?500美金?!孟天和!你哪儿来的!”邝小宝当即攥着钱从条凳上蹿了起来,要不是头顶有芭蕉树的大叶子拦着,他觉得自己能一下子上了天!

这近一万五泰铢!3000多人民币,那、那孟天和今天做什么去了?!如果是去卖……便宜了点儿?可那模样也不像是去……

邝小宝觉得自己再丰富的想象力也替孟天和找不到出一个合适的理由。

“啊,这是Terence给我的,说是感谢我今天的帮助,我说不要,他说就当定金,他刚来这里不熟悉地方,想找个当地人当导游。”

孟天和哪里敢要这“定金”?要不是看在Terence是个潜在的大客户,他就是头皮硬成石头也是不敢接这钱的!

“接!这单子你给我接了!”邝小宝两眼盯着崭新的美金眼睛直放光,心想,一面之缘伸手就放这么多钱,这往后还不知道给多少呢!这是头肥羊!

“那人……脑子不好?”姜辛从邝小宝手中把钱一把薅了回来,大手拍在了桌子中央,把钱压的死死的。

“不不不,Terence知道很多东西,和他聊天就跟看电视似的,能身临其境地去很多地方!而且他长得也很好,这就是相由心生吧!”

孟天和一脸崇拜,姜辛看了一眼,更坚信邝小宝说孟天和喜欢自己是在放屁。

“长得好?多好?好的过姜哥?”邝小宝盯着姜辛的手掌下,身在曹营心在汉。

孟天和一听又脸红了,他立马解释,生怕让人觉得他是个花心的,他说:“是和姜哥不一样的好,是可以用美、漂亮、妖这样的字形容的那样,和姜哥完完全全不一样的。”

“艹?这是男的女的?什么样儿?”姜辛来了兴致,他倒想看看,模样可爱的小天和嘴里所谓的“美、漂亮、妖”是个什么邪物。

“男的!Terence的头发是金棕色的在太阳底下有一点发红,”孟天和回忆他见到田宬的第一眼——一个头顶。

姜辛琢磨着有点眼熟,他一凝眉一垂眼,眼睛堪堪就落在了正拿后腿掏耳朵的狗头金身上。

狗头金正躺在一寸阳光下晒着一身懒肉,那皮毛……金棕色,有点儿红,就是又粗糙又油腻。

就在这时,隔壁马杀鸡店的小博美沿着墙角过来串门,只见狗头金冲姜辛咧着牙花子灿笑一番,一个鲤鱼打挺地起了身,潇洒地甩了甩毛皮……只可惜,那身油腻的糙毛太邋遢,太阳将它金棕色毛发甩出的浮沉渣土照的丝毫毕见!

孟天和继续道:“Terence的耳朵和我们不一样,耳廓上头带着一点点尖儿,特别像妖精!”

姜辛还在看狗头金,只是小博美强行入镜。

“尖耳朵?”姜辛想着,便又紧盯着那博美瞧,博美也是金棕色的毛,比狗头金要红一点,也要干净许多,耳朵么也尖尖的……

姜辛发现自己怎么也想不出对方有个人样了。

“还有呢?”邝小宝听的起劲,催问道。

孟天和觉得自己词穷,尽力描述着:“嗯,他这人个子很高,当然比不过姜哥,可还是很高。但他脸窄窄小小的,下巴尖尖的,像清晨芋头叶尖儿挂着露珠似的。”

姜辛听了一耳朵,可视线完全被那俩狗东西吸引了!

他登时火冒三丈,抬脚把自己身上最新最贵重的人字拖踢向了狗头金,声音震天响:“艹你个废物!你他妈是个公的!屁股撅着让那么个小东西闻什么呢!臊不臊?要脸不要!”

邝小宝顺着姜辛的骂声一瞅,登时乐了:“唉,姜哥,隔壁‘金金’也是个公的!”

姜辛的脸瞬间垮了。

他起身三两步走到不停摇头晃臀的狗头金身边,分了个眼风给那个还不到狗头金半身长的博美身上,提气就冲着狗头金劈头盖脸地一通骂:“你好歹也是个爷们儿,让另一个窄脸尖下巴尖耳朵的爷……呸,不像个爷们儿的东西又闻又拱的,你还有点儿底线没有?你怎么不让那狗东西骑你呢?!狗日的,给我硬起来,骑回去爆了它!”

看着姜辛来的莫名其妙的火气,邝小宝一头雾水,他拍了拍孟天和问到:“天和,姜哥这火气有点儿大啊,是不是看到俩畜生搅和在一起,他……也躁了?”

孟天和还在回忆里没出来,他神游似地转过头冲着姜辛喊道:“对了姜哥,Terence的眼睛是青色……”

“情……色?”姜辛回过头,他现在有些理智全无,听的东西都让这两坨不知廉耻的东西带出了色!

“不不,是青,青黄不接的青!”孟天和一时忘记怎么遣词造句,本能地想起自家原先是在洲沙岛种水稻的,“青黄不接”他从小听到大。

“青黄不接的青?那就是个青光眼?!呵……今儿什么日子,又一个眼神儿不好的?!”姜辛想起海滩上遇到的那个人,也是个窄脸尖下巴的,耳朵没细看,但那副大墨镜支棱着,还拿他当“傻大个儿”瞧,那人可不就是个瞎子么!

“管他青光眼不还是什么眼的,总之是个有钱的,天和,留联系方式了吗?这人必须拿下啊!”邝小宝的世界里才不管旁的人是什么眼,他就只认“钱眼”。

说着,邝小宝奔向姜辛身边,一边吆喝“金金”赶紧走别急色了,一边仰着头看着姜辛,压着声音道:“姜哥,这是个款爷啊,你不是不想那什么天和吗?要不……把这人诓来顶替了天和?反正天和也说那个人长得好看。你看,那人一出手就给天和那么多钱,这眼睛不好,脑子说不定也不灵光,我们……啊,你说是吧,还省的麻烦。”

虽说坑人,但姜辛有自己的底线,弱势群体他是绝对不会下手的。但他心下一想,孟天和这半天的光景就让那个杂毛给迷住了心神,就差撒花唱曲儿地赞美了,这说明对方是个肚子里有货的,和他一样知道怎么跟人“聊天”,这样的人出手就给孟天和那么多钱……到底安的什么心?

“天和,那个杂……混血真说跟你交朋友?就为了让你给他当向导?你没说你也人生地不熟么?”姜辛一把揪住“金金”的后脖颈,把狗提着丢向了门外,顺带啐了一句:“狗东西,心眼子倒是多,想装娘们儿?你可护好你自个儿吧,别到时候被你狗哥上了,再上我这儿讹钱来!”说着,冷血无情地一把将门摔上。

孟天和看着怒气冲冲的姜辛,觉得甚是新鲜,于是一股脑将和Terence的聊天经过一字不差地和盘托出。

“你跟他说了你的遭遇?”姜辛皱眉。

“没细说,那事儿我也没脸提,我只说了继父虐待,Terence当时就伸手抱了抱我呢!还安慰我都过去了。其实那事儿吧,在我这儿早就过去了,姜哥你把我从海里拽回来的时候……就,就都过去了!”孟天和努力让自己笑起来。

那些过往确实都过去了,因为他有了好好活下去,努力赚钱的理由——姜辛。

“抱你?然后就约你了?”姜辛却从孟天和的话里读出了另外的意思,和他之前想的一样——那个杂毛认为孟天和是个好拿捏好哄骗的!

孟天和:“嗯,他说他在这儿计划住一个月,给了我联系方式,说我有什么困难都可以跟他说,他知道我也是才来这打工没多久的。”

“又给联系方式,又给钱?”姜辛心中冷笑。

孟天和继续事无巨细地有问必答:“嗯,Terence不是要在这里住一个月嘛,他说他比我还不熟这儿,所以拜托我问问朋友,给他推荐些值得去的地方,最好能做他向导,他一个人来的,出发前也没做什么攻略,之前就一直在酒店里没出过门。”

姜辛听到这里,已然确认了对方不但脑子灵光,心思缜密,还会步步为营!

就等着孟天和洗干净自动送上门去!

姜辛随即笑道:“那个天和啊,人都给你联系方式了,你就让小宝跟你一块儿,陪着那孤单的旅人四处转转,好好领略一下这儿的风土人情啊,可别糟践了人家对你的信任,知道么?”

说着,他冲邝小宝点了点头。

邝小宝当下明白,这是自己的提议得到姜辛的认可了。

延伸阅读

HelloDeere迪尔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py6n.shtml
HelloDeere(迪尔),他的前世是DER(2010年在香港建立);迪尔&Hel

顺达自控仪表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p5q1.shtml
顺达自控仪表是省高新技术企业,是物位、流量、温度、压力等仪器仪表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靼菲娜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g5zt.shtml
靼菲娜皮具加盟总部是一家集研发、生产及销售(箱包、女包、女式包、时尚休闲包、韩版包、

煜腾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gd9q.shtml
浙江煜腾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解决用户采暖和中央热水系统及太阳能与建筑一体化方

圣蒂罗墙纸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gupk.shtml
圣蒂罗墙纸以其产品图案设计新颖,图案压花逼真,层次感强,产品花样更新快以及良好的产品

豪盾汽车改装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gurd.shtml
产品性能:·能在变速箱内金属活动面生成坚韧的保护膜,减少摩擦产生的动力损失。·保护密

柯菲地板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utn2.shtml
柯菲地板加盟优势泉发木制品(深圳)有限公司是专业经营高级企口无尘实木地板的外商独资企

耕夫鲜果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gid.shtml
耕夫鲜果凭借产地直采的优势,为顾客提供当季最新鲜的水果。耕夫鲜果在这个o2o经营模式

凯斯瑞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panp.shtml
凯斯瑞太阳能硅胶板系广州华米光伏设备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是一家生产硅胶的生产厂家.产品

吉康加盟  http://www.modellbahn-ulm.com/aupk.shtml
吉康按摩器总部以诚信、共赢、开创经营理念,创造良好的企业环境,以全新的管理模式,完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七个姐姐是漫威大佬第三章在线阅读

    云棠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完全消化了黄棠的武学传承,并且还接受到了一部分游历记忆,也看到了她的灵魂进入君云棠身体之后,和君云棠灵魂的融合的情景。并且发现,如果君云棠和她抢夺身体的控制权的话,她基本上是没有胜算的,不仅是因为这副身体一直都是君云棠使用的,还是因为那时她的灵魂是在沉睡状态下的,而且君云棠实

  • 王爷,教主大人驾到之公子夜(5)

    凤九歌走到窗边,身影一晃消失在了夜色中。瑶城上空,明月皎洁,不时闪过鬼魅般的身影,那速度快得决不逊色于一流的内功高手。夜半时分,一辆精致的马车出示了华阳宫的宫牌,出了皇宫北门。护送马车的这些人,自然都是灵姬信得过的人。晌午刚至,一辆精致的马车停在了逍遥王府正门处。风尘仆仆的舞王跳下马背,恭恭敬敬地立

  • 快穿之女配的品德脱出

    扫清了前方大多数的怪物,但还有一大部分没有清除,它们要么在后方前仆后继,要么在矿洞的穹顶上悬挂着。怪物们对两个人垂涎欲滴,它们相互紧挨着,足镰相互碰撞,像是人类在山珍海味前摩擦着刀叉,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该死的——”阿贤颤抖的举着枪射击,腰腹处的疼痛影响着他的行动,射出去的子弹基本**描边,没中多

  • 天才公主之倾城世子妃之血战野狼(9)

    熊熊的大火烧了近几个小时才进入了尾声,期间有不少盗贼从火势中冲了出来,但是被山下严阵以待的士兵轻松刺杀,这一仗可以说是完胜,但是姬天玉却是皱着眉头。姐姐姬文婷很不解,问道:“怎么,打胜仗了,怎么还是那样不开心?”姬天玉说道:“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姐,刚才冲出火势的盗贼中是不是没有什么高手?”“是啊,最

  • 东宫嫡妾(重生)泼脏水

    “非哥不好了!出事了!”蔡胖子捧着手机冲进李非的卧室。“怎么了?”李非揉着头,昨晚搬新家跟李德他们喝酒都喝得断片儿了,只有酒精过敏的蔡康得以幸免。“呼……是博爱会!”说着喘了口气’“博爱会官方微博说你没有社会责任感,还……还串通学校考试作假!你的微博也被人肉出来了,都快被黑成翔了!”李非闻言笑着对蔡

  • 夷水悲歌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四桥:希望微绽梦。无尽黑暗,只有那么一点点的光亮。圭看见到冈子浑身湿漉漉,向他爬过来。冈子轻声得说:“冷,我好冷。”圭并没有惊醒,而是抱着她。然后痛哭。他多么希望,这不是梦。当晨曦照进来,可以看见满地的狼藉。只有酒瓶子和烟头,没有其他。当太阳慢慢升高,日光更加刺眼。圭被迫被拉回这残酷的现实。三天了

  • 穿越之求仁得仁之风铃

    黄昏过后,远处的群山闪现障碍,风吹树,沙石滚滚,窗前有一片灰尘,云明叫她的女佣关上门窗,又打扫了原来的房间,洗了个澡,坐在床上练了一会儿。在巩固你的力量之前,不要停止练习。当我走到窗前,我听到窗外的风在呼喊。我偶尔会有一只野猫在哭,尤其是婴儿的哭声,这是非常可怕的。云明没有打开窗户,吹灭灯,躺在床上

  • 守护甜心之魅影三公主梵度金书(下)

    “我是你外公,你妈妈是我惟一的女儿。”白衣老者对晴儿说。“唿——”楚天刚冲到离白袍老者身后五米远的地方,就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击中,身形再次飞了起来。“你妈妈不在了,你还记得她吗?我找了你很久。”白袍老者接着说:“你现在可以跟我回家了。”“不,我不要你,我不认识你!”晴儿大哭,“放开我,我要哥哥……”

  • 凛冬散尽星河长之卫华的逆袭

    天荒大陆在千年里共发生过三次大规模的修士之战,其中北荒沙漠的古战场规模最大,因为战场是在千里黄沙之上,被掩埋在沙地里的宝物最为丰富,近千年里吸引了无数的拾荒者。此时在北荒古战场的某处沙丘之后,一名黄衣少年匍匐在炽热的沙地上。他面容憔悴,双眼紧盯着前方,干裂的嘴唇因为紧张轻微发颤。少年叫卫华,是青阳宗

  • KPL巅峰王者在线阅读嬴荒,你找死吗?

    山中无甲子,世上已千年!嬴政再次醒来,已经过去了三天之久,深呼出一口气,满脸轻松地笑容,“少林武林《易筋经》,果然名为虚传,当时花几个千块买的东西,还真是超值啊!”屈指一弹,一道赤红的火焰真气,自指间轰然崩出,轰在面前的石壁之上,“嘣”崩裂的火焰指劲划过,却石壁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划痕,双拳轻轻挥动,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