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tfboys之侦探事务所在线阅读妙手能解连环

作者:甜甜的向日葵草莓酱 来源:17K小说网

写在前面

今天看到有的朋友说,这里的老八、老九怎么这么讨厌呀,我、我、我,冷汗直冒呀,其实也没想把他们写成很讨厌的人,因为我个人还是很喜欢他们的,并不预备把他们当成反角来写,所以,喜欢他们的朋友,千万不要扔什么鸡蛋或是西红柿之类的过来,一定要扔,好歹先知会一生,我打个伞先。

还有,就是老四和老十三,关于他们何时出场的问题,我想,婉然的伤痊愈之后,也就差不多了。问婉然的伤什么时候好,那对不起,请直接和她联系。

一顿板子过后,最大的好处就是,我终于在短期内结束了自到康熙年间以来,就一直坚持的劳役工作。

良妃的这顿板子,多半也是打给别人看的,所以,虽然当时很痛,但过后几天,恢复也满快的,看着我又照常的吃饱睡、睡醒吃,碧蓝忍不住笑我是猪的转世,不然不会这么没心没肺的,记吃不记打。

其实我怎么会不记得打,虽然没有皮开肉绽,但这么多天我仍然只能趴着睡觉,也足以说明古代刑罚的严苛。早知道会这么疼,当初我就该很不小心的踩那个该死的九阿哥两脚,不,三脚、四脚也不多。

其实我也该怨恨良妃的,毕竟这板子最后还是她做主赏给我的,但是,这些天,各种补药和滋养身子的美味总是源源不断的送来,在我半梦半醒的时候,也总是有人悄悄来到我的身边,用手轻轻探探我的额头,看我有没有发烧,然后又悄然离去。不过那人不知道,我的觉向来是极轻的,何况这些天夜以继日的睡,所以每每她一转身,我已经清醒了。那纤柔的身影,我看过一次便不会忘记,良妃。

每天趴在床上,当然是极其无聊的事情了,所以我清醒之后,就一直想找点东西玩玩,不过,当然是一直没找到什么了。

醒来的第三天,一个眼生的丫头来到了我的房间,进门便放下了诸如生肌散之类的大瓶小瓶的外用、内服的治伤灵药,要不是我醒来的日子里,已经弄清楚其实自己伤的没那么严重的话,乍一看这么多药放在眼前,恐怕要以为自己小命就要交代了。

“这位姐姐,请问,这药是谁送给我的?”我问。

“这位一定就是婉然姑娘了”,眼前的姐姐露出非常温和的笑容,“我是在十四阿哥那里当差的,姑娘可以叫我燕儿,十四阿哥昨儿听说姑娘受了伤,当时就想过来探望,不过又想着姑娘如今有伤在身上,多有不便,只得派了奴婢来,带了些治伤的药。十四阿哥说了,这些药不值什么,姑娘只管多多的用,赶明还叫人送来,只是别落下什么病根才是。”

我心头一热,不由的想,还是十四阿哥最好,事事都惦记我,如今我只是伤了,便送来小山一样高的药,我想,这些要足够我用好多次了,不对,呸、呸、呸,真是乌鸦嘴,这种事情,难道还想有下一次,坏的不灵好的灵,坏的不灵好的灵。

看着我自念念有词,燕儿吓了一跳,忙走过来问:“婉然姑娘,你没事吧?要是那里不舒服,我这就回十四阿哥,请个太医看看可好?”

请太医?不用了吧,我从小就最怕看医生了,每每一进医院的大门,重感冒立马变成轻感冒,轻感冒简直可以装成是没事人一般了,还是不必了。

我迅速停止了自言自语,说:“谢谢燕儿姐姐,这么大冷天跑了这一趟,我已经大好了,再过几天就可以下床了,还请姐姐替我拜谢十四阿哥,赶明我能下床,一定去道谢请安。”

见我说话时头脑还算清楚,燕儿点了点头,告辞出去了。偌大的房间里,便有单单剩下了我一个人。

触手可及的,是桌子上的各色药瓶,随手抓了一个,在手中把玩,猛然想起那天小福子的话,正月初九,就是胤祯的生日了,我既然知道,自然要准备一份寿礼才象样,何况,算算我躺着的这些天,距离除夕也没有几天了,得马上准备才是。

名贵的礼物,我没有,即使有,想来胤祯也不会觉得稀罕,所以最后我决定亲手绣个荷包给他全充礼物,送礼之道,贵在一份心意。

晚上央求碧蓝帮我找了块料子,只是花样却总不能让我满意,龙那种复杂的花纹我做不来,牡丹之类的又太俗气,最后,倒是想起还在现代时,学了几年的写意画,天分有限,其实也不会画什么别的,不过喜欢荷花的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到是练了几年,没想到,还有派上这种用场的那一天。

花了半天的时间,终于画好了样子,一朵荷花,几片荷叶,感觉还算清爽,荷包的大致样子,我看别人做过,并不复杂,只是以前看别人做荷包时,用的料子都是有花纹的现成绸缎,所以也不知道该先绣花还是该先把荷包缝好。

比量了手里的花撑子,决定先绣好花再说。

看着没有几瓣的荷花,绣起来竟也很耗费功夫,早知道就应该画个骨朵,能节省不少力气。

就这么每天趴在床上,除了吃饭、睡觉之外的时间,一边玩一边绣,当作消遣,也就不觉得累了。

只是没想到的是,卧床不过几日,我的屋子里,便来了不速之客。

************************

这天黄昏,我不喜欢冬天的最大原因就是,天黑得太早,而且我们住的屋子都是偏房,又低矮,到了这个时候,便失去了光线,手里的工作兼玩具就不得不停止下来,宫里几时掌灯是有规矩的,这段时间,只能用来发呆。

碧蓝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自从我受伤之后,便把我白天可能需要的东西都放在了我一伸手就能够到的小桌上,这样,我当然也乐得赖在床上。

不过人有三急,这该起来的时候,还是少不得要起来的,于是黄昏时分,我小心的爬了起来,尽量的挪动着脚步,不过,缺乏运动的双腿,还是老实不客气的打着颤,而且,大腿上的皮肉,也在表示自己的不满,以为已经好的患处,没动上一次,总是撕裂般的疼痛。

屋子外有人轻轻拍了两下门,我没太在意,以为是碧蓝回来了,叫了声“进来”,便自顾自的挪着步子。

身后门开了,一阵冷风猛的袭来,只穿了深蓝色单薄宫装的我不仅哆嗦了一下,还没回头,门又轻声的关上了。

这几天都是碧蓝扶着我走路,难得今天自己竟然也恢复得可以走上几步了,我有点得意的说:“碧蓝,你看,我今天可以自己走路了。”

身后的人并没有说话,同时,我也觉得奇怪,身后虽然没有眼睛,但是却能够感受到一屡摄人的目光,不对,我猛的回头。

身后的不远处,木椅上此时已经端坐了一个人,在这里来去自如的人,除了八贝勒胤禩,当然不做其他选择了。

看到我吃惊的神情,他忽然笑了,说不出那笑容给人的感觉,有点嘲讽、也有些单纯的好笑在其中吧。

我有点生气,加上这几天一松懈,在古代强制灌输的礼节也就忘到脑后了,也没请安,直接就问:“贝勒爷今天怎么这么有空,竟然有空到这里闲坐?”

“我来给额娘请安,听说某人因为没有规矩被责罚,如今呆在床上一动不能动的,无论怎么说,也是我额娘身边的人,多少也该关心一下,不过现在看来,你活蹦乱跳,看起来,也没什么事情,明天应该就可以正常当值了吧。”

“什么?明天就让我当值,我可还是个地道的伤员,真是没人道的家伙。”我顺嘴就吼了出来。

胤禩的脸色猛的一沉,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嘴,果然祸从口出呀,听听,我又对这位足以操纵我生死的主子,说了什么。

意识到惹祸的同时,我下意识的瞄了眼四周的情况,看看有没有逃走的可能,就这一眨眼的功夫,眼前人影闪动,那个被我又一次得罪的胤禩,竟然已经站在我半尺之内的距离。

怎么康熙的儿子,都像会哪个什么乾坤大挪移神功似的,刚刚明明还距离我很远,一眨眼的功夫,怎么就换到我跟前了呢?

我困惑归困惑,但是依旧谨慎的盯着胤禩,等着他的行动,所以,当他的右手一抬的时候,我本能的向后跃开,我总不能在自己的身上旧伤未愈之际,再在自己唯一还能看的脸上,留下火热的五指山吧。

不过我反应过快,事实证明,也是不明智的,因为我现在有个大大的弱点,就是腿脚虚软无力,而且伤痛严重,这猛的跳起还可以,着地就有了问题,在感觉到脚落地的同时,身子也软软的倾向一侧,目标正好是那个被挪到床边,每天给我很大的方面的方形桌子,其中的一个标准的直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劫难逃呀,我可爱的脸,唯一来得及做的事情就是闭上眼睛,不去看亲吻那尖锐的直角的过程,这样也许就不会太疼也说不定。

三十秒、一分钟、一分三十秒,我的脸还是没有如期的亲吻桌子,这是怎么了。

耳边一个带笑的声音响起:“睁开眼睛吧,还以为你真的什么都不怕呢?现在又不敢睁眼。”

闻声,我的眼睛听话的迅速睁开,原来我还好好的站着,不过腿上没什么承重的感觉,大半的重量,都转移到了别人身上,这个别人,此刻正扶着我,以一种非常暧昧的方式,不用说,所谓的别人,当然是胤禩了。

我不敢抬头,就是这样,依然能感觉到他的呼吸,虽然我的身体还是个十三岁孩子的,没有发育的小小的,但是我的灵魂不是,所以,我的脸开始发烧。

尝试着向后挪动脚步,以摆脱这种让人尴尬的状况,胤禩很配合的也在同时松开了手,只是,我不争气的腿,又一次拆了我的台,我的身子又直直的向后摔去。

隐约听到一声叹息,然后我的眼前一花,人已经被轻轻抱起,然后又趴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这次,胤禩没有再说什么招惹我的话,只是随手拿出了个小盒子放在我的床边,说了声:“我看你暂时还是不能当值”的话,转身去了。

等到关门的声音传来,我才把自己的头从被子里抽出来,缺氧的状态在一瞬间解除,人就处于一种又清醒又朦胧的状态。

床边的小小木盒,提醒着我刚刚发生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的,我有点懊恼的那过来,打开,木盒里,安静的躺着几样东西,一个白玉小盒,上面刻着几个很美篆字,遗憾的是,我一个都不认得,羞愧呀,现代社会的所谓知识分子,回到过去,竟然成了新新文盲。不过字我虽然不认得,但打开小盒盖,那黑赫色又有点透明状的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药膏,我估计是外用的散淤类的药物。

另外的东西,却让我着实愣了,几个形状各异的解连环,所谓的解连环,称得上从古到今的智力**了,若干金属丝编成的圆环,相连成串,常见的有五环、七环、九环等等,我手中的,正是最流行的九环。

会收到这样的一份东西,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手里摆弄着解连环,心里忽然一酸,还记得,第一次看到这个玩意,是很小的时候,跟在年纪也不比我大很多的舅舅身后玩耍,舅舅为了哄我,不知从那里找了一副九连环来,当然,从小到大,我惟一能解开的只是后来研制的两环的那种,但是那副九连环却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中,只是不知道,今生今世,我还能不能够回去,回到那个有我的父母家人、同学朋友、电脑电视的时代去了。

伤痛让人变得异常的脆弱,到古代以来,第一次,我泪流满面,想家,好想家,也想我的爸爸妈妈,只是,回家的路,我却全然不知,我要怎么才能回去呢?

那以后的几天,我白天就忙着绣我的荷包,傍晚把玩九连环,不过当然是没什么战绩了,连环在我手中,依旧是连环,忽然很佩服齐国的那个王后,解不开,但是还有很多其他的办法可以弄开它,不过她手里的连环是玉的,一砸就断,我手里的,却是金属丝的,只能智取,不能力敌呀。

不经意间,想起许多年前读的一首词:

怨怀无托,嗟情人断绝,信音辽邈。

信妙手能解连环,似风散雨收,雾轻云薄。

燕子楼空,暗尘锁一床弦索。

想移根换叶,尽是当时手种红药。

汀洲渐生杜若。

料舟移岸曲,人在天角。

漫记得当日音书,把闲语闲言,待总烧却。

水驿春回,望寄我、江南梅萼。

拚今生、对花对酒,为伊泪落。

延伸阅读

LOL:先手就变强在线阅读打劫  http://www.habobo.cn/ayoj.shtml
小偷倒也自觉,看司机将车停住了,迈步向后门走去,众人都以为他就这么下车了。突然,小偷

[综]菊丸猫猫在诚凛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habobo.cn/puaq.shtml
神秘女子说到这儿,也刚好把东西吃完,她喝了一口酒,道:“怎样,很戏剧化的相遇对不?”

总裁乖乖别追我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habobo.cn/s538.shtml
题记:又到花事匆匆时,不语零落,落红皆胡尘。春去秋来无意绪,朱颜镜里过韶光。不恨春愁

百夜清秋了事欢之第三章  http://www.habobo.cn/shpk.shtml
福泽谕吉正在思考一些玄而又玄的事。假使有一天,你突然拥有了未来的记忆,而那份记忆主要

源星4250X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habobo.cn/duqo.shtml
“欢迎使用你行你来系统,2233号为您服务。”一股机械音传入脑海,简言瞪大眼睛,不敢

大佬总想和我炒CP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habobo.cn/khe.shtml
“嘘……让我们悄悄过去。”大孩子带着小孩子蹲在窗外试图接近会客厅,现在是下午三点,根

狂武圣剑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habobo.cn/gcqp.shtml
世人皆道李璟专宠于她,是迷恋她的美色。而只有她和李璟知道,李璟早在她入宫之前,便喜欢

[主欢乐颂]阿诚的欢乐(悚)之旅[伪装者]之路飞,路飞!  http://www.habobo.cn/xu16.shtml
时间总在悄无声息间流逝,两天的时间并不短,可也绝对不长,江晨就这样在静养之中度过。主

我凭颜值养活1亿人之第七章  http://www.habobo.cn/bedx.shtml
孙廷雅眨眨眼睛,“恩,我的解释。”这无辜的表情让沈沣点了点头,笑道:“明白了。”明白

从屌丝富二代到世界首富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habobo.cn/gd3h.shtml
“视频我们都录下来了。”华宁和助理晃了晃手机。“我妈现在肯定咬死了这事儿跟他儿子没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养母难为第八章在线阅读

    “这场战斗倒是光棍的很。”奎祈扬了扬嘴角,道。“这两人只怕手都没牵着吧。”荧川笑道。“你这话说的,打架又不是谈恋爱。”奎祈翻了个白眼,朝他比了个中指。“下一场是谁来着。”荧川倒是不想与他在这种问题上多做纠缠。方才见着这入学考核大概也是点到即止,让他悬着的心倒是放下了。想来想去,自己若是打不过,最多躺

  • 我的外公外婆之明白

    秋颜带着满腹的疑问回到了沁芳阁,屏退了众人,让念珠留了下来,思索片刻后问道“念珠,我之前糊涂,也不想认识这侯府的人,今天去请安,见各位长辈对我如此宽厚,心里也觉得欢喜,加上我病好后,觉得既然嫁给了相公,就要好好为他打算,不能拖了他的后腿,这侯府的关系是怎么样的,你现在说说看,我以后好好注意”。念珠听

  • [综]白月光的花式洗白史之隔空取物(9)

    “呼”“呼”“呼”顾祁喘着粗气,拼命的跑。不知道跑了多久,跑到哪了。只是觉得跑了很久,却还没跑出这座山。“天为什么还没亮,怎么办?怎么办”顾祁的心里越来越着急。尤其是想到云痕灵死了,死的很惨,他不禁的更加着急。虽然目前这座山上没有人,但是等到天亮或者日后的某一天,肯定会有人来这里爬山的,到时候若是发

  • 客栈情缘之青云门

    夜深人静,周宣的房间仍旧是烛光闪动,为凄清且寂静的夜晚增添了一抹不可思议的温柔。周宣所在的院落独占王府一处,水榭楼阁,亭台矮山,一应俱全。夜晚府上的奴仆是不允许擅自走动的,四处回廊都掌上了灯,温和且森然。“吱—”周宣闪出房间,孱弱的身躯在月光下更显单薄。他身披外皮,不多时轻车熟路的寻了一处静谧坐下,

  • 如醉人生之试剑(5)

    “锵”青年手指轻挥,长剑出鞘悬浮在半空中,翻身一跃,落在长剑上,御剑飞行带着九个被选中的人进入石碑后面,沿着弯弯曲曲的小道消失在枫树林中。“呼…”随着压力远去,石碑前的一群少年众人都长出一口气,而站在前面的少女则瞬间瘫坐在地上,羡慕的看着进去的少年。“聆道阁果然高深莫测,御剑飞行的强者我也是平生第一

  • 小童工第6章在线阅读

    【林昱撤回了一条消息】神豪:【我拿着手机,我不瞎。】林昱:【我刚按错了。】神豪:【嗯。】林昱给沈南的备注名一直是神豪,想了想他决定改掉,必须时刻提醒自己保持冷静,于是他把沈南的备注名改成了【债主】。林昱:【明天几点在哪见?】债主:【十点】债主:【坐标】沈南给他发了个坐标,林昱看着新备注,满意的点了点

  • 三国之大成就系统之第六章

    自从茉莉和地藏的之间挑明之后,两人的关系有着突飞猛进的发展。“亲爱的。你有没有想过换一个地方住?”一天在地藏约茉莉出来吃晚饭的时候,他突然这样问道。“啊,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本来在吃东西的茉莉有些怔愣。“我就是觉得你现在住的地方不太好,地方也太拥挤了住的人也多,不太安全。”地藏把剥好的虾放在了茉莉

  • [HP]谁动了我的身体在线阅读第八章

    “嗨,我叫余永辰,你呢?”面对美女,余永辰便会加上一句,请叫我永辰,或是辰辰。蓝幽泪看着这个大男孩,居然说嗨,不禁想到那个叫张什么的变态男。永辰看到蓝幽泪的反应一惊,对自己的电眼丝毫没有反应,莫非是太自卑了,所以故意表现的很镇定吗?算了,反正自己对这种被人掩埋的平凡丫头没兴趣,更何况这里又是美女如云

  • 桑树微甜第4章在线阅读

    “你们有大麻烦了。”寥寥几个汉字打在大屏幕上,却显得格外黑白分明。字体的排布虽然整齐但也谈不上精致,很明显是手写体。凭空在纸上出现的字,显然惊吓到了不少人。年轻军官叫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狄井然解释道:“通过某种特殊的方法,我正在以这张纸为媒介,与另一个人即时通讯中。”听到是在与“人”通讯,不

  • 开局被秦始皇绑架了在线阅读第5章

    肖衡勉强笑道:“已经不妨事了。”他说着便要起身,只是这具身体被折磨多年,如今重伤初愈,虽然已无大碍,手脚却不太灵活。他十分要强,硬撑着下了床。谁知右脚着地时微微一扭,整个人眼看便要跌倒。司明绪眼明手快,伸手一带一搂,少年便跌倒在他怀里。肖衡的脑袋埋在司明绪怀里,闻着他身上清淡的寒梅冷香,一时间有些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