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综英美]论魔王的自我修养卑微的矛盾

作者:夏尔的黑执事 来源:晋江文学城

白雪皑皑的南极洲大陆上,两个暗黄色的身影正在快速的移动着。

“按照现在的速度,还有多久可以到达你所说的科考站?”独孤墨通过通讯器向雅典娜提问。

“不出意外的话,还有30个小时。”雅典娜回答道。

“你能确定那个科考站会有补给物品吗?”独孤墨语气中透露着怀疑。

“按照战争时的记录来看,原美国的塞普尔站在战争中的损坏程度是45%,这45%的损坏几乎全部是防卫设施,生活设施并没有大面积损毁。而且在南极基地的资料中,并没有任何记录表明,战后联邦政府曾经出动部门清理过科考站。因此,科考站有很大的几率存在着补给品,并且数量应该还很可观。”雅典娜分析的十分透彻。

独孤墨点了点头,说道:“好的,老天保佑!”

“老天保佑是无效的,你更应该关注的是意外几率。按照之前计划的时间来计算,南极基地的驻军应该已经出动了。不出意外的话,他们追赶上咱们的时候,应该是咱们在塞普尔站补给完毕后的6小时,塞普尔补给站的补给与之前遗留的雪地运载车可以让我们安全的甩掉他们。如果塞普尔站没有可用补给,或者遇到了无法解决的问题,那我们将会被南极驻军就地击杀。”雅典娜及时的泼出了冷水。

独孤墨语气烦躁的又说了一句:“老天保佑。”

正如雅典娜所分析的,就在独孤父子逃离的10个小时后。南极驻军在例行检查时发现了异常。两套保暖服的定位系统在上工时间依然显示停留在工棚内,这一现象马上引起了驻军的注意,他们立即派出一个小队来检查情况。结果自不必说,当他们冲进独孤父子的工棚内时,屋内空无一人,桌子上的两个定位装置还在闪烁着红色的灯光。

卢卡尔接到消息后,眉头紧皱的对副官说:“派出搜索小队地毯式搜索,找到逃跑痕迹后,立刻通知我。”

随着命令的传达,南极驻军基地立即忙碌了起来。12支装备精良的十人搜索小队向四面八方飞驰而去。很快他们便带回了消息,经过细致的搜索,从高原向南极半岛方向,有很细微的保暖服行进痕迹,按照对痕迹的细节分析,出逃者至少已经向该方向行进了13个小时。

“集中人员,全力追击。”卢卡尔对着通讯器对面向他汇报的小队负责人说道,“另外,尽量不要射杀他们。最好是把他们逮捕押送回来,我要亲自审讯。”

十个小时后,就在南极基地驻军全力追赶独孤父子的同时,一艘中型破冰快艇正在大西洋上航行着,舱内的一个纤细男子正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热可可小口抿着。

“还有多久可以登陆?”纤细男子呼了一口气,向正在聚精会神盯着仪表台的驾驶者问。

“不出意外的话四个小时左右靠岸。”驾驶者机械的回答。

纤细男子挑了挑眉毛,放下杯子转身走向舱内一角的工作台,自言自语:“时间还够,我还可以擦擦我的老伙计。”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推移着,独孤父子精神紧张的奔驰在南极的雪原之上,漫天的风雪与满目白皑皑的周遭,让他们慢慢的失去了对时间与距离的感知。他们只能按照计算好的路线移动,意识逐渐的麻木起来。这麻木又渐渐的让他们出现了一种焦虑,焦虑到开始怀疑是不是已经迷失了方向,是不是已经失败了,会不会在不久后成为这片大地上的两块冻土。

“还有多久?”独孤慕苏开始烦躁不安。

“还有三个小时。”雅典娜回答。

独孤慕苏竭力远望,企图在风雪中看到一丝考察站的踪迹,但是他目力所及只能看到一片令人绝望的白色,与之前几十个小时内看到的白色毫无二致:“连一点痕迹都看不到,咱们是不是走错方向了,雅典娜,你是不是弄错了,其实根本就没有那个什么科考站,你是不是在耍我?我就知道,你们人工智能根本就不可靠!”独孤慕苏的语气激动中夹带着消极。

独孤墨听到独孤慕苏的话之后,用安慰的语气对着通讯器说道:“马上就要到了,打起精神来。”

独孤墨说完之后,安静的等待着独孤慕苏的回应,但是他却只得到了一片静默。面对自己儿子的反应,他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他自己的情绪也很糟,却必须要在此时展现出积极自信的状态,这种逆向的表达与其得到的消极回应对撞后,令他本就隐隐担忧的情绪里又徒增了一丝愤怒。

“臭小子!”独孤墨再也按耐不住的吼道。“如果你14岁我不会对你有任何的失望,因为孩子本就不该承受恐惧与压力。但是你已经19岁了,不再是孩子而是个男人。如果一个男人被恐惧所产生的绝望与焦虑打败,那么之前的那些豪言壮语就是个笑话,同时这个男人也就成了一个笑话!你想让我把你看做一个笑话吗?你想让我后悔为你做这一切吗?如果是的话,那我们还不如现在就停下来,走出这个破烂壳子,变成两块南极的冻土好了!”

话说完后,刚释放完负面情绪的独孤墨心中便涌起了一丝后悔,虽然他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可是对方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就算已经19岁,但在他心里依然只是个孩子。

通讯器的那一端伴随着嘶嘶啦啦的电流声传来了独孤慕苏的声音:“爸,对不起。”

“没关系,爸的话说重了。”独孤墨愁眉不展的嘴角上扬说道。

独孤慕苏听着自己父亲略带歉意的回话,调整了一下心态说道:“爸,一会儿到了科考站,一定要好好的吃点东西,对了!真希望那里可以洗澡!”

虽然是句强挤出来的玩笑言语,可在独孤墨耳中却异常悦耳。他撒然大笑的回应道:“那是必然的!”

苍茫大地上,暴风雪的呼啸如凄厉鬼哭,保暖服内,父子苦中作乐的笑声春意盎然。

时间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如果在备受体肤煎熬或处于精神困境时,任何人都会觉得它前进的非常缓慢,反之则会觉得它流逝的飞快。雪原上的独孤父子就处在前者的状态中,不过就算再怎么觉得缓慢,那始终只是错觉而已,它终究是在持续的推进。在独孤父子度日如年般的经历了漫长的45个小时之后,自动导航的保暖服缓缓的停了下来,紧接着,父子俩听到了一段毫无感情的天籁之音:“我们已经到达科考站旧址上方,它就在脚下的17米深处。”

父子俩收到讯息之后,精神立即一振,马上操作起机械臂,开始向斜下方向挖掘。在奋战与摸索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独孤墨的机械臂突然触碰到了一块硬物。

独孤墨面露喜色,急忙用机械臂将面前积雪扒到一边,一块带有铆钉的金属板露了出来。

“就是这里!咱们找到了!”独孤墨兴奋的叫了起来。

独孤慕苏闻言,也是双眼放光的加快了挖掘速度。在父子二人的合力挖掘下,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他们便顺利的找到了那已经冰封了几十年的大门。

父子俩操作保暖服的机械臂拉住两扇大门上的应急扳手,然后将动力输出开到了最高,在机械臂强有力的拉抻之下,厚重的基地大门轰隆一下应声而开。

独孤墨打开强光照明向门里照去,仔仔细细的站在门口将内部的情况检查了一遍,在确定内部除了凌乱的器械和三具腐烂的尸体之外没有其他东西之后,一步踏进了这个曾经声名显赫的极地科考基地。

随着两人进入科考站,雅典娜的声音再次响起:“能源供应装置的设备间在前方走廊的尽头,你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那里启动备用的反应堆。”说完便将整个基地的平面图投射在了保温服的面罩上并且标明了路线导航。

独孤父子自然知道,想要在这里进行补给与休息,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恢复能源。在天气如此恶劣温度如此低的地方,如果不恢复能源,那就意味着他们将无法启动基地内包括供热、照明等诸多生活设施。所以父子俩立即按照提示向设备间寻去。

在又一次用蛮力打开设备间大门之后,父子俩走进了漆黑一片的设备间。独孤墨借着手电的强光在设备间里找寻着反应堆的操作台,当他站到操作台前的时候,他看到一具手持消防斧的尸体倒在操作台前,而消防斧则深深的劈入了反应堆的线路箱内。

独孤墨端详了一会儿之后,先是带着疑问的嗯了一声,然后恍然大悟般的向雅典娜提问:“刚进到基地时,你直接说启动备用的反应堆,也就是说你知道主反应堆设备已经彻底的毁坏了对不对?”

“是的,我知道。”雅典娜说。

“咱们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你怎么会知道呢?”独孤墨眉头紧锁,双眼依旧看着那具尸体,“而且你并没有让我们维修主反应堆或者重新启动主反应堆,那是因为你知道主反应堆依旧是被摧毁到无法修复了是不是?”

雅典娜冰冷的回应:“不要围绕着一个问题重复提问,这样非常浪费时间。当年对科考站下达清理指令的是我,所以主反应堆被人为摧毁这件事我必然会知道。另外,之前行进路上对你们有所隐瞒的原因是顾及到你们的心态。”

虽然独孤父子早就想到了会是这个答案,但当亲耳听到始作俑者的肯定回答后,内心中依然还是涌上了一股夹带着无奈的仇恨。曾经无情屠戮自己同类的敌人如今却成为了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这种矛盾的屈从何其讽刺。

“好的,我知道了,告诉我怎么启动备用能源吧。”内心五味杂陈的独孤墨语气阴沉。

“房间最右边角落有一个备用设备箱,打开它,找到一个红色的线路保险连接插头,用它替换掉主控制台左手边应急能源箱里的红色插头就可以了。”雅典娜说道。

独孤墨点了点头,随后立即按照雅典娜的指挥行动了起来。很快,科考站的能源供应便恢复了。在所有的灯都亮起的同时,基地的广播系统也响了起来:“监测到室内温度过低,供暖系统现已启动至最大功率,所有工作人员在未得到系统通知之前,请勿脱下保暖设备。”

独孤父子在看到恢复供电后,便起身向最初的大厅走去,为了不耽误时间,他们决定在等待温度上升的期间,先确定一下基地内现有的所有物资。

就在这个时候,雅典娜的声音再次响起:“一会儿你们需要把我与主电脑连接,我需要从程序内关闭他的自防卫系统。”

独孤墨皱着眉警惕的提出疑问:“那是什么东西?”

雅典娜回答:“科考基地的备用能源会在启动12个小时之后开启基地自检系统,如果系统检测到主能源系统没有恢复工作的话,它会开始扫面基地内部的情况,以此来判定基地是故障未能清除,还是遇到了未知的危险情况。现在你们的国家已经没有了卫星网络,这里的无线网络也就无法使用了,没有网络媒介,我就无法无线连接基**程序,那么这个基地的所有运作全部都会交由它自带的程序进行判定。内部状况现在的这个样子,系统一定会判定为有入侵者。一旦判定为被入侵,我们这些没有任何可识别身份标示和代码的人,都会被系统视为入侵者,随即抹杀。”

“你不是说防卫系统已经全部损坏了吗?”独孤墨冷语问道。

“刚解释过了,跟着我的指示走就好了。”雅典娜说完便再一次将主控制台的位置导航投射到了面罩之上。

独孤父子按照雅典娜指引的路线来到主控制台前,并按照雅典娜的指示将备用工具箱内的数据线取出,就在准备连接时,独孤墨的动作突然停顿了。

“你在怀疑我还是在怀疑你自己?”雅典娜察觉到独孤墨的举动问道。

“我自己。”独孤墨闻言叹息着吐出了这三个字,然后满怀怒意的用力将手中的插头**了接口之内。

延伸阅读

E炫银饰加盟  http://www.b9d.net/6wbo.shtml
E炫珠宝是台湾知名珠宝企业,专业从事铂金、K金、925银饰加盟及镶嵌设计、制作、加工

咭中咭磁卡饰品加盟  http://www.b9d.net/afo6.shtml
公司创建于1990年以生产智能卡、办公文具、广告礼品、赠品等工艺品为主。1996年,

Segovia加盟  http://www.b9d.net/nlxh.shtml
Segovia吉他是深圳市酷班臣实业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生产计生用品、精美手表1:

木林森加盟  http://www.b9d.net/avo7.shtml
简约、流畅、时尚的设计风格与天然质感圆满结合,很尽构成每一丝自然与舒适。木林森将欧陆

满术堂推拿养生馆加盟  http://www.b9d.net/uhyh.shtml
推拿又称按摩,古称按跷,案扶,有几千年历史,推拿是以中医脏腑,经络理论为基础,以辨证

河北金麦佳小吃糕点培训学校加盟  http://www.b9d.net/gqmy.shtml
邢台小吃学校,邢台糕点学校,邢台厨师培训学校。邢台金麦佳小吃糕点培训学校位于邢台市桥

7度银饰(七度银饰)加盟  http://www.b9d.net/6qz6.shtml
深圳市七度银匠世家实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银饰加盟品及服饰配件设计、生产、销售为一

宝贝丫儿童乐园加盟  http://www.b9d.net/shvm.shtml
中国人口统计年鉴显示,我国平均每年约有2000万的婴儿出生,中国16岁以下儿童约有数

绿云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b9d.net/d75f.shtml
南京绿云皮革护理有限公司是一家位于香港、营运总部设立在六朝古都南京、致力于国内外品皮

夫人乐洗衣加盟  http://www.b9d.net/rvb.shtml
生活节奏加快,便捷洗衣成头等大事,手边抱金砖不容错过社会的进步使人们生活水平飞速提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遗落的神域在线阅读同一张床

    商廿一看楚佑余咳的那么厉害,便站起身子替他倒了杯水,递了过去。罪魁祸首商喆还不知道楚佑余为什么突然咳得这么厉害,放下了手里的鸡翅,急得想要下去,可惜小腿太短,便拍着桌子,担忧的问道:“妈妈,你没事吧?”楚佑余接过商廿一递过来的水,又咳嗽了两声,感觉稍微舒服了些,才咕咚咕咚全喝了下去。“谢谢。”他看了

  • 红豆骰之遇到宝玉有点烦(9)

    洪宝玉不喜欢裘举,更恨梅菊花,道:“你是个丫头,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看她前胸贴着后背,个子矮矮的不就是个三寸钉吗!”梅晓富见洪宝玉羞辱自己的姐姐,其实他与宝玉一样大小马上上前要打宝玉。梅菊花上前拉住弟弟道:“跟这样的人生气是在糟蹋自己,你看他一副狗头狗脑的样子,一看就是个臭狗屎!莫理他,我可不是人

  • 穿入仙武第二章在线阅读

    文景舒回去的时候,系统正躺在他的床上呼呼大睡,他虽然不太了解系统这种东西但总觉得现在挺不对劲的。还好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看到小光球,文景舒吩咐几个婢女都下去了,才叫醒了小光球。“花花?花花?”文景舒轻轻唤着。系统抖了抖自己的身体,终于一点点醒了,它兴奋的在床上跳了两下,然后猛地顿住了,又渐渐的开始变色

  • 逆心之神第八章在线阅读

    白素贞白了他一眼:“我见过女娲娘娘了,什么都知道了!你在成就第十世好人的时候,受天妒神魂三分,执念在今世,善念和恶念遁入过去和未来。且全部衍生了新的三魂,不过都是无根浮萍,不久前重聚合一,才成就功德玄体!”“哦……”许仙一脸的错和惊喜,我真的是许仙?那她不真是我媳妇了!“帮我看看,要不然,哼哼……咱

  • 仙家悠闲生活之第八章(8)

    我们回去时,龙烨正在收拾残局,把东西一一搬回去。看到我,龙煜尖叫一声,上来就抱住我,大叫:“元音!多亏了你,我现在才知道身为女人的意义!我这一辈子不白活了~~”我回头问龙湮:“有空吗?帮我把他拉下去先,他好重。”龙煜立即从我身上跳了下来:“不可能!我是按国际名模制定的标准身材!”这就是我不喜欢你的原

  • 我真没想做神豪啊第七章

    “我也可以替我家垣儿承担。”苏护也站了出来,自家儿子他不支持还能支持谁,不论如何,他也会站在儿子这一边。“阙巫大人,让他试试吧,万一有什么,我也可以承担。”妤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苏垣,眼中是无奈的宠溺。苏垣鼻子一酸,心中是满满的感动,是从来没有过的幸福!此生有这样的家人,他将再无遗憾。“好!”阙巫大人

  • 天耀之晴雅,墨渊雅

    “真是他娘的不巧,本店只有这最后一只烤鹅了。”李年耸耸他那满是肌肉的肩膀,“老子也听不出来你们谁他妈先说的,不过小程咱俩比较熟,这只烤鹅就让你了?”“至于这位小兄弟,”李年拱拱手,“真是抱歉,明天你要是还来的话我算你便宜点。”“不用,”青年摇摇头,“再见。”说完后,青年便干脆利落的走了。程萧接过李年

  • 儒道寻仙之血梨染素衣(8)

    “少卿!”目睹此状的苏运升一声惊呼,趔趄着就往屋外冲去。丈余的水雾满天飘散,就如同初春的细雨一般,久久才随风散去。桥上和刘福激斗的赵钱孙夫妇也因此而分神,被刘福火龙掌劲气扫中,直接是被逼退三丈落于桥下,各自口角都挂着一丝血迹。载着少卿的小船被激荡的水流卷携着飞快的往后退去,直至撞到春华楼脚下的青石台

  • 知恩图报[系统]战力单位,野蛮人族

    “风遁!”将大量的空气用查克拉进行极限压缩,接着再一瞬间释放开来。那种力量,那种瞬间爆发的力量,足以开山裂石。此时,面对巨大的岩蛇的咬击,辉夜抬手一记风炮,就将它打落回了高速旋转的火焰中。使用术和使用法的区别是什么?术是恒定的,在放出来的一瞬间,那查克拉就像是子弹一样,不带回头的。而法是变化的,根据

  • 大道好难当回到地球

    这一次睡着的时间很短,醒来时,还在简的密室里,墙上的画面中,看见我醒来,简说道:“也许你说的对!我害死了这么多人,费了这么大的力,结果却什么也没得到,这块石头中的精神力彻底消亡了,这次在你的意识里我什么也没发现,只是有一段若隐若现的记忆,或许这就是你要找寻的丢失的记忆,而关于你的事,你到底是谁,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