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温柔的你GL之小团子长牙了(5)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秋收出生的阮笑笑过完年就六个月了,沈月遥给她戴上围兜,开始喂米汤,自己奶水不好,只能早点给上辅食。

这勺子还是小姑子特意托供销社送货的人从城里带的,小巧的勺子配上闺女的樱桃嘴,恰是可爱。一勺简单的米汤,硬是让阮笑笑吃出了肘子的气势。

最近的阮团子也很烦躁,小小的身体包裹着大大的火气,长牙好难受啊!总想去啃点什么。

晚上要醒好几次,比穿越前晚上熬夜吃瓜还要难过,我不该在能睡的时候放肆,现在想睡却睡不着了。我想睡可是睡不好才是最可悲的。

之前两个男孩子都是粗糙长大,傻爹看着自家闺女一直要哭不哭,心里急的不行。

沈月遥也是摸着孩子小脸哼童谣安抚她,一边轻轻拍着,心里边跟着孩子难过。

阮文山看妻儿不开心,也漫山遍野找果子去了,看看能不能给孩子磨磨牙用,也算加营养。

阮笑笑就开始想念超市里2元的拇指饼干了,好歹可以拿来磨磨牙啊。

做个有**意识的小孩太难了。

几个大点的孩子也遇见了人生中第一个难题--妹妹不开心了!

四个人看着小团子像是缺水的花骨朵就各显神通开始安慰妹妹。

“妹妹我给你唱歌啊,我有一顶小草帽,花花的小草帽。每天和我在一起,真呀真正好。我到地里去劳动,太阳当空照......”

阮青梅嗓子是儿童自有的天真烂漫,阮笑笑很捧场地给姐姐发出微笑卖萌攻击。

“啊......啊......”

好听,再来一个!以后绝对可以当歌星啊,我要给姐姐当粉头,给姐姐应援。

“妹妹,我我给你写个诗吧!妹妹妹妹真可爱,像是太阳挂在天,像是西瓜在舌尖,像是糖水在心间!”

阮青柏不赶落后,在妹妹的事情上必须争第一,这种打油诗也算是他在文坛上卖出蚊子大小的一步了。

屋里几人都觉得贴切,妹妹可不就是甜滋滋的像是西瓜吗,夏天的大西瓜可好吃了。

“我给妹妹扇扇子吧,妹妹中午好好睡觉。”

阮青松最是细心,知道妹妹长牙睡不好,就盼着能给她驱走点燥热。

阮青河想了想,自己没有弟弟妹妹会哄人,摸摸脑瓜想起来自己最会的,“那我给妹妹捞个鱼吧,一会大哥去河里给你捞大鱼。”

外屋的老胡太太也开始和阮红旗商量怎么小孙女这几天蔫儿了呢,“你说是不是给孩子整点果子,吃果泥,我记得村头李家苹果树快长好了,你去打个招呼咱们留点。”

“嗯,改明儿,我就去。也给你整点,你往年不舍得吃,现在条件好点了,你也多吃吧。”

阮红旗憨厚但是把老妻的爱好都记在心间。

胡老太太横了他一眼,眉眼间也有笑意,“我吃不吃能怎么样,给笑笑整点。前些年不好过,几个大的也没特殊照顾,笑笑来的是时候,咱们就宠着点,而且这孩子爱笑,招人待见,跟我有眼缘。”

“嗯,你说的都好。”

老头不会表达,年轻时候没想到能娶到主家的大小姐胡翠翠。

但是几十年风风雨雨,习惯了听媳妇的话,媳妇读书多,从小见过金银,不是一般人比得了的。自己一个泥腿子能娶到大小姐也是得供着,不能在日子上委屈了她。

胡翠翠看着老伴也是满心安慰,自己当年家道中落,赶上了时代变革,风雨飘零。

就是这个不起眼的长工给自己撑起了一片天,明明不会说啥甜言蜜语,也没文化,却十年如一日的给自己端水烫脚,攒钱买香膏护手,让自己安稳度日。

最苦的饥荒年头,也没让自己饿过。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地里活多,他咬着牙干完活,手上都是泡,回家了也没说让自己学别人家女人不做月子,月子里也没沾一点生水。别人都说孩子越多越好,但是他不想自己为了孩子伤身体,生了三个,有儿有女,就去找大夫要了土方子结扎。

这个傻子,也不怕伤身体。挣的钱都给自己,这么多年,除了买烟根本没花过多余的,衣服能穿就穿,不在乎补丁一层又一层,却每年给自己买件新的,还搓着满是老茧的手说,“大小姐跟了我,我也没本事给你买金子,也就一件衣服。”

越想越是感慨,有什么金银贵的过人心呢,就算嫁去高门,能比这个农家汉好吗?

这边捞鱼的孩子们也伴着夕阳回来了,远远就传出了兴奋的声音,肯定是有好收获了。

“奶,我们捞大鱼了!”阮青河进了院子,背着篓子直奔屋里。

“呦,这,好大的草鱼啊,还三条呢,今天奶给你们红烧了!甜甜嘴。”

胡老太太也笑开了,这年头捞到鱼也是捡着了。

几个孩子在院子里开始欢呼,隔壁的张家老婆子却是嫉妒了,谁让她家都是女儿,还没有会抓鱼的。

张家是三代单传,取了据说小石公社一定生儿子的一个女人,那女人家里都是哥哥,结果娶回来连生4个女儿,最后生个男孩才让张家消停,不再每天打骂她。

结果,生第五个孩子时候月子没做好,还没出月子,张家儿媳就抛下几个孩子撒手离开了。张家老头老太太每天只给孙子和儿子吃饭,几个女孩也就吃点剩的汤水,有时候还要和院子里的鸡鸭抢食。

张老太转身给二孙女一杵子,“死丫头,也不会捞个鱼,看看人家。赶紧给我干活去,当自己是大小姐呢。”

张家二姑娘已经8岁了,长得像别人家的5岁似的,家里也不让上学。黑瘦的小女孩,枯草似的头发,佝偻着去给院子里的鸡喂食。不敢回顶奶奶,自己要是跑了,奶奶就开始打骂小点的妹妹们了。

屋子里的炕上还有个3岁的小女孩,发着高烧开始说胡话,说出的话不像是从一个幼童嘴里吐出来的。

“别过来,别...救我!”

静悄悄的屋子里,女童有了另一番变化。

晚上的阮家有了草鱼加餐,也是热闹的一顿饭,加了油和糖的红烧鱼可算是香掉了舌头,一家人你一筷子我一筷子,挥出了残影。

连被沈月遥抱在怀里的阮笑笑都尝到了鱼肉,人生第一口肉可太香了。

“啊...啊...”我还要,好吃!

阮笑笑眯着眼睛尝嘴里被碾碎了成鱼泥的肉,一桌人都看着小团子鼓着嘴巴吃鱼,看一眼,吃一口,好像这么看比较下饭似的。

这不就是后来的吃播么?

阮笑笑自我怀疑,“难道我以后还能当个主播,来吃一口,你们刷个666,感谢隔壁大哥,我先吃为敬!”

沈月遥又喂了一口,就把阮笑笑的思绪拉回来了。

“妹妹吃东西好香啊!”阮青柏一边嚼大饼子,一边看妹妹版吃播。

“是呢,多看这孩子,我能再来俩饼子了。”

李小红也爱看这小婴儿吃东西,怎么看怎么下饭。

“今天我又在山上放了几个陷阱,等过几天播完种,不忙了,我去和大哥一起看看山上咋样。”阮文山给家里人说了下自己的安排,也让家里安心,这大山是大自然给人类的馈赠,怎么都能靠山有吃喝。

“嗯,我和二弟去,也多找找野菜和蘑菇,三妹儿那也没啥吃的。”

老大阮文军一直兼顾弟弟妹妹,把家里责任扛起来,好让爹娘省心。

胡老太太看着兄弟俩有商有量也放心,俩儿子都是靠谱的,自己根本不用担心。

“过几天,我也和大嫂去山上采野菜吧,家里存的菜吃差不多了。”

沈月遥也想去山上看看,毕竟这年头,谁也不嫌弃菜多。

“那干脆咱们都去得了,把笑笑背筐里,她还没出过门呢。”

李小红最是惦记小孩,想着这孩子天天在家里,快会走了,还没出去过。

“行,咱们都去。天气好,孩子也出去看看。”胡老太太拍板的事儿就定下来了。

几个大孩子倒是失望了,自己还要上学呢,好气哦。

当天晚上,李小红就开始翻箱倒柜找东西。

“你找啥呢?”阮文军好奇自家媳妇突然像是刨洞似的。

“我又块粉头巾哪去了,明天正好给笑笑围着,粉色最配她了。”

李小红一边想着侄女儿可爱的小模样,一边翻着。

“对对,妹妹配粉色好看,二婶做的粉色小衣服妹妹可喜欢了。”

阮青梅也不嫉妒娘喜欢妹妹,谁让自己也是妹控呢。

李小红还真翻到了,一块绣着黄花的粉纱巾,早年买的,也没场合能戴。

“行了,找到了,赶紧把柜子收拾了。”

阮文军看着没地下脚的炕,头都大了。

“哎?娘,这是啥啊?信封里有个纸条。”

阮青河举着一张发黄的信封问到,顺手展开看看。

阮文军像是想到了什么,赶紧制止儿子,“别,别打开。”

只可惜晚了一步,儿子读了出来,

“小红同志:每次见到你,就像是吃了鸡蛋一样,真好。”

“你给我放下。”

阮文军脸都红了,一个粗糙的汉子羞的不行。

“哈哈哈哈,这是你爹给我写的纸条,他偷偷给我的呢。哎呀,真不会说甜蜜话。”

李小红看着纸条回忆起了那个下午,脸上都是甜蜜的笑。

一个脸黑的憨厚男人,搓着衣服角不敢看他,递过来一个纸条,纸条被手心里的汗浸湿了。就是这么一个小纸条让她放心嫁了过来,不愁以后日子苦不苦,至少眼前汉子是个心里有自己的。

延伸阅读

HP教授,你好,我爱你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lnvf.cn/pywr.shtml
2049年。划时代网游《神武》横空出世。这是一款以古代武将为模板,打造的冷兵器战争网

山神的豪门生活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lnvf.cn/60y9.shtml
【蛇吗?那家伙,刚才是想杀了我吧!】虽然如今的天明已经没有了恐惧的感情,但疑虑的话还

女主别过来(快穿)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lnvf.cn/a8wk.shtml
城门不断承受着锤击,巨响声一刻都没有停下来。守在城门之后的将士们,此刻在大地的震动中

黑煤球的仙路历程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lnvf.cn/ds1b.shtml
----“我认识他。”这时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影念一看,原来是秦笙,没想到她也来了。

他超霸道的 [参赛作品]之你一直把我当什么(10)  http://www.lnvf.cn/x75b.shtml
暧昧的气息笼罩着整个酒吧,灯光昏暗,耳边奏响着不知名的欧美小调,张亦弛姗姗来迟了一步

从心灵法医开始历代名将 秦良玉(求收藏!求推荐!求鲜花!)  http://www.lnvf.cn/p1v.shtml
“你昏迷两天了!两日前我外出采药看到你昏迷便带了回来。”看到幕言着急的样子,谷之岚也

我打造了第八号当铺第七章  http://www.lnvf.cn/brsu.shtml
洛谨川一时没有了声音。虽然在黑暗里,但是顾辞还是可以感受到他师傅在看着他。少年的额头

恨爱如河之第十章  http://www.lnvf.cn/avz2.shtml
“不是,”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景凡淡定的语气和平和的态度有些超出了肖泽扬的意料。

我在异界开医馆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lnvf.cn/axs1.shtml
惊天来到这里,虽然这月光很暗淡,不过并不影响惊天的视力,而且这洞上面还刻着三个大字“

神算:天机传人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lnvf.cn/aka1.shtml
相传,禹仙以一已之力,阻黄河之大水,拒千里防泛滥,天下方和;后采九地之金,铸成九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残王追逃妃之遭遇大嘴男(8)

    现在,栋国总算明白为什么阿波仅仅提升了一个等级阶段,体型便能增大10倍,那必定是与流派有关。也就是说,阿波已经选择了“巨人”这个流派的进化方式。之所以现在能进一步的确定主要并非是天赋的影响,那个南老大的“冷静”的天赋足以说明。虽说选择“流派”对进化的影响才是最为重要的,但经过再三的思考与设想,栋国仍

  • 糖分摄入过高出手灭敌

    “呼,总算要交接班了,接下来该办正事了。”与同事交接班后,楚辉眼里露出锋锐的光芒“克洛泽,卡迪亚,哼,倒要看看你们的本事呢。”“艾琳,怎么样,对方的人都在宾馆吗?”来到目的地的楚辉向艾琳询问道。“恩,据我观察,他们一个房间有四人。两人守夜两人睡觉,总共住了五个房间,分别是从1101到1105号房。”

  • 重回高考后你是谁?

    “啊——!”小男孩从天下掉下来狠狠地掼在地上,成一个大字趴着,好一会儿才抬起沾上了草屑的脑袋,圆碌碌的小眼睛里包着两泡泪,肉呼呼的小脸蛋狼狈极了!小男孩是天生的卷毛,黑色的头发一圈圈的盘在头顶上,固执的形成一个不大雅观的形状,小男孩从地上爬起来,伸出小手拿下头上的杂草,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拍着拍着,小

  • 女配有两个竹马第1章在线阅读

    前言(反物质)因后续剧情需要,先来简单讲讲反物质吧。不喜的可直接跳至(第二卷)如果有说的不好、不对的地方也请指出。说到反物质,不得不提的是,20世纪科学家们最伟大的两个贡献:相对论与量子力学。《相对论》中有个很普遍的例子:假设一个人在一辆行驶中的车上奔跑。1、那么按照非相对论的说法:(人相对地面的速

  • 我的炉石系统兴风作浪贾妖婆

    司马遹一阵鄙夷,作为皇帝竟然把头埋进土里当鸵鸟,还真够出息!杨珧杨济被堵着嘴巴押在后面,看到杨芷的惨样不住的挣扎!他们是杨芷的叔伯,看到后辈被欺凌至此怒发冲冠!看到昔日的皇后趴在地上如猪狗一般睚眦目裂!今日皇权被践踏!高门被羞辱!士族像猪狗一样被捆绑被宰杀!直到此时,杨珧杨济方才相信司马遹所言!贾南

  • 穿书后我反虐了男主第二章在线阅读

    安希叹口气,虽然知道猫不会回答他,但还是说:“我们找个地方出去吧。”猫脑袋信任地看着安希。已经沦落到跟猫商量的安希:……或许是出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它,又或是因为自己成为了它不可或缺的对象,安希虽然对现状特别的无奈,但却又觉得并不是很糟糕。大裂谷向内伸展,无数两层房舍修建在裂谷周围,就跟那吊脚楼一般,

  • [综]社畜的我终于辞职不干了在线阅读第1章

    楔子:那个地方“轰隆……”闪光伴随着巨大的雷声,把陆夕从睡梦中惊醒。在醒来的一霎那,他就感觉到,屋里有人,有一个陌生的人。恐惧,立即攥紧了他的心。毕竟,陆夕这时只是一个不满10岁的男孩子。窗帘被拉开了一半,路灯朦胧地从这一半投射进来,映射出一个朦胧的影子。他继续躺在床上装睡,微眯的眼睛警惕地盯着那个

  • 勾走他的心第5章在线阅读

    陆萧夏确实生气,头一次有人攻击她,而且是在她的家里。“对、对不起……“顾云汐怂得只能道歉,整个人几乎要躲进冰箱,后背冰冷,她瑟瑟发抖。陆萧夏仅握的拳头卸掉力量,她深吸一口气,“宁荏苒,你现在去洗澡,我做吃的,你如果再乱来……”陆萧夏压抑道:“我的忍耐力是有限的。”顾云汐哪还敢拒绝,因为太害怕,自己左

  • 无限恐怖之穿越陆仁甲在线阅读真是罪孽深重

    去了护士站,白玥莞找到了一个值班护士问了一下情况,收到了对方一个同情的眼神。“真的是出车祸?”白玥莞想起了自己在民政局大门外的祈祷,该不会真的那么巧合吗?值班护士姓林,林护士点了点头,听说是喝酒了,酒后驾驶。“他一个人吗?”林护士对于这个问题,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摸了下鼻梁,打算将这个问题忽略掉

  • 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莫将恩情长挂齿

    清水河依傍着景山,初春的树木已经开始抽绿了,山间开垦的地里有不少人在劳作,云歌望着远处,若有所思。中游洗衣裳的农妇,见着叔嫂两人从上游下来,远远地打招呼,“小轩,顾家妹子。”云歌哪里认得人,可偏偏这么大的地方都是空旷的,想躲都没地躲,她尴尬地冲对方笑了笑,反倒是小轩甜甜地唤了声“秀华姐。”那农妇将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