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主角开挂那些年在线阅读第8节

作者:三千繁华烬 来源:晋江文学城

“开始了么?好快啊...”应该是开始了。一片底下的人在举行简易的庆功会,大家都没有被这个消息给吓到...“哼前辈,您一路杀敌无数,兄弟们还没几个真干掉几个呢,既然是孤身一人进入这里,那,放心好了,就交给我来干掉吧。”她默默的凝思着,眼神就像死掉一样...“啊,对不起。”“说什么呢,前辈?”

你们,要死在这里。

......

如血一般微寒,如雪一般冷清,这就是此刻他唯一的感觉,如不是能看到一具具尸体,如不是看到这尸体上还能隐约看到的一丝热气,他恐怕真会认为这是梦魇吧。他,至来到这里,已经杀了很多人了,手心处,隐隐有一股冲动想要就这么一路杀过去,而只用自我戒令作为一个虚伪的理由,无数尸体,满目血迹,此刻的心,却没有一丝触动,只有一个声音会反复的响起...直触灵魂。

“既然你身在此处,你便没有资格判断正恶。”

哪怕是他的理由再高尚,其实,不过如此。

又有人来了。

那,自我戒令快到时间了,再用一次吧。

“该死,这里也有人了,还不快跑,我拦住他!”“不,你不要命啦!!!”

跑?不行。身负死亡之人,不可逃离逝者之名,差者

不过早晚

当鲜红的双手又一次扎入对手的喉咙时,身首异处的人,向着世间,贡献出自己最后一抹生命的衍射,然后便随之崩溃倒下,没有留下半点生的气息。随后,便是如出一辙的屠杀,一如缤纷的花圃,由头颅与腰肌,脖颈与锁骨,兹由数十朵华美的玫瑰与吊兰一般,以漫如悬河的方式,慢慢的流淌着...“值得吗?”

“如果生命只是这样就好,那又有什么可惜的呢...我果然还是喜欢这样,真不愧是一个小时候就差点杀了人的家伙,嘛,反正生命的重量不也一样么,半寸黄金,半寸铁锈...又有什么区别...”

“呐?”

明明是琴问的,但如同给自己洗脑一般,他...没给自己留下半分余地。

当寂寞的血河,不断迎来自己的新客时,或许有感的是生命的重量,又或是,逝者的悲鸣。一如三途河的彼岸花,那份颜色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剩余敌人412人)

在三途河游离的他迎来了自己的终点,他隐隐听到了这个房间里的哭声...声音,会是我要找的人吗?

进去吧...

那里,被鲜血尽染的门框内,一个女孩,静静的窝在墙角默默的哭泣着,但,已经没有眼泪了,也慢慢的没了声音,只是,低低地呜咽着。我是来带你会去找你姐姐的。这句话偏偏不能从他的口中说出,意外的愧疚再次让他的内心被击穿,女孩,...已经入睡了。

那么,也没必要在这里呆着了。他轻轻的扛起了那个女孩,尽管很想让她睡得舒服点,但,为了不被轻易地干掉,他也只能用扯下来的一段布带将其绑在了身上。他又看了她一眼,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便跑出了那个房间...

无限的自责让他有些恍惚了,不过走了几步路,他便猛地跪在了地上。

有人。

此时的他不过能听出这可能大的让人头疼的走路声,他只能勉强的听出,在自己的面前,有一个人,正在向自己跑来,快的,让他几乎忘记了自己,根本不可能再顶住下一击的现实了。但拳头却是极快的砸了过去,结结实实的砸在对面那个人的脸上,还打退了一步。然后,自我戒令的效果便消失了,瞬间,暴涨的痛感猛地炸破了神经,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为什么,偏偏是你?”

这是啸在晕过去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偏偏,这个人,他还超不待见的...

维亚。

......不知过了很久,但,脑子里的声音其实一直没有停,啸慢慢的抬起头,浑身的痛感却令其默默的又瘫了下去。身体已经包扎过了,但痛感却是从体内传来的,因此,这绷带,至多也就个能包扎一下伤口罢了...他更在意是谁,当然,他的心理还是有点b数的,备选名单也更不不用列。但是,就他个人能够接受的人中,却是一个接一个的被排除——无论怎么想都不会是他们,不可能。

他默默的趴在那里,身体也开始恢复,但也仅仅是保持在不晕过去的地步。他默默的等待着,隐约可看到那闪闪的霞光,却看不到不知有多遥远的手办店——即使在这个时候。

既然那个女孩已经走了,不管怎么想,自己都有一个可供自己休息的小环境了...但,他还要等一个人。“居然还没来啊......”他当然不会去想,自己的伤口正是有那个维亚包扎,而且,早在十多分钟前,那家伙还在的,就是,没说一句话就走了————因为愧疚。

这是他,习以为常却异常病态的习惯。

懦弱。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他?”

他在不断的质问着自己,不过,更像是在自责一样。那个叫做宫本啸的人,明明是如此讨厌,令人无语...明明前几个小时还是敌人,明明追求自己的生存才是正确,为什么呢;他猛的攥住自己的头发,几乎要将头皮给整块撕下来,“维亚上尉,干的漂亮,这样就不会有人看出来这是一场戏了,血卒最强,就连演技都很不错啊...噗,这场戏,演的不错.噗...哈哈哈...”

混蛋......

我本没有要答应你们的...可是...可是,为了哲贤的消失,我,也放弃了自己的良知么,恐惧几乎将他吞噬,满满的无力感,满满的痛苦和悲伤——他绝不想再来一次。“请告诉我吧。”

他几乎是跪在了地上,在他看来,此刻在地上的绝不是什么人,简直与一条狗没什么区别,但是,是正常的。

他给自己的定义就是这样。

“黑房子,也就是创星的那个心界通道,准确的说,应该说,就是在心界里,怎样,没有骗你哦,要是...”“心界!!!”

他的头突然抬起,差点被吓了一跳的军官后退一步,他们所仰仗的靠山并不在这,尽量还是不要太过分了...

不不...一定是开玩笑吧,怎么可能会在心界,不可能!他有继续攥住自己的头发,几乎要把头皮抓烂,“哼...可惜,要是麦华在这里**掉的话,会发生很多不好的事,只是太可惜了,在学校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把他...”

旁边的人用眼神示意,但他视如无物,继续着自己夸张的演讲。“反正,对你而言,也无所谓吧。”

军官并不知道,那个叫麦华的人,是他女朋友的哥哥。

于是军官继续说了

“垃圾的人,就该...”

当那个人的头颅在半空中爆炸之前,那个人,脸上还带着笑容...

众人想避难一样,疯狂的跑到走廊上狂奔起来...

他居然真的就这么把头皮抓破了,但是,是别人的...

真羡慕你啊...宫本啸。

如果,我以前跟随的是这个人,而不是这个狗屎一般的血卒,或许会更烦,但至少,不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个人渣这种事...“可恶...”

...“呐,好好感谢我吧,就当是你去救了那个女孩的报酬。”

也许就连啸都没有猜到,来救他的人,是那个叫麦华的人,但是有可以说是情理之中“我还以为是维亚,算了,你也行吧,就是可惜了点...”“是啊...这家伙没能亲自来,还真是...有点遗憾的说...”

他默默的垂下了头,颇有几分要把自己摔下去的意思。“喂喂!!”“啊,抱歉,刚才是在想事情...”“想什么呢?”“这个,不能告诉你。”“那我如果偏要问呢?”

啸微妙一笑,这个人多多少少会给自己一些面子...

他错了

“无可奉告。”

靠!!!

这人超过分的!“谁管你,给老子说!”“就是不说!”“阿阿阿阿阿....”“靠...㮞屎啦混蛋!!!!!!!”

(画风突变...)

...(我就不具体写了,怕不过)

...“哟这不是雨浩么?怎么,遇上什么喜事了?”

涯随口调戏着他,在这里,他最大的口水输出便是这个雨浩,不仅人老实(个屁)而且还是个能干活的主(心机婊特性wwwww),只是,这人一出来,便从小小的间谍到了他们这些天王级人物的间接指挥官,未免有些过分了...“哪里啊,今天我们的人已经搞定了大部分事了,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就是...那个小屁孩搞事情,你们却...”

嘶——“砰!”

爆射而出的银针飞速划过了雨浩的脖颈,细细的血流却是快速的一流一入彻底消失,涯的偷偷的惊了一下——当然,不是因为这样的实力很强,只是,与预先的印象不同,不过,该说的还是要说,毕竟,这家伙居然连啸都不知道,却是啸在星月城中唯一的辅助人,而且,还是个当初可以和他上届四天王分庭抗礼逼他们叫爸爸的...他自信可以赢过其中一人,这是必要的自信,但

自己上绝无胜算。

说他的坏话,就相当于打他的脸,必须给他一个提醒...还亏自己脾气好...要不然;

“记着,这里你不是老大,别这么随便的对上级的命令有那么多没用的想法,就你这样,老大怕是当初没上位就撕了上百次了!”“明白明白”

真是的,老大怎么让这家伙来当指挥总局的人...啊,来了。

是老大。

从背后撕裂的空间中,一个人从中走出,面色如霞,容貌尚可,而身材挺拔而优雅(当然,只是表面,和他在一起超过10分钟累积时间的人都不会说他是个优雅的人)若是个女人,身材也可以说是不错...不过,

是男的。

而且还是个不死老妖精...都三十多了,看起来还和二十多一样。头皮发麻...“呐,那家伙还好吧?虽说情况特别,不过,如果他发生了什么事的话,还是好好更我报告。别学那些傻了吧唧的长老,aho的很。”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计划马上要开始了吧,你们最好还是准备一下,只依靠我的计划可能会出事,话就撂这儿,我不担这个责任哈。”

您什么时候付过责任...

这句话是只敢在心里说的,不然就是被撕成碎片,万劫不复...

这一点,涯和雨浩倒是很容易达成共识。“那么,就再确认一遍,搜索足够的实验素体,所以说,计划的火力不能太强,相对的可以在其他方面做些手脚。”

“说。”

他的眼中已经开始有火光了“随便提。”

......

延伸阅读

铂莱美加盟  http://www.haoshitou.net/yufl.shtml
铂莱美家具拥有傢俱模具开发、注塑成型、傢俱架体焊接、流水线装配及效果仓储、电商线下运

欧斯朗钓具加盟  http://www.haoshitou.net/uwck.shtml
威海欧斯朗钓具有限公司是鱼竿(台钓筏竿路亚海竿铁板竿等)、渔线轮、渔具配件等产品专业

棒棒作文加盟  http://www.haoshitou.net/y8w.shtml
棒棒作文隶属于长沙棒棒教育集团,学校现有全职教师70名,在校培训学生达三千多人,年培

蓝棠—博步加盟  http://www.haoshitou.net/do4u.shtml
上海蓝棠-博步皮鞋有限公司是由历史悠久、驰名中外的蓝棠皮鞋店和博步皮鞋店联合组成的。

白金酱酒加盟  http://www.haoshitou.net/b7jt.shtml
北京白金至尊酒业有限公司是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有限公司专门运作茅台集团又一重

优乐锋加盟  http://www.haoshitou.net/xi96.shtml
优乐锋手机壳总部主要从事3c数码手机及平板配件研发、生产与销售,产品销往各省市各国,

玖哲韩式洗衣加盟  http://www.haoshitou.net/su4k.shtml
玖哲快捷韩式干洗连锁店一直以创造顾客诚信度最高,核心经营能力最强的干洗业第一品牌为目

美速通物流加盟  http://www.haoshitou.net/beuz.shtml
美速通隶属于腾颢供应链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主要经营北美到中国大陆的传统国际快递、以

百怡咖啡加盟  http://www.haoshitou.net/s41r.shtml
BANILLACOFFEE百怡咖啡,是北美品牌咖啡代理经营体系的推广运营导师,秉承“

点壹教育加盟  http://www.haoshitou.net/6eqk.shtml
点壹教育隶属于点壹国际教育集团诞生于中国上海。点壹教育以点壹家庭教育服务、教育产品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为了活着我选择离婚[星际abo]疗伤

    雪白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叶羽不动。潮,红遍布苏蔓全身,直到快要集中心口之处,叶羽这才有动作。“御仙散乃极阳之毒,我这不是想占便宜,而是药效若不完全散开,不好医治。”“三寸阳穴,六鼎玉宫……”叶羽嘀咕着,手已经搭上了娇躯。“呜……啊……”每每随着叶羽一指落在穴位上,苏蔓都“惨叫”一声。房间内,气氛变得很

  • 全能系完美神豪之夜色③

    南城迎来了一天好天气。白离从起床开始就靠在床头,枕头垫着腰,她看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病房里充满着阳光的气息和味道。她是昨天晚上才转到这个病房的,因为沈清屿的关系,给她安排了一个安静的最里面的位置,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白离看着窗外纷飞的落叶,手指渐渐收紧。昨晚突然跟陆遥重逢了,所以她也见到了钱若霖,见

  • 枕丹袖第一章在线阅读

    这本一片未知名的大陆,也许是它本来就没有名字,也许是前人没有记载。总而言之,在这片未知名的大陆上本有这和其他吟游诗人口中一样的风景,充沛的灵力滋养着大路上的所有生灵。其中不乏强大的修士和凶残的蛮兽!人类和蛮兽都有着自己的修行方法,甚至强大的修士可以凭战力封神。而蛮兽强大到一定的境界后同样可以成为至强

  • 万界寻愉悦铁鹰锐士(求鲜花)

    这杨广,比崇祯更加难带,摆在他面前的,已经是个死局。李渊已立代王为帝,他这个太上皇,许多权力已经被驾空,最关键的是,连忠于自己的骁果军,都与其离心离德。整个华夏,能被他掌控的力量,少得可怜。“咳咳……”刘协轻咳一声:“杨广兄弟啊!你可知道,你为何会有今天?你堂堂大隋皇帝,万邦来朝,却被你弄得山河破碎

  • 何曾不倾心之同桌

    如果身外环境可以随着脑子响起BGM的话,鹿灿灿觉得现在应该会播放贝多芬的《悲怆第三章》,因为周遭那一道道目光夹杂着震惊、钦佩、不忍……各种复杂情绪,宛如正在看一个准备上战场征伐的烈士。令人头皮发麻。鹿灿灿顶着这一道道目光慢吞吞地往教室仅存的位置走去,位置临窗,旁边靠走道的位置正趴着一个男生。鹿灿灿站

  • [神探夏洛克同人]独奏者在线阅读第十节

    师门核心传承的道经很快抄录完成,就抄在了他的笔记本上,因之前执念太深,所以每天晚上都会抱着入睡,仔细品读。每每有所所困惑,他便去与小师叔请教,玉珑小师叔便会讲述许多自身见解,对周乾,周玉英的努力上进相当满意。入门半月,周乾也以将传给自己的经文已经背熟,也将那清虚传几套入门拳掌学了个七七八八。他能这么

  • 梦想起航在线阅读第三节

    清晨的空气总是充满了生机,让爱睡懒觉的陆伟对自己今后的人生也充满了期待。骑上自己心爱的小单车,旁边还跟着一位颜值在90分以上的漂亮妹子,幸福感爆棚!陆伟给美女打分是有一定标准的,60分为及格线,属于能够看的那种。70分到79分是需要身材好或者五官有一样比较吸引人的。80分到89分的就是身材匀称长相漂

  • 神埃在线阅读第一节

    在一栋白色的单人公寓内。一名身穿白色衬衣的青年正端坐在电脑前,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附在鼠标上面,有条不絮的移动着,而随着他的动作,屏幕上的**人物也在灵活的走动。很显然,对方是在玩**,而从对方的电脑屏幕上来看,这可能还是个开了直播的**。贺恩泽,也就是这名青年,玩的**时当下火爆的一款动作手游王者荣

  • 乱世小仙之暗杀风波(10)

    “灯笼你看这是什么?”灯笼无奈的望着躺在美人榻上玩弄玉梨花的穆梨,不知是第几次回答这个今日一直萦绕在她耳边的问题。“九公主,这是落公子送给您的礼物。”还未等话说完,只见那边美人榻上的人儿已经掩饰不住自己的窃喜,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灯笼摇了摇头,她现在已经不期盼穆梨能在落尘的礼物面前保持理智,她只期盼

  • Fate+Extra+小玉线第八章在线阅读

    时至寒冬,天地给人一种清冷而孤寂之感,没有一丝活跃生机可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白雪皑皑古道之上,林清的脚步一如既往的孤独。不过,其内心却与当下时节格外不协调,不但没有一丝冷意寂寥,反而是无时无刻不在燃烧,处于热血沸腾的状态之中。自林清离开济西城后,仅仅是窘迫了不到两日,便是彻底得以解脱,虽说钱财乃是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