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我爱你那么多第六章

作者:槭语暄 来源:晋江文学城

晚上的旷野一片死寂,只夜空中闪烁着几粒星星,月色黯淡。

军营区旁的泥地上架起了篝火,熊熊燃烧,黑烟袅袅升上天空,三两个士兵正在烤火。时不时的有人从房子里出来解手,几人打个招呼,便不再言语,只专注于眼前的牌九。

阿塞夫潜伏在营区旁的灌木丛里,静静地等待着。夜晚的寒意刺骨,从脚心顺着腿骨,沿着脊柱□□,一直蔓延到头顶。他却仿佛无知无觉,蹲守在隐蔽处,手把握着冰冷冷的枪,目光如炬,紧盯着光亮处,搜寻目标。

阿塞夫是个睚眦必报的疯子。当年为了暗杀一个小瞧他的重要官员,可以三天三夜缩在通风橱里,不吃不喝,不排泄,不妄动,直到一击必杀。而如今这个男人敢让哈桑流泪,那总得留下些别的什么,比如性命?

人总不知道要为自己的语言,行为承担责任,临到头才知道向真主忏悔,这又有什么用呢。杀鸡儆猴,是阿塞夫贯彻的原则。所以以前的他作为种族主义极端分子,希特勒的拥趸者,最终被正义枪决的时候也无多抱怨。

时间流逝,热量散失,愈加寒冷。篝火前的士兵,准备扑灭火苗,回营修整。可是男人仍未出现。

阿塞夫并不着急,他有耐心。即使男人今夜不出来,明天也是要出来的。只不过白天动手多一点麻烦而已,但这些小问题难不倒阿塞夫。

篝火一灭,陷入无尽黑夜。旷野寂寥,只剩他浅不可闻的呼吸声。

期间间断有几个人打着手电出来小解,阿塞夫鹰隼般锐利的蓝眼睛,透过昏暗的月光,仔细比对着记忆中的身形。

第四个人出来的时候,阿塞夫唇角动了,安拉保佑,今夜可不是徒劳无功。

男人一边哼着喀布尔的民谣,一边走到离营地稍远的地方。他歪着头缩起肩膀夹着手电筒,双手再解腰带,正准备掏出那玩意儿的时候,突然感受到危险的杀意,还没来得及回头,后脑钝痛,便失去了意识。

阿塞夫掂了掂手里的带血的石头,然后扔了出去。他拽住男人的衣领拖行,没一会儿,到了营区边缘藩篱。男人还没醒。

阿塞夫很矛盾,他想折磨男人,看他求饶绝望,然后再给他脑门一枪。可是弄醒他,又会发出不必要的声音,暴露自己的身份,况且这里离营地并不远,有人来会很麻烦。昏迷中的处决,就这么无知无觉的死亡,真是便宜他了,这不符合他的杀戮美学。

时间拖太久了,引人怀疑。沉默良久,他抬起□□,枪眼对着瘫倒在地的男人,准备扣动扳机。

“求你...放了他。”哈桑的声音。

阿塞夫开始头痛起来。眼前浮现的哈桑跪在他面前,风沙盖住了脸,只有绿莹莹的眼睛带着湿润。双手交叉在胸前,乞求着他。

头痛欲裂,阿塞夫甚至拿不稳枪支,双手颤抖。他想要开枪,但眼前晃起了重影,天旋地转。一会儿是哈桑的脸,一会儿是倒地的男人,一会是求饶的哈扎拉人。****的脸在脑子里回转。

安拉,安拉在上。阿塞夫忍无可忍,朝着男人的下/体开了一枪,“砰”,鲜血殷红,迅速浸透衣裤。枪击声在旷野中清晰可闻,伴随被剧痛惊醒的男人撕心裂肺嚎叫,营区的灯亮了。阿塞夫看也不看抱着腿在地上翻滚的男人,迅速越过篱笆,开始跑。

他沿着来时便计划好的路线逃跑,时间不多,不能有任何耽搁。绕过几条街区,穿过几个小巷,他拼命压抑自己的喘息声,放低脚步声。逃命的感觉让他迷醉,过去与现实重合,那一瞬间,分不清自己。

等快到家时,他放缓了脚步,抹平凌乱的金发,理了理衣襟,仿佛刚参加完盛大的酒席宴会,闲庭信步,优雅得体。

进门后,仆人恭敬地接过阿塞夫的围巾,大衣,询问是否需要沏一杯热红茶祛寒。他摇了摇头,只吩咐一句“下去吧。”,便径直走上楼梯,进了书房。马赫穆德夫妇该是出门应酬了,夜不归宿也是常事。

物归原位后,阿塞夫回到卧室,疲惫地躺在床上。暖炉带来的温暖,复苏着他被冻彻的腿骨,皮肉。可惜驱不散心里的冰雪寂寥,寒意一片。他盯着屋顶,精美的墙毯上绣着一朵鸢尾花。脑子里杂乱的思绪扰人,一夜无眠。

他思念他的男孩。

翌日清晨,阿塞夫稍作打理便出了门。他忍不住又去找哈桑了。他想抱抱哈桑,摸摸他海贝一样的小耳朵,看他蜜糖般的笑容,亲亲唇上的粉痕......虽然最后一项有些难度,但有朝一日嘛。

按门铃的时候,阿塞夫才在思索今天该用什么理由把哈桑骗出来。买衣服?实在烂俗。看电影?昨天刚看过。出去玩?玩啥?......可真恼人。

门内有奔跑的声音,不一会儿,门锁松动,哈桑的小脸就探了出来,“阿塞夫少爷!”,欢快清脆的声音像初春的百灵鸟在吟唱。

阿塞夫的空落的心一下子填的满满当当,拥挤着都是哈桑。四肢酸软,暖洋洋的血液融化了所有包裹起来的坚硬。

他还没来得及回话,哈桑又自顾自的加上一句,“阿塞夫少爷来找我玩嘛?我还有几件衣服晾好就能出来啦。”绿眼睛里全是小星星,瞳孔里映照着的是呆滞的阿塞夫。

“好。”阿塞夫像个愣小子,乖乖地点点头。

“那少爷在外面等我一下好吗?帕帕老爷不在,所以不能进屋...”哈桑的声音低落下来,不好意思的解释。

阿塞夫回过神,急忙道:“我不在意,去吧,我等你。”

“好!”哈桑露出一个微笑,眼睛眯成弯弯的月牙儿,然后咚咚跑进门去了。

阿塞夫在门口十分恍惚,伟大的安拉啊,这是梦吗?他记得无数张哈桑对待他的面容,倔强的,勇敢的,哭泣的,忍耐的,厌恶的,当然最多的还是面无表情的。以前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如今才发现,大错特错。

哈桑,一定是安拉神赐予他的使者。

人心从不满足,愈发贪求,他不但要爱情,还要哈桑满心满眼只有阿塞夫一个人。这样很好,不着急,他有得是耐心。

哼着歌儿晾衣服的哈桑突然打了个寒颤,这两天好冷,得快些收拾,阿塞夫少爷该在外面等急了。

和阿里打了声招呼,哈桑戴上手套便匆匆忙忙地出门了。

“哈桑,明天老爷和少爷要回来,你早些...”阿里话没说完,只见哈桑和小兔子一样已经溜没影了。

阿里笑了一声,这是交新朋友了吧,这样也好。

阿塞夫正在预谋如何把哈桑拐回家时,门开了。哈桑是跑过来的,脸红扑扑的,穿着灰色格子棉衣,米色雪靴,湖蓝色的手套倒是唯一的鲜亮颜色。他小口小口的喘气,白色热气打着旋升空,嫣红的舌尖忽隐忽现。

阿塞夫顿时口干舌燥。

“阿...阿塞夫少爷,我们...去哪里?”哈桑还没喘匀气儿,嘴唇就张张合合问道。

他凭借自己强大的定力硬生生把目光从哈桑的小舌头和小嘴巴上收回来,直愣愣看向前方平整的柏油路。

“帽子,围巾,随便吧,总之我得买些什么。”......俗啊,多么俗不可耐的理由。阿塞夫在内心捂脸。

哈桑耸耸鼻头,绞尽脑汁,皱着眉询问道:“特伦布大街如何?阿米尔少爷常常去那里。”然后又小声嘀咕着:“不过我太不喜欢...”

阿塞夫自动过滤阿米尔三个字,问道:“为什么?我记得那里很繁华。”

“嗯,那里确实很好看,可是每个人都香香的,我闻着会有点头晕。”哈桑低下头,有些羞涩的笑了,好像这是件多么丢人的事。

我的安拉,太可爱了吧。

阿塞夫强忍着用手揉乱哈桑的头发的冲动,薅了自己的发顶,假咳一声,“我们先去吧,那附近有很多集市。”转身迈步。

“恩。”后面的哈桑抬头,看着前方的阿塞夫,睫毛弯弯。

还是那段路,两侧林立的高大白桦树,一条平行的向远方流淌的喀布尔河,一前一后的人影,枯叶沙沙,风语絮絮。

阿塞夫觉得自己得说些什么,又来了,又是这种要命的时刻,这比直接拿枪子崩人可难太多了。

“你...”,“阿塞...”同时开口。

“你先说...”,“你先说...”又同时开口。

两个人又都不说话了,双方感觉到了不好意思,气氛黏着,陷入难言的沉默。阿塞夫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这题超纲了,他答不了。

明明更亲密羞耻的事情他对眼前的人都做过,明明已经开了几十年的荤,****,毫无节操,明明......现在这种感觉是前世从未体验过的,甜蜜又撩人,他没想到自己还有如此怯懦的时刻。当年真是猪油蒙心,一味逼迫,反倒错过太多。

阿塞夫那边五味杂陈,可是哈桑这边倒是没想太多。

如何和阿塞夫少爷成为朋友呢?

延伸阅读

昊域天启记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gzzstc.cn/nya6.shtml
嘴巴上发过狠,过足了瘾,具体怎么实施?褚时显目前是一筹莫展。但有一个认知,他是理智而

我和对家预定头条王  http://www.gzzstc.cn/xxc8.shtml
“哐当!”铁门被一下踢开,一个肥硕的中年男人晃悠悠走了进来,双颊潮红,酒气冲天,脸上

穿越之时空行走者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gzzstc.cn/gfjd.shtml
余家年父女俩最终还是离开了这里,余倩芸可能也呆了这些时日,再猝然见到父亲时,今昔也高

我与天齐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gzzstc.cn/a9l.shtml
“恶纣,你逼死我家少主,我跟你拼了!”就在这个时候,周军之中一个将领大喝一声。这老兄

我是女主的锦鲤儿子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gzzstc.cn/gkcb.shtml
镜子中,少年剑眉星目,面容虽算不上俊逸无比,但也不差,充满阳光,很是耐看。往下看去,

乡村灵异志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gzzstc.cn/a5yn.shtml
“他们并不知道这些都是什么,也不知道主电脑被关闭会有什么后果,如果随便看到我们做出他

[霹雳]沽酒醉光阴(绮罗生x最光阴)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gzzstc.cn/s432.shtml
“呵!呵呵!你一定很饿吧!”钟灵儿从椅子上起来,为了掩饰尴尬,假意关心起老公项易漠。

人生亦如梦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gzzstc.cn/pby4.shtml
“白白,你去哪里了?白白,你和谁在一起?白白,吃晚饭了吗?”余白一打开门,立即受到林

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gzzstc.cn/gef4.shtml
光华医院住院部“说实话,我觉得现在已经晚了,你出事的时候是晚上八点多左右,现在都已经

三思而行江湖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gzzstc.cn/xba3.shtml
轻风拂过花香味,千丝万缕惹人醉。有心留赏欲折枝,却怕芳馨至此失。秀发随着窗外飘过的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东方不败之凤落东方在线阅读动一下就是死

    瓮守看着眼前的人不禁笑道:“我当是那个大人物过来了!原来是你这个修炼一年才六阶的废物吗?”话音刚落吕良一个头追撞飞了瓮守,“我哥不是废物!”“你这个小畜生,竟然敢偷袭我,找死!”随后一记鞭腿踢出,将吕良踢飞几米之远。吕季林连忙飞奔过去抱住吕良,“你今天最好别动,动一下就是死!”“看样子,上个月把你打

  • 铠甲勇士之帝皇救世在线阅读第一节

    幸福感,就是沉入悲哀之河的河底的那些闪着微光的金砂。就是那种感觉吧,经历过悲伤的极限,心情不可思议地,朦胧地明亮起来。汹涌的浪潮翻涌而上,太宰沉浸在水中,感受着淹没整个身体的水,冰凉的、温柔的、连水在怜惜他。年轻的躯体逐渐的沉下去,沉下水底去,连同最后那一抹呼吸,也化作水中的泡沫消失……渴望死亡吗?

  • 穿成反派白月光的替身[穿书]味道

    田若雪在听到有人报这个名字时几乎本能地骤然转头看了过去,可之后却是有些发愣。说话的声音是那个王八蛋没错,但其脸上那些可怖不已的黑色鳞甲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地是一张冷漠之极的英俊面孔。“是他没错的!”又偷听了几句之后,田若雪面露恨意地重新将身躯隐回到了宗派的大门之内:“可这家伙为什么要来踏岳宗?”田若

  • 小桃花在线阅读第十节

    秋氏父女都有些惊奇的看着这盒子,显然这盒子是从云戒中掏出,可是饶是以秋诚这样的老江湖都看不出云戒是被楚长吉藏在哪里。云戒的形态千奇百怪,脚链,耳环,胸针,发夹都是常规配置,一个人的财产大多都是储藏在云戒之中,云戒的隐藏自然是重中之重,藏得隐秘点也是应当,而且贸然询问是极为失礼的事,所以秋诚还是按下心

  • 玄幻之宇宙大帝在线阅读第六节

    “妈,我去山上修炼了,可能会晚点回来!……”千羽边说边关山了门。“这孩子……”美丽妇女无奈得笑了笑。出了家门,千羽便飞快地往山上跑去。几分钟后,那棵百年的大树便出现在了眼前。“小子,比昨天晚到了三分二十一秒。”大树中传来一个声音道。“不...不好意思师傅,刚……刚才……陈叔叔来我家了。”千羽喘着气道

  • 穿成帝企鹅的我卖萌成功后在线阅读第5章

    “你疯了!”王经纪踩着高跟鞋把手机扔在流量小生宋羽凡面前:“你看看你做的好事,你居然敢编排盛凌,小祖宗,我可求求你做个好事吧,盛家的人,不是我们能招惹的。”王经纪凌晨被电话吵醒,然后就得知自家艺人在直播里说了一堆豪门八卦,差点把她气疯了。宋羽凡作为一个当红流量小生,影响力自不用说,再加上本来就火的向

  • 古穿今之宫女大姐的逆袭之11-12(虫)

    11秋童在酒店的大床上翻了个身,深深的叹了口气。“秋影帝这是怎么了?”躺在秋童旁边打着王者的薛骅都听不下去了。秋童没好气的一脚把薛骅踢到了床底下,“你离我远点儿。”“???”滚到了床下的薛骅一脸懵逼,“我怎么惹到你了?”“看见你就烦。”秋童又叹了口气,道。“……”无辜躺枪的薛骅觉得自己很委屈,心里很

  • 太子府的小厨娘在线阅读第7节

    紫菱开始了她的‘一帘幽梦’,而这时候,叶洛正在纠结于社团的选择,她本意是选择绘画社,但是对于绿萍来说,还是选择舞蹈社比较好,她都已经抢占了绿萍的身份,怎么能再毁了她的舞蹈?杉菜不明所以的看着脸色忽晴忽阴的叶洛,忍不住问道:“绿萍,你到底有什么烦恼,可以跟我说嘛!”“我不知道要选择什么社团好……杉菜,

  • 专业当爹不合情理

    除去云姝外,她阿爹手下还有十来个小弟子,其中身手最拔尖的当数云姝和她的两位师哥:虞尘风与莫忘。尘风……尘、陈?谁能想到虞尘风会是当今圣上的第二子陈襄王呢?刺杀襄王是云姝唯一失败的一次任务,仅仅因为那次的失败,玄月便对她下了毒手。而她因着玄月一句一生一世的好姐妹,一步步背叛阿爹甘愿沦为玄月的杀人利器。

  • 海贼:大强化师砸锅卖铁造战车!(求鲜花、求收藏、求一切数据)

    当铺里面,陈列着许多玩意,有平北王王府的宅子、金银铜器的物件、丫鬟的卖身契等等,凡是朱由视名下的资产,都可以在当铺中出售!最后,是一个金灿灿的新手大礼包。“我怎么把这玩意忘了!”朱由视自责了一句:“新手大礼包,可是穿越众最重要的福利之一了!”然后,他毫不犹豫选择使用了新手大礼包。“叮~宿主拆开大礼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