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侯夫人的求生欲之不可知相(3)

作者:奥利奥冰冰乐 来源:晋江文学城

“白羽提出的这些条件可以接受,但为什么要我们去抓捕一个手无寸铁的乞丐呢”首尊当然是最希望白羽能够回来,但这些回归条件可以接受,但是他为什么要一个乞丐呢。

“嘻嘻,首尊这不是好事吗”萧璋发出不寒而栗的笑声,“我们能让一个普通人换来这样的人才,这交易何乐不为呢,再怎么说这孩子还是前任首尊的……”

“好了,萧璋你不用说,就照着白羽所说的去做吧”萧璋只好离开办公室,首尊看着摆放的照片,照片上是两个小孩子一起玩耍的样子,他们的笑容很好看而且还很温暖,“你说我这样的选择正确吗,明明是想让他成为世界上最温柔的人,希望他能够被世界的温柔所接受的”

今天在玄镜司里面看见一位身着一身黑色西装的清俊的少年,戴着一个眼睛,眼神充满着冷冽,宛如上位者不可侵占般,虽然这些新来的新人或许不知道,但这里的老人却知道,玄镜司的崔判官回归了。

在玄镜司的审问室里,那位身着破旧的乞丐正惊恐的看着这里,此时大门开了,走进来一名少年,看着这位少年他不禁有些惊恐,仿佛这少年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死神般。

看着这位惊恐的乞丐我不禁冷笑着,掀起桌子,而那位乞丐却早就跌倒在地上,我拉过一张椅子淡淡的说道,“说这场盗窃案是不是你做的,有多少人还有埋藏在什么地方最好给我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我最讨厌的是别人欺骗我了”

我将那件珠宝店盗窃案的报纸递给这个乞丐再经过一些威胁,他也很快的招供,只不过当初抢劫珠宝店除了他还有两位人格缠绕者,将偷来的珠宝偷偷的埋藏在孤儿院的园子里,然后等风声过去之后再回来拿回这些珠宝。

然而在拿回那些珠宝的时候不小心被孤儿院的小孩发现,然而他们却丧心病狂将孤儿院里的上上下下几十人口全部杀掉,甚至还吃掉他们的心脏,听到这里我实在忍不住将这个畜生都不如的家伙打断了一条手臂和大腿。

看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家伙,“我再问你一句,那两个家伙现在在哪里”可没想到这家伙惊恐的指着我,“他们已经死了,而杀死他们的就是……”还没有说完这家伙就咽气了。

“没想到那家伙被你打死了,嘻嘻,只不过你竟然能在他口中套出如此重要的线索,看来那件孤儿院屠杀案看来并不是当年那么简单啊”萧璋发出毛骨悚然笑声说道,“对了,首尊大人答应了你的要求,而且还给你了两位助理呢”

此时一对二十刚出头的男女走过来,女的穿着一身工作服,虽然只有刚二十岁出头,但身上却有着不可描述的成熟的美丽,那双眼睛点缀着宛如玉石雕刻般的美丽的脸颊;而旁边的男生看起来就像是没有长大的小男孩,跟旁边这位有些冷静的女生相比,这位男生似乎是更加的激动兴奋。

“这两个都是学院里优秀的学生,首尊大人是特意让他们当你的助理,虽说你的年龄比他们小”萧璋拍了拍我的肩膀,有些扭曲的脸颊说着这些鼓励的话语,虽然萧璋这位前辈看起来很奇怪,但是我曾跟在他身后学习过一段时间,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对我都受益匪浅,才有了现在的我。

“好了,许显接下来我们案子可能有些棘手,接下来的几天可能要辛苦一下了”根据线报这几天在城市天台上看见人格缠绕捕食的踪迹,而那个地方也是萧璋所管理的地方,以他的能力这样的案子应该很快就会解决的吧。

“对了,我的名字叫白羽,以后还请多指教了”而那位男生则有些受宠若惊,而旁边的这位女生则有些冷静的嗯了一下。

“前辈,我的名字叫李阳,以后也请前辈多多指教了”

“萧苓,请多指教”相比较李阳的激动,萧苓的性格则有些过分的冷淡,或许这样的组合还是比较有趣。

“这次的案子是一个叫哮天犬的家伙干,这个家伙每天晚上都会出来大量的捕食,这些都是资料”我将手中关于哮天犬的资料一一交与他们,虽然人格缠绕者能够吃人类的食物,但这也不能补充他们每天必须的能量,最多也只是尝尝味道味道而已,只不过像这样明目张胆的捕食还真是少见,该说这家伙是自大还是自以为是呢。

我曾经跟这个家伙打过几次交道,但不得不说这家伙还真是强而且还有极高的反侦查能力,所以被玄镜司评为SS危险人物,“因为一些原因我不会经常来玄镜司,所以这起案子你们一起去调查,如果有什么线索可以到这咖啡厅找我,我就在这里打工”将一切都交与他们之后,便离开玄镜司。

“这几天你一直都请假,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是店里最忙的时候,如果要请假的话至少要说明原因,这样子很容易让我们担心的知道吗”没想到我刚进咖啡厅就被夜静一副前辈的语气给我骂了一通,而我也只能一直赔笑道歉。

“白羽,你来店里也有一段时间了吧,不如我来教你如何泡上一杯好的咖啡吧”此时店长突然的说道,“夜静,店里就交给你和袁晓小姐吧”

“店长,苏烈先生呢”苏烈是店里一流的咖啡师,当时自己也尝过苏烈先生的咖啡,真是非常的好喝,其实自己也很想什么时候也能像苏烈先生那样泡出如此美味的咖啡。

“苏烈,他今天有些事情,所以今天给客人泡咖啡的事就交给我喽,虽然我不经常泡咖啡,但是我所泡的咖啡可不比苏烈差”苏烈先生和袁晓小姐都是经常吵架,谁也不服谁的,但是他们的关系恐怕是这咖啡厅最好的吧,或许还不止只是朋友关系吧。

“尝尝怎么样吧”看着桌上放的咖啡店长问道。

“看起来似乎很好喝呢”我端起桌上的咖啡品尝着,“很好喝,店长你真的能教我如何泡上一杯好喝的咖啡吗”以前的我只知道调查和捕杀人格缠绕者之外,那就只有看书学习了,但是这杯看起来小小的咖啡竟让我有些感兴趣。

店长微笑,笑得很是和蔼,“一杯咖啡经过无数次的练习也可以像我泡的一样好喝,但这样的咖啡却是没有灵魂的,如果没有一颗热爱咖啡的心,即使泡的咖啡再好喝,但这也只能给人尝尝味道而已,如果要泡出让人流连忘返的咖啡,那必须要给咖啡添加灵魂,而这灵魂就是你的心”

店长说得这句话看似很简单,但实际做起来却是十分的困难,喜欢做一件事或许很简单,但是一辈子做这件事却是很困难,这天我除到店里帮忙,剩下的事就是学泡咖啡,泡一杯属于我自己的咖啡,就这样这天的时光很快就结束了。

店里除了忙碌的身影之外并没有一个客人,而我这天的工作也结束,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咖啡店。

走在街上我不禁的摇晃着脖子,没想到今天只是学泡一杯咖啡而已竟这样疲劳,以前解决案子或者是捕杀人格缠绕者都没有现在这样累过,“这不是白羽吗”

我转过头看见一位中年妇女带着孩子似乎是出来买菜,这中年妇女是我的老师,可以说是除了老院长之外对自己最好的人,也曾在我最黑暗的时候给我鼓励的那个人,“老师,出来买菜是吗”

“嗯”这天老师总和我聊起那时候年少不懂事但非常有趣的事,我也没想到当年的我还真是调皮呢,“对了,你的父亲身子还好吗”

“我的父亲”老师所说的那个时间的时候让我不禁有些震惊,我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根本没有什么父亲,即使有家人也只有院长奶奶而已,但哪来的父亲啊

“是啊,你的父亲每天都会接你回家,好像工作再繁忙也都会坚持的在相同的时间来接你”即便老师说得在怎么好,但我的确是孤儿才对啊。

我和老师在小区分手,她还非常的客气的让我到她家里吃饭,但被我委婉拒绝了,以现在我的身份不想给别人添任何的麻烦。

“这个就是首领所要找的人吗”而在此时市区里的高楼上站着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真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如此的多此一举”

“这个是你们所找的人”戴着面具的女子将手中的照片丢到面前这个慵懒的男人,“白羽,原是玄镜司最年轻的探员,只不过一件案子而被辞退,现在只是个普通的人类而已,在一家咖啡厅打工,只不过根据玄镜司的眼线,现在的白宇似乎又回到了玄镜司”

“不愧是伊甸园,没想到玄镜司也有你们的眼线,只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慵懒的男人咬下巧克力棒,“我希望三个月后能够抓住他,我愿意支付双倍报酬以及给你们些人力,这报酬不知值不值得”

“为什么,你当初让我们找这个人给我们七千万元,现在只是抓住他就有双倍报酬以及给我们些人力,你这是看不起我们伊甸园吗”看见眼前这位大姐似乎有些不高兴了。

“这怎么会呢,因为我们想和你们伊甸园合作,因为我们都有一个梦想,都想重新创造这个世界,当初你不也是因为这个才创建了伊甸园吗,在圣经原文里是乐趣的意思,是个极为美好的乐园”慵懒男人起身离开的时候却女子叫住了。

“我也改变主意了,我不要报酬了,不如我们合作如何,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们寻找这个小子和我所想的计划是一样的话……”女子露出丝玩味的笑容。

“聪明的女人可是会让人嫉妒的,如果你们也是这样想,我很希望我们能够合作愉快”慵懒的男子说道。

延伸阅读

元皇后回归指南[清]之路遇吕伯奢(3/3)(6)  http://www.amuni.cn/gtuk.shtml
一匹马儿在官道上奔跑,为死寂的黎明添上几分活力,天边,渐渐浮现出一抹鱼肚白。“休息一

问道之阴阳无极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amuni.cn/ggmd.shtml
“碰”。四周鸦雀无声。一把紫黑色的长鞭撞击在地上,发出“轰鸣”之音,紫色的罡火在地上

顶流她总想秀恩爱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amuni.cn/pfln.shtml
姚瑶今年24岁,和杨洋同龄。是公司美工。平时喜欢扎丸子头。八月的尚海还是比较热的,因

我在火影搞科技之小猪遇上哈士奇  http://www.amuni.cn/wr0.shtml
想到这里赵莉莺更加小心了,但是再小心也没有逃过等待的武士。但是赵莉莺比较娇小,所以很

非人二代之方家独子(1)  http://www.amuni.cn/y0my.shtml
ps:新书上传,希望兄弟姐妹们能够多多支持,如果能入法眼的话,就先收藏一下,如果看着

港黑第五位干部在线阅读傅砜的脸  http://www.amuni.cn/nem6.shtml
祁橙橙整个人都不好了。明明和傅砜相处的时候她已经很小心谨慎了,没想到防不胜防竟然还是

大宋之最强奸臣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amuni.cn/nv4t.shtml
王苍踏步出门,见众人仍旧在院中或施展拳脚,或静立沉思,王风则背抄双手,一边来回踱步,

不离婚了,来吃鸡[电竞]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amuni.cn/u7uk.shtml
晚上,馨娜这个小家伙怎么赶也赶不走,就赖在我床上了,我也懒得理她,枕着手臂想着遣兵符

末日之不一样的洪荒领赏  http://www.amuni.cn/pqek.shtml
“我艹,你这个黄巾賊,你看准了没有,我不是盟军啊!你打我干什么?刘华避开一个黄斤铁骑

十二剑诀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amuni.cn/prpp.shtml
“阿苏,希望等你醒了,还能让我这么叫你。”苏绾无声的笑了笑,看上去很美,可惜黑灯瞎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配她不想造作了[穿书]第八章在线阅读

    ------“夏新雅服装公司”里面的工厂区,新建的厂房,每一层有3000多平方米左右,共三层,最少有1万平方米。“妈妈、不,夏总。”我赶快跑到工厂去,向我那个“富豪”的老妈汇报刚才“小三”之事。当然,我准备选择该说的就说:重点是---这个“小三”说变就变、贪图钱财、诱-惑男人......不管她是不是

  • 穿错书了,告辞(穿书)在线阅读第7节

    上课铃响了,巧玲迈着轻盈的脚步走进了课堂,学生立时坐好,“检查余光中的诗《乡愁》,我抽几个同学到前面来,我自己检查,其他的同学同桌相互检查。听好了,李明赫、胡浩、王铭洲、郑文龙、李兵、刘志强、赵冠宇。”听到喊自己名字的人,有点不情愿,拿着书来到讲台前,其他的同学随即响起了“叽哩哇啦”的背书声。郑文龙

  • 反穿之一只宅斗的洗白第九章

    天呐,请问我是什么不可回收垃圾?!我这样做对得起我儿子吗?还有资格称自己是嘉桓的粉吗?林冉赶紧用手机发了一条评论:“粉丝在这里!”评论完才发现手机登的号不是自己原本的号。完了完了,他不会以为我走了吧?冉然然:“我在我在!”屏幕上的男人猛地抬起头。冉然然:“不好意思!刚刚同事来了,看到你在直播,跟他们

  • 反派国师总撩朕之缥缈铁三角

    一晃,两日过去,又到了上学堂的日子,冷无情答应以后都由她来接送小徒弟东方晨上下学。东方晨欢喜的很,直接拒绝了冷雪师姐的热情自荐,其实冷雪真的很想每天接送东方晨,多有趣的事啊,可是人家正主有心仪的人选,她被无情的抛弃了,而且那个心仪的人选还是她“得罪”不起的,认命吧。东方晨换上了校服,那些冷雪给她准备

  • 镇国皇后礼物

    “叶樱姐这么强?”“那当然,就是最近有些沉迷**……哦不,是网恋,我们怕她成绩有所下滑。”“你是怕期末抄不过吧。”旁边一个女生忽然拆台道。“瞎说什么大实话?”三个舍友跟周宇聊的挺欢,真以为周宇和叶樱正在网恋,便什么话都往外说,叶樱窘迫的想要把手机抢过来再把视频聊天挂断。三个舍友怎么舍得这个调戏大学霸

  • 道德边缘第九章

    “小公子放心,即便世上只剩下你一个男人,我也绝不会看上你。”此话是赵肃当天对叶瑞宁最后的回应,为此叶小公子对此耿耿于怀,心底反复暗骂赵肃数遍。叶瑞宁跟赵肃要来一面铜镜,山里头除了些妇人有面小镜子外,鲜少有人会置办能照全身的铜镜,叶瑞宁要镜子时可被赵肃围起来笑了好一阵,在他发怒前这莽夫不知道从哪里给他

  • [综刀乱]总是死不了星际悠悠[上]

    不知道从何时起,点家升级——至于没有种马,没看到前面都加上点家了吗——流的主角设定那是越diao丝越好,越草根越妙,总之呢就是#没有最惨只有更惨#,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穿越主角的酷帅狂霸拽;才能在以后逆袭打脸的时候,啪啪啪声越响,而被打脸的对象往往还都是出身高身世高能力强的高富帅、人生赢家,读者看

  • [红楼]我是正宫她哥第一个黄昏(1)

    异族?蒋妍的神经瞬间绷紧。——身边有伪装的异族,需要在七天之内找出来。这是纸条给她的提示。见她迟疑,对面的女人忽然从背后抽出了一把巨斧。“别动,再敢靠近一步就杀了你!”金发女冷声喝道。蒋妍缓缓举起了双手。她也有斧子,可对方那把明显威力更大,单看那发达的肱二头肌也知道,自己完全没有胜算。可她也不知道该

  • 次声波女孩儿第五章在线阅读

    罗天回到李氏包子店后,在后面打杂,忙碌着。经过一道道程序,在机器和人工的操作下,一个个包好的包子源源不断的做好后。经过传送带,送去蒸笼中,达到时间自然熟了可以卖了……很快,时间过了四个小时,罗天他们也下班了。不过他没有跟别人有太多话题,该干嘛干嘛。罗天下班后再次打包五个包子带回去,毕竟他也没办法,主

  •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娇气包妹妹之第一卷 秦岭凶墓 第0004章 他是谁?(4)

    大概是今夜受到了太大惊吓的原因,上了出租车以后我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一路脑子昏昏沉沉的,差点靠在的出租车上睡着,一直等凌晨四点钟稍过的时候,出租车才终于到了古董一条街的街口,这里道路狭窄,车子根本开不进去,司机只能在道口停下。这趟街在太原市算是老城区了,因为到处都是算命的、做文玩字画生意的人,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