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生活神豪:从妻子总过于节俭开始之李砚(二)

作者:鱼缸装米 来源:飞卢小说网

“你们在干什么?”

木子砚闻言一惊,顺着声音望去,见一个身着黑衣的俊美男人正黑着脸瞪着他和琳琅,冰冷的视线让他下意识的与琳琅保持距离。他的手一松,琳琅少了支撑着的手臂,如破布娃娃般坠向地面。

聪明如他,在第一时间猜到了这个男人是闻家的男主人。

闻不悔一惊,迅速上前。木子砚亦再次朝琳琅伸出了手,却比闻不悔晚了一步。闻不悔身上的气息在琳琅的鼻尖环绕,熟悉的气息让琳琅的心安,所有紧绷的情绪在这一刻全都放松下来,她抬眼,看到了闻不悔那张熟悉的脸,扬起了嘴角,一种名为“欣喜”的情绪侵占了她的心。

多日不曾看到的丈夫在她的心最纷乱的时刻出现在她的身边,让她安心。她的手揽紧了闻不悔的腰,紧得让闻不悔诧异的忘了刚才亲眼看到的那一幕所带来的莫名怒意。

“爷,你终于回来了。”琳琅的声音很软,闻不悔心头一暖,亦抱紧了琳琅,让站在一旁进退不得的木子砚尴尬万分。

“嗯。”闻不悔回应,视线又落到一旁的木子砚身上,轻轻退了一步,冷声问道:“他是谁?”

琳琅一愣,随即解释道:“这位木子砚先生是秋儿的夫子。”

“我为秋儿请的夫子似乎……不姓木吧?”闻不悔嘴角微僵。

“嗯。这事我会解释给爷听的。”琳琅轻轻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温声道:“一路奔波,你累了吧?先回屋去歇会儿,我让人去准备你爱吃的饭菜。”

不容分说,琳琅拉着他的手朝他们居住的院落走去。闻不悔任由她拉着自己离开,走之前回头看了木子砚一眼,冷漠的眼神带着锐利,让木子砚不自觉退了两步。

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木子砚嘴角露出兴味的笑。

他曾听人说闻家老爷不喜自家夫人,看来,这也不过是个传闻。

忽想到了什么,他敛起了兴味的笑,换上的严肃的神色。

传言说,得秋氏者得天下,如今秋家的人出现在这川州城,接下来这个地方怕是不得安宁了吧?

站在原地沉思半晌,转身朝自己的住所迈去。

不多时,木子砚住的院落飞出了一只灰色的信鸽。木子砚望着那鸽子越飞越远,变成小黑点,最终消失在他的视线内。

书桌上,那本平时他随身携带着的小册子上添上了一行新字,墨迹尚未干透——

嘉庆八年十月初九,川州惊现秋氏后人,大毓之乱恐始于此。

原本是琳琅拉着闻不悔走,没走几步,便成了闻不悔拉着琳琅走。末了闻不悔又觉得琳琅走的有些慢,索性弯腰抱起了她。

他突如其来的动作让琳琅惊呼一声,随即平静了下来。她在闻不悔的怀中抬头看他,见他抿着嘴角不说话,心下微微叹了口气。

相处了这么多年,这样的表情告诉她——他正不悦着。

可是,他到底在不悦什么呢?

一路上下人们多有侧目,琳琅却无心去理会。她还在试图猜出闻不悔的心思,他已然抱着她踹开了房门。

琳琅望着那来回晃动的房门,忽有些头疼。

她极少见他生气的。

从他的怀里挣扎着下了地,她上前去关上房门,又快步到床边整理了下床铺——其实床铺丫鬟早整理好了,她不过是不知道自己除了整理下床铺之外还能干些什么或者说些什么。若是说错了什么,惹得他更不悦就更不妥当了。

琳琅知道闻不悔一直站在身后盯着她瞧,却不肯开口说话。对峙半晌后,琳琅举旗投降了。她上前一步,动手为他脱去外衣,叹息道:“爷累了吧,好生歇一会儿。”

闻不悔任由她动手。

琳琅不知他在想些什么,也不想知道他此时在想些什么,只是一味的希望他躺到床上去歇息。

可是闻不悔站在原地不愿挪动一步,这个事实让琳琅很是挫败。琳琅只好又说道:“你累了,该好好休息。若是病倒了,我会担心的。”

闻不悔闻言静静的盯着琳琅看了半晌,终于挪动了脚步走到床边,躺了下去。他确实是累了。原本今天是到不了家的,可是,他却仍旧执着着在这一天赶了回来。

脑海中又浮现出先前那一幕。

那个据说是夫子的男人亲密的揽着琳琅的腰。

他居然,该死的在意,非常在意。

无声叹了口气,琳琅伸手欲为他拉好被子,却被闻不悔握住了玉腕。他略用力一带,琳琅在毫无预料的情况下倒向柔软的床铺。

“爷,你先放开我,府中还有许多事要忙和。”琳琅被他紧紧抱在怀中,他的怀里似乎放着什么东西,卡得琳琅不舒服。

闻不悔闭着眼,闻着琳琅身上淡淡的檀香味,忽然觉得很安心。连日来,久不曾有的睡意袭来,让他有些昏昏欲睡。察觉到琳琅的挣扎,他低声道:“别动,让我好好睡一会儿。”

琳琅闻言不得不停下挣扎,任由他紧抱着自己。从他回到家、她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就不曾忽略过他的疲惫,原本有神的眼儿四周都有了淡淡的青色——他确实是该好好歇息一会儿了。

“以后还是别让自己这么累了,我们闻家已经够富贵了,不需要更富贵。”琳琅忍不住碎碎念,“外出这么些天,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若是在外头病了该如何是好……”

闻不悔微掀眼帘,道:“我从不知道你也这么爱念叨……”

琳琅还有些话卡在喉咙口,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最后全都化成了叹息。她也才知道原来自己也是个爱念叨的人。

闻不悔的怀抱很温暖,琳琅在他的怀中不知何时闭上了眼,渐渐有了睡意。快睡着前,她忽又听到闻不悔说道:“琳琅,我怀中有样东西是送给你的,你自己拿吧。”

琳琅有些惊讶,随即伸手去取。

那是一个用绸缎包裹着的东西,琳琅还未打开,又听闻不悔低声说道:“生辰快乐。”

琳琅一愣,才忆起今天是十月初九。她窝在他怀中,小心翼翼的打开那礼物,赫然发现那是一只雕工略为粗糙的碧玉簪,简简单单的簪身上刻有小小的“琳琅”二字。

她忽然想起他离家前,曾问她想要什么礼物。那时候他们正好见到园丁阿旺在给他媳妇儿雕木簪。

那时她并未回答他,因为她也不知道想要什么礼物。

琳琅的心头一暖,竟有些哽咽。

耳畔传来闻不悔平稳的呼吸声,琳琅支起身子,细细的看着闻不悔的脸。葱白的指尖划过他的眉眼,思绪万千。

怎么办呢,她竟然,越来越在乎这个男人了。

“夫子,夫子,你在吗?”

门外传来闻秋的声音,木子砚不慌不忙的收起了桌上的册子,换上了平日的模样,等待闻秋来敲门。

闻秋果然如他所料,敲了他的房门。开门后,木子砚看到闻秋的笑脸,问道:“秋儿来找夫子可有什么事么?”

闻秋将手中的书放到了木子砚面前,笑眯眯的说道:“今日我在爹的书房里看到了这本《世书》,发现这书的扉页上写着‘大毓朝李氏编撰’几个字,忽而很好奇能编撰出这等奇书的作者李氏。夫子知道这李氏是什么人吗?”

《世书》问世,市井只传此书为史官编撰,却甚少有人知道到底是何人编撰。

木子砚一愣,随即用笑容掩住自己的情绪,笑道:“这李氏,就是编撰这《世书》的史官。编史不留名是我们大毓朝的规定,秋儿就不必细问这些了。不如夫子继续给你将那怡和公主的故事如何?”

“这样呀……”闻秋略带不满,却也同意下来,“也好,爹回来了,以后听夫子说书的时间势必要变少,乘着这会儿爹还没空理会我的学业,夫子能说多少是多少了。”

说完又向伺候在门外的丫头吩咐道:“碧儿,你去吩咐厨房做些点心,再泡壶茶来夫子这儿。”

门外伺候的丫鬟退了下去,闻秋睁着眼儿期待的望着木子砚,对于他即将要说的故事有些迫不及待。

木子砚忽觉得不明白,问道:“为何秋儿这般喜欢听那怡和长公主的事呢?”

仔细想来着实奇怪,一个养在深闺的小女儿,却偏偏对那死了很多年的怡和公主感兴趣。

闻秋笑容不变,“不知道呀,我看了《世书•怡和小传》后便好奇了起来。这或许就是夫子所说的缘分吧?”

听她说的合情合理,木子砚也不再执着,转了话题,端出了说书的架势。丫鬟碧儿端了茶点回来,一些比较闲空的下人们听闻木子砚又开始说书,也都纷纷聚到了门外听着。相较于门外那些下人们的津津有味,平日对听书甚感兴趣的闻秋反而有些心不在焉。

她的小手划过方才带过来的那本《世书》上那“大毓朝李氏编撰”七个小子,微微低下头,嘴角勾起了诡异的笑。

大毓朝李氏?

她怎会不知呢!

大毓朝李氏,这五个字背后代表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像秋家一样,一个数百年来在大毓朝长盛不衰的家族,李氏族人散居大毓各个地方,以记录大毓朝大事记为己任。李家号称大毓朝第一史家,却从不将自己的名字记录在史书当中,行事亦极为低调。

本朝史官李知言便是这李家的嫡系传人,而李知言有二子,以笔墨纸砚中的墨、砚为名,长子李墨将来必会继承父业,而次子李砚生性不受拘束,时常游走于大毓各地。

李砚,李砚,不正是这李家的人么?

延伸阅读

渤雄铁艺门加盟  http://www.spa-living-for-health.com/xzhp.shtml
渤雄铁艺门的产品有:公路护栏网、铁路护栏网、波浪护栏网、框架护栏网、双圈护栏网、刺网

百燕王服饰加盟  http://www.spa-living-for-health.com/ntqf.shtml
百燕王鞋业在个性化、人性化消费的今天,公司开发的产品款式、配色、造型新颖时尚,以满足

联大硅藻泥加盟  http://www.spa-living-for-health.com/ymev.shtml
总部地处中国沿海美丽的城市----大连,是大连目前一家拥有自己生产基地,集硅藻泥、海

超顶贸易加盟  http://www.spa-living-for-health.com/dcns.shtml
很顶贸易从事日本特色商品销售的贸易公司,旗下有日本商品的购物网站很顶贸易日本百货类商

金水桶足浴加盟  http://www.spa-living-for-health.com/dmof.shtml
专有核心技术支持:无论是拔罐、修脚、足疗,还是中医经络按摩、加盟都由管理咨询公司的贵

阁雅加盟  http://www.spa-living-for-health.com/ap0v.shtml
阁雅足浴盆拥有出众的生产设备,雄厚的技术力量,设产品研发中心,注塑生产车间、缝纫车间

Cantumy加盟  http://www.spa-living-for-health.com/ya55.shtml
Cantumy床上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婴童抱被、被芯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

南海金务加盟  http://www.spa-living-for-health.com/d2wd.shtml
南海金务机械设备主要在广东福建湖南湖北,江西广西贵州等销售捏合机强力分散机,高速分散

卓瑞饰品加盟  http://www.spa-living-for-health.com/u40q.shtml
品牌介绍卓瑞饰品公司立足香港,始终面向国际国内市场,设北京公司和广州办事处,卓瑞饰品

晶石灵加盟  http://www.spa-living-for-health.com/bvy3.shtml
晶,晶莹剔透石,天然宝石灵,天地灵气晶石灵,英文:CHENIM,全国比较大的天然水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人人都在苏皇后(GL)在线阅读第六章

    楚小之去了高二年级的职教处,她要插班的班主任李梅就在那里等她。插班考试时见过一次,是个四十多岁很温和的女老师。“楚小之?”“老师好,我来迟了。”她才踏进职教处就听到早自习的铃声。“不迟,刚好早自习我带你去班上。”李梅领着她往班级走,笑着开口缓和紧绷的气氛。同时再一次在心底感叹,这孩子怎么表情这么少呢

  • 都市之超能系统第一章

    “尤教授,这一次的计划提前落地会有一定风险吧?”“无论什么计划都会有风险,但我会让风险降到最低。”学校某实验室里几名身穿白大褂的研究员围坐在电脑前看着电脑前的青年运行着数据,与其他几人相比,身穿着校服的青年与他们显得格格不入。青年的面容俊美清冷,电脑上蓝色的页面倒映在他脸上的光勾勒着严谨时轮廓。指尖

  • 特种兵:我能看见经验条英才天妒

    王笑风大步流星地走着,一言不发地跟着前面那人。那人模样邋遢,不修边幅,腰间悬着一个酒葫芦,似乎是按耐不住,回头问道:“请问阁下是恰巧与我同路么?现已入夜,不如同行吧。”王笑风道:“我们已是同行。”那人将酒葫芦递给王笑风,又道:“正所谓,有酒不分同行人,天下第一大罪!还请阁下可不要让我做天下第一罪人。

  • 都市之万界降临地球第10章在线阅读

    伴随着声音落下,一道倩影从外边飘了进来,身上的盔甲铿锵作响,引起所有人的注意!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唐的平阳公主,李秀宁!“见过皇兄!”“平身吧,赐作!”李世民摆摆手让边上的小德子去准备。他这个亲妹妹虽然天资国色,但是并没有一般小女儿的矫揉造作吗,反而是一位巾帼英雄,在大唐建立不久之后,便挺身前往边关

  • 大师父系统在线阅读第8章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夜。被迫接触未知的林生在凉席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下了**的他看到**官方网站的通告,结合自己的经历证实了这一切都真的存在,关于自己的未来一片迷惘。在几年前他就知道有的人通过科技手段实现长生,也在前段时间知道了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纵使知道未来的人类,最终会通过各种科学以一种科幻的姿态

  • 天命之三光破邪传李挽呈篇(第一人称)

    我是龙虎山脚下的一个平凡人,父亲是一位热爱道学的农民。据说父亲对道经极其有研究,就连龙虎山上的道长有时都要向父亲请教道藏上的问题。他们曾不止一次邀请父亲做龙虎山的道经讲法者,似乎要他也去做道士。父亲有两个兄弟,他们都没有子嗣。父亲让我喊他们二爹,三爹。二爹是一位商人,他白手起家,如今已经是我们这有名

  • 看过云帆梦过柚希第九章在线阅读

    屈群同学:你好!你的来信,连同那封“在废纸堆里找出,补寄给你″的信先后收到,于是我又开始写这封信。首先我要请问你,你是“单″吗?也许。你看了“献给单相思的失意人儿″,就没有其他的感想吗?你敢肯定自己就是单吗?也许,但我不是石翌。在她身上有我的影子,但她不是我。我不会打牌,也不会深更半夜回家;更不会发

  • 莲说在线阅读第一章

    有些发黄的天花板、四周墙壁长着些许霉,整个房间闷热得让人难以忍受.苏瑶瑶感觉自己已经热到极限,这间房太狭窄了,又没有空调,只有一个电风扇.无力仰倒在床上,幸好过两天就开学了,宿舍环境应该都会比较好,毕竟是远近闻名的一中,穿进这文里也有几天时间,没错,她穿书了,穿得还是一本古早文,叫什么霸道总裁的小哭

  • 东厂恩仇记在线阅读第十章

    夏凡和红雪两人从四方城出来,一路顺利快到夏凡出生小山村的时候,看到身穿落叶谷服饰的五名筑基中期修士正在围攻一名女修士。那名女修也是筑基中期。正常那名女修士应该早就支持不住了!可是她的法宝的确厉害!硬是在五名同级修士手中撑到了现在。五名修士中带头的那个人说:你杀了我们高师弟!就想走!今天把你的储物袋留

  • 万象更新在线阅读第10章

    徐征被感染到了,神情微微一怔,心中一软,下意识的松手。这个眼神!对视之下,两个人把那种激烈对撞之后,徐征愤怒,黄毛无奈与绝望之感,都演绎出来。徐征看得更深层次一点,甚至看到了一丝委屈和恳请。“这个眼神!”“好心疼的眼神,苏白是不是家庭背景不太好啊!不然怎么能演出这样的眼神!”“和徐征老师的演技对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