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bts我爱的少年踏雪寻梅(八)

作者:草莓VV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先帝在时,立他的大儿子刘荣为太子,但是却没立皇后,”宁和尘双手对插在袖里,坐在门口给一个小孩讲故事,“长公主有一个女儿,名叫阿娇。长公主呢,就相中了刘荣,想把女儿嫁给太子,将来就能当皇后。但是刘荣他娘,很笨,就把长公主给拒绝了。”

小孩问:“为啥啊。”

宁和尘:“栗姬不怎么聪明。”

李冬青坐在石头块上,拿小刀削一根木头棍子,看样子打算做箭。

“长公主当然就很生气啊,他是皇上亲姐,是太后的亲女儿,她求亲,栗姬居然拒绝了,她便记恨上了。”宁和尘看了一眼李冬青,继续说,“这个时候,皇十子刘彘儿的母亲,王娡找上了长公主,主动求亲。说当年刘彘儿金屋藏娇的故事传遍天下,不成亲都不合适。长公主刚被栗姬拒绝,正在气头上,便就同意了这门亲事。”

“我知道金屋藏娇!”小孩听了之后打岔,其实是有点不想再听的意思。对一个小娃娃而言,这故事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小孩子左右打岔,但宁和尘却没理他,继续说道:“但是长公主的女儿嫁给了谁,她就想让谁当太子,当皇帝。于是她就和王娡一起,设计陷害了栗姬。栗姬蠢笨,屡屡中招,让先帝不满,向来子凭母贵,母凭子贵,栗姬惹怒了皇帝,刘荣的太子当然也就不保了。”

李冬青仍旧在削他的木棍,已经削出了一个尖尖的头,看着锋利极了,这才算满意,于是又拿起一根新的木棍,扒皮,削。

屋里走出一个妇人,把水壶拿给他们,又给了一袋子干粮,说道:“等得久了吧?”

李冬青站起来接过,又问:“针线?”

“哦哦,”妇人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布袋子,说道,“瞧我这个记性。”

李冬青笑说:“那便麻烦你了,我们走了。”

“荤儿,”妇人召唤自己的孩子,“回家了,在听哥哥讲故事呢?”

宁和尘长得太好看,这妇人便有些不敢和他说话,连看也不大敢看。荤儿走过去,问道:“娘,长公主是个坏人吗?”

妇人:“……”

妇人大惊:“谁给你说的!你给我闭嘴。”

李冬青上马,说道:“你再走几户人家,早晚要被百姓报官抓起来。”

宁和尘说:“想抓我的人可不少。”

“明日越过北地,”李冬青说,“我们就要到河朔了。河朔是匈奴人的地盘,咱们要绕路吗?”

“没什么必要,”宁和尘说,“现在没人动我们,等你一死,我的苦日子才到。”

李冬青没说话,宁和尘却偏要问,说道:“还要死?”

这又是一片雪地,他坐在马上,李冬青牵着马在下头,闷闷地走,他不抬头,宁和尘就看不见他的表情。

“人说优待战俘,我猜也没人像我这样优待,”宁和尘说,“你与我可是世仇。我还对你予索予求。你见过这样的仇敌吗?”

李冬青附和:“没见过。”

宁和尘嫌他窝囊,拿脚踹了他一下,李冬青莫名,回头看他:“啊?”

宁和尘:“……”

李冬青说:“你怎么又不高兴?”

宁和尘:“没有。”

李冬青只问:“又哪里惹你不高兴了?”

宁和尘从刚才跟那孩子讲故事的时候就拿话刺他,李冬青又拿出装傻充愣那一套来。平时老是让人当做傻子也有好处,就是装傻的时候比较真实。

李冬青有时候是真傻,有时候是装得很像。

只是就是不知道,又哪里招惹了宁和尘。

宁和尘说:“我说了没有。”

李冬青:“……”

眼见着又要恼,他只好不问了。

宁和尘说:“再往前走五十里,就是黄河,沿着黄河往北走,我们就到了云中。”

“云中,”李冬青说,“是不是离雁门不远了?”

宁和尘:“是很近。”

李冬青:“哦。”

宁和尘眯着眼,目光长久地看着北方,前方的冬日的太阳,日光洒在宽广的黄色大地上,雪水都已经淌干净,天地间只余一条小道、几座山、枯树枝和未化干净的几堆雪而已。

李冬青看他一眼,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在思念家乡。

到黄河之前,要先度过河朔。这里守了军臣单于的两个重臣:楼烦王和白羊王。河朔是军事重地,匈奴长期以来压制汉朝,便就是因为这片土地,它悬在长安的头顶。匈奴人若是举兵,可一路冲到甘泉宫。

所以此地也一定重兵把守。宁和尘说:“进了河朔,就别想着跑了,离了我,你只有死路一条。军臣单于恨不得杀了汉室子孙,要你没用。”

李冬青说:“没想过跑啊。”

宁和尘简直看够了他这张茫然无知的脸,说道:“别给我摆这个表情。”

李冬青便揉了揉脸部肌肉,说:“哦哦好的。”

宁和尘被他的举动气笑了,又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李冬青那日离开乞老村,其实心怀怨气。他怨命运不公,怨宁和尘,甚至怨林雪娘,所有人都只给了他一个结果让他接受而已。这么多年所有的失去,他都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接受一个个残忍的事实。他毕竟才十五岁,人间至痛至苦的生离死别已经经历了三次,这谈何容易,这两日又有哪天不是醒来一脸冰凉的眼泪。痛时恨不得当即去死,清醒时又想活。

李冬青今年方才十五岁。

快要日暮的时候,他们又到了一片雪山,漫山遍野披上红霞,整个山坡波光粼粼。

一个少年在树梢穿林而过,身上背着三只箭,满张弓,屏息凝神,微微闭着一只眼,那弓弦抵在脸上,他神情专注,忽然松弦放箭,只听得“咻”的一声,箭飞射出去,狠狠地钉在树干上,这一箭射空了,李冬青向前大步跑去,搭上了第二根箭,一只棕色的鹿机警地往山林深处跑去。李冬青拔出射空的箭,脚两步蹬上了树枝,雪花被片片地震碎掉落下来,一声鹿的哀鸣应声而响。

李冬青兴奋极了,冲了出去,去追那头伤鹿。就在此时危机四起,雪地中炸出了几个黑衣剑客,将李冬青团团围住,李冬青一抬头,一张铁索网从天而降,眼见就要落到他的头上。

宁和尘踏雪而来,脚步踩在雪面上,连个足记也不曾留,一个闪身间已经冲到了黑衣人身后,那人拿剑要砍,宁和尘一转身错过,腰上的剑弹出,那人躲了一躲被宁和尘一脚踹飞。再一回头,李冬青被铁网缠住,被那三个黑衣人拖着跑了,从铁网中伸出手来大喊道:“救命啊——”

宁和尘一脚踢起一块石头,石块到半空时拿剑尖一弹,飞射出去,半空中一男人察觉暗器,回身去挡,却见宁和尘已经到了眼前!被一把按住了脑袋,狠狠地摔打在雪面上,铁网被拖了下来,被宁和尘单手一缠铁链,马步一扎,愣是凭一己之力给硬是拽了回来!

李冬青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幸好有雪面缓冲,但也摔得眼冒**。半天才缓过来,慢腾腾地举起胳膊来抬起自己身上的铁链,感觉肋骨都在掉下来的时候被铁链打断了。

李冬青面色挣扎着扶着腰站起来,心想:“吃鹿肉就这么难吗?!”

宁和尘显然也觉得不耐,此次出手极重,他以一敌四,四人显然已有预谋,脚下一踢扬起大片雪花,宁和尘的眼前白花花,他瞬间腾空片刻,四人已经冲他冲了过来!

李冬青从身后摸来弓箭,微微眯上了眼睛,视线从黑衣人的头游荡到了脚,最后选中了膝盖这个位置,结果还未等到他这箭射出去,情形已然逆转,宁和尘一剑挑起地上的铁链,两剑砍断,又是那日他杀死三十二歌女的那一招,数段铁条颤抖着升空,宁和尘肩膀一抖,铁条忽然被内力迸射出去,那些剑客自顾不暇,连连败退,身上划出数道血痕,洒在雪地上。

但李冬青一时手抖,手上的箭已经脱弦而去,那黑衣人被打落在地,现在便直冲着宁和尘的面门而去!

李冬青大喝:“小心!”

宁和尘眉头一皱,箭势汹汹,他一剑砍断箭头,那箭身居然还不转方向,不落不停,仍旧冲了过来!宁和尘一砍再砍,生生被逼到了大树根上,最后一截箭身才被砍断!

宁和尘:“……”

李冬青:“他们跑了。”

“你干什么?”宁和尘怒道。

李冬青笑道:“不好意思,我本来想帮你一把来着,失手了,他们跑了。”

宁和尘却咄咄逼人道,“你刚才要杀了我?”

“没有啊,”李冬青不理解道,“啊?”

宁和尘说:“你‘啊’什么?”

李冬青心说不是吧,道:“你又生气了?”

宁和尘冷着脸,定定地看着他,那眼神无疑在传达“是的”。

刚才那黑衣人已经被宁和尘制服,但是李冬青还是全力射了一箭,且直冲着宁和尘的面门而去。李冬青沉默片刻,说道:“你怀疑我?”

李冬青虽然是这样问的,但是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这也是当然的,宁和尘理应这么多疑。

“我要与你说清楚,”李冬青拉住他胳膊,“我不是故意的。”

他很想传达自己的感情,想让宁和尘相信他,宁和尘却挥开了他的手。

“你怎么这样啊。”李冬青小声地说了一句。

宁和尘当即转头,严厉道:“你敢对天发誓,你没有想杀我的心吗?”

李冬青立马伸了手指头,指着天说:“我李冬青若是但凡有一点想要趁人之危的心,就被匈奴儿的铁蹄踏死!”

宁和尘神色稍缓,看了他一眼,未语。李冬青再如何迟钝,此时也感觉有些委屈了,但是没说什么,转身往山下去,他感觉宁和尘在看自己,转过身来,宁和尘的视线又没有放在他身上,李冬青主动说:“我去找找那头鹿。”

宁和尘没搭理他。

李冬青心说:“他也像一个孩子呢,哄孩子都这样,一会儿可爱一会儿可恨。”也有劝自己的意思。

但是却不知道今天追过来的是什么人。好像只有四个人,他也分不清楚他们用的是什么功夫。

晚上吃肉时,他问宁和尘,宁和尘居然也说:“不知道。”

李冬青有些意外:“你也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多正常,”宁和尘说,“你知道天底下用剑的帮派有多少吗?”

“多少?”

“不知道。”宁和尘又说。

李冬青:“哦。”

宁和尘看了他一眼,说道:“天下剑宗在不可得山、吞北海季家一脉和郭解手中,剩下的都是杂鱼,杂鱼的功夫,谁会记得?”

李冬青说:“郭解居然这么厉害吗?自己抵了一个山门。”

“第一剑客,”宁和尘随口说,“江湖人是这样说的。”

李冬青:“你与郭解谁更厉害?”

“怎么?”宁和尘讥讽道,“你要找他来杀我吗?”

李冬青顿觉无趣,不答话了。

宁和尘说:“论剑未必谁胜,打起来,他定然打不过我。”

“为什么?”李冬青又来了兴致。

“不知道,”宁和尘说,“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哪有道理可言。若非有你这个拖油瓶,你以为路上遇见的这些人能碰到我的一个衣角吗?”

李冬青便识相地一句话不说,低头扒饭,今日终于有鹿肉吃,宁和尘仍旧胃口不好,好像这些野味都不太和他的口味。

李冬青想起了一件事,说道:“你是不是没吃过鸡肉?唉,其实这些肉都有些粗。”

他觉得宁和尘本质上还是个金贵的大少爷,受不了丁点儿气,胃也是一样的难伺候。李冬青说道:“我炖鸡汤好喝,哈哈!”

宁和尘受不了道:“你怎么老是自夸,你那狼皮大氅呢?”

“我在做呢!”李冬青说,如平日里走刀一般谨慎地反驳,“你不也是,你还说你天下第一。”

李冬青是说那日他们第一次见面,宁和尘被逼到尽头,对着追杀的众人放出来的狂言。

宁和尘说:“我就是天下第一。”

“哦,”李冬青说,“也对。”

宁和尘却以为他说反话,道:“你什么意思?”

“你就是很厉害,”李冬青说:“其实我知道你肯定比郭解厉害,郭解不是也只能打四十三人吗?你不是。”

宁和尘似乎想了一下,然后说:“你说他黄金台受过那一次。”

郭解好像是因为与一个公主纠缠不清,弄出了感情纠葛,但江湖人又不能与皇家血脉的人私通,犯了江湖规矩。出来混,谁都得遵守规矩,郭解黄金台受过,长安城中的三司、诸侯王皆派了府中的游侠,在黄金台执法。

宁和尘说:“你知道的确实不少,到底都是谁讲给你听的?”

“剧本啊,”李冬青说,“我演过郭解。”

宁和尘:“那朝堂的事呢?这些总不能演吧。”

李冬青:“听村里人说的啊。他们总爱聊这些。”

“谁们?”宁和尘刨根问底。

“戏班子的人、客人、黄叔,”李冬青说,“口耳相传。你是觉得有人教我吗?真有人教我,那怎么不教些有用的,这些家长里短,有什么用。”

宁和尘似乎笑他幼稚,说道:“什么算是有用的?道德经?学学黄老之道?董仲舒、卫绾有没有学问?下场又如何?还不是让东宫那个老婆子一句话就打发走了?天底下哪有比时势更有用的东西了?”

李冬青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哦,是这样。”

“你在乞老村待了十五年,出来之后对什么都清楚,功夫的底子都打下来了,”宁和尘说,“你不得不说,你爹还是有本事。”

李冬青:“……”

“你什么意思?”李冬青问。

宁和尘却反问:“不懂吗?林雪娘想自杀便自杀呗,有什么必要屠村呢?”

延伸阅读

红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ddf3.shtml
红懒人用品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我们始终坚持“至诚致信、质量、服务之上、互利

芭芭多芦荟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b166.shtml
芦荟中含有的有效成分,主要分布在芦荟叶的凝胶中。芦荟凝胶成分十分活跃,遇热、光照。空

宝之选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d7av.shtml
宝之选是一家以婴幼儿产品为的集科研开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实业。宝之选主要产品在国

福可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azc6.shtml
福可贸易的可可作为原料已经被制成了饮料、巧克力、糕点、化妆品、洗浴用品等各类产品,并

如意塔青稞魂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y5dq.shtml
如意塔青稞魂,创造性地将区域优势资源的深度开发与现代科技的大力创新相结合,毫不动摇“

科马仕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ypoh.shtml
科马仕手机壳总部是手机配件、手机壳、手机套、外壳、硅胶套、清水套、TPU、喷油注塑、

逸康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apji.shtml
逸康婴幼儿营养品是上海钙涵春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创建于2003年,是集生物

爱裳洗涤日用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dukd.shtml
爱裳洗涤日用秉承着“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的价值观专攻于衣服洗护产品!产品种类繁多类

安节尔节水器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su9c.shtml
安源洁(北京)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中国水利科学研究院。公司

沃艾丝顿净水器加盟  http://www.centre-sophro.com/rue.shtml
沃艾丝顿净水器是东莞市佳洁纯水设备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它是享有盛誉的高端净水器产品,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漫]大佬透也的围观第八章在线阅读

    扈成神色凝重的道:“主公,您说的没错。我们的确不能贪功冒进,要统一世界没有那么简单。”“楚霸王赢了一辈子,输了一次就输了天下。就是因为他根基不稳,他打下的地盘根本就没有消化掉,没有变成他的力量。”“我们的军队虽然天下无敌,但也是需要后勤保障的,我们的士兵也是需要吃饭喝水的。“敌人在正面战场上打不过我

  • 九州之超级明星在线阅读第4节

    第四章夏纯起来洗漱完,她把洋娃娃塞进书包,背上书包,走到饭桌前,去拿每天都会放在桌上的饭钱。却发现,今天早上没有饭钱。她和夏月一样,每天都不回来吃饭,一日三餐在学校吃。如果没有饭钱,就得饿一整天。夏纯在客厅里站了一会儿,自言自语说:“豆豆,才六点多,你应该还没醒来吧。”傅闻声:“……”他彻夜失眠,被

  • 穿越之太监在线阅读第4章

    “诶呀。”就在何小仙扒拉着偷听的时候,门竟然开了,何小仙直接打了个趔趄就跌进了小竹屋。见着屋里的人正闭着眼睛打着坐,何小仙有点不好意思了,他真的没在门上用力的,是这个门自己开的。过了一小会儿,清风才睁开眼睛看着何小仙,说道:“说说吧,为什么擅闯我的清风阁?”“清风阁?”何小仙看着简陋的小竹屋,一时间

  • 我自随心乘风破在线阅读第6节

    第二天一早所有弟子都聚集在宗门的广场上,而广场中央一夜之间便搭建了一个呈圆形的比试台。“今日天血阁的胡长老携天血阁杰出的弟子来我刀心宗切磋比试,两宗门的弟子尽情的发挥,比出自己的风采。”见人到齐王霆说到。随后人影一闪众人只见比试台上多了一个人。“我叫武思雨,是此次比试的裁判,接下来我宣布一下比试规则

  • 凤还朝 皇后不好惹之兔子借我一用

    “巨,巨人……”她的面上尽是震惊之色。“走吧巨龙,去英雄救美!”刑天飞身跃起,在怪兽面前停下,替队长挡住了怪兽的一次攻击。“巨人?”队长操控机器人暂时撤退,就在此时,刑天脚下的土地陷了下去!刚刚目睹刑天前去的女生尴尬道。“啊!我就知道……”刑天:“……”我这么优秀的奥特曼怎么在这种时候就……不行,一

  • 我家系统能改运第八章在线阅读

    有了他的供述,警方就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继续扣留何其了。虽然时间的先后顺序上略有差别,不过为了办案,也不必苛求的那么精细。柳南禾坐在办公室里休息片刻,可总觉得心神不宁,似乎哪里有点儿不对劲。跟方雅雅交待了一声,待秦一燕回来时通知自己一下,柳南禾微微摇着头离开了办公室。他要去的地方是胡胜茂的烟酒店。迟伟

  • 网游之狼弑之害人仵作(10)

    “没错!”包文星看向顾兰,又问道:“娘子,我再问你,你是什么时候去衙门报案的?”“发现后被多久,我就到衙门报了案。”顾兰道。包文星微微点头,看向王嫂,问道:“王嫂,你可有看见顾兰去衙门?”王嫂想了想道:“看见了,她神情十分难看,急匆匆地就跑了。当时,我并不知道她是去报案的,直到官差来了,我才知道出了

  • 海贼王之时代先锋《怨咒:诅咒起源》(推倒重写,求鲜花,评价票,收藏!)

    “低成本,只能从恐怖片选择咯?”“恐怖片?确实是低成本,不过,想盈利可不简单,全世界恐怖片市场虽不大,但是,想杀出重围也不是简单的,剧本呢?”许宣虽不是学导演的,但是也明白这点!“给我三天,一份剧本保证让你崇拜!”“滚!”许宣才不相信呢!三天后,放下手里的剧本,许宣抬头,看着秦不傅“我说,不傅,你确

  • 穿越隋唐之乱世攻略之最后一战,龙菲菲!

    紫凰炼魂秘术!这是用来修炼灵魂的一门秘术?苏明倒是有了些兴趣,他现在得到了不少的功法,武技,但唯独缺少的,就是修炼精神方面的秘法。这【紫凰炼魂秘术】刚好就弥补了他的这一点,毕竟他也听说了,要想修炼到神通境界,不仅是需要将身体的潜力挖掘到极致,更而且,还要将自己的灵魂也提升到一定的层次,才有成功的可能

  • 帝痕录在线阅读第7章

    曲安绵端着咖啡又喝了一口,满足的眯起眼,盯着咖啡看了一会儿,拿着手机发了个朋友圈和微博。安眠曲:邻居好像还不错。[照片]——哟,邻居又不是变态了?女人果然善变。回复:变态怎么可能会请我喝这么棒的咖啡。——我就想知道他在你书里已经被切成多少片了?能不能抢救的回来?回复:书里是死无全尸,救不回来了,但是